『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34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密室】假設前提(巫見艷火/文藝30題)

  
 
 ◇ 挖坑練筆
 ◆ @小鵺鳥 (@blteufel)
 ◇ 巫見艷火
 ◆ 以密室設定為主
 ◇ 因題目關係所以會有平行時空跟OOC
 ◆ 所謂文藝三十題(只寫前十五題)
 ◇ 我後十五題要改成一方死亡三十題,哼哼_(:°з」∠)_
   

 
 


   【假設前提】(巫見艷火/文藝30題)
 
 
 
 
 
 
 1. 前後桌 
 
  艷火看著坐在自己前面的那傢伙,染黑的頭髮從髮尾開始褪色顯露出本來的模樣,還不夠長到能夠綁上髮飾的髮尾用黑色的橡皮筋綁起了一小絡,那橡皮筋還是從他這兒拿的。
 
  老師在講台上口沫橫飛,底下的同學有的忙抄筆記、有的神遊物外、有的忙著滑手機。巫見的課本用鉛筆盒穩住底部豎著,看那低頭駝背撐臉的動作,艷火知道這傢伙一定又睡著了。
 
  「……為什麼每節課都睡覺卻還可以成績那麼好啊?」
 
  據說巫見最近開始在一間沒有名字的酒吧裡打工,甚至已經決定好高中一畢業就不再升學,直接就在那兒工作。他說起這些決定時非常的堅定(雖然一樣是那樣有些輕浮的語氣),和其他仍對未來一片茫然渾渾噩噩的同學不同,讓人連什麼勸阻的話都說不出口。
 
  而且莫名的,艷火覺得那就是巫見該做的工作,有種關於前世今生或是命中注定之類的玄幻感。
 
  在紙條上塗了個穿著侍者服裝的小小人物,艷火把紙條貼在巫見的背上,那人睡得很熟,一點都沒有發覺。
 
 
 

 
 2. 走廊拐角
 
  走在久違的大學校園裡,巫見一邊對照著手中的簡易路線圖,一邊打量著四周建築與景色,午後的陽光從樹梢間灑落,青春洋溢的學生們讓人忍不住也跟著腳步輕快了起來。
 
  繞過一個走廊,如果路線圖沒錯或是他沒走錯,前面不遠應該就會是艷火的研究室,白色的牆壁被從窗外透入的陽光照得發亮,讓眼前的景色顯得有些夢幻。艷火紫色的髮絲在光線照耀下顯得有些透明而閃爍,眼睫在臉上落下陰影,表情有些困擾的樣子。
 
  才踏出腳步,巫見非常迅速的又縮回牆後,艷火與那個女孩有一搭沒一搭的對話著,雖然兩人都放低了聲音,但在這空曠的走廊裡仍然足夠清晰。下意識屏住呼吸,走廊上那兩人陷入了沉默,只餘外頭風吹過樹梢的沙沙聲。
 
  「所以,學長……」
 
  「我想只能這樣了……謝謝妳,不過對不起。」
 
  哽咽的聲音被壓抑住了,女孩很堅強的道了謝,慌亂逃離的腳步聲卻仍是出賣了她真實的心情。巫見背靠在牆上看著女孩從自己面前跑過,不住嘖嘖著,隨即艷火也有些無奈地繞過了轉角。
 
  「聽夠了吧?」
 
  「嘖嘖,嘖嘖嘖嘖嘖。」
 
  「閉嘴啦!」
 
 
 

 
  3. 夏與蟬與風鈴
 
  巫見對艷火說過他的童年,在夏日的午後,坐在日式建築物的走廊上看,吃著西瓜,聽著風鈴叮噹作響,一邊尋找正在樹上唱得聲嘶力竭的蟬在哪,或許可以抓一隻來玩玩。
 
  艷火聽著聽著,忍不住揚起了眉:「你是日本人?」
 
  「你說呢?」
 
 
 

 
  4. 虹
 
  從被窩裡爬起來時巫見覺得莫名其妙,下午三點,離他正常的起床時間還早得很,房間裡的窗簾已經被拉開了,西照的陽光從屋前直透到屋後,滿屋子裡都在發亮。
 
  「你幹嘛?」
 
  他裹著棉被從被窩裡仰起頭望著絕對是罪魁禍首的人,紫髮青年就站在窗邊,聽見他的問句時回過頭來:「剛下過雨,外頭有彩虹!」
 
  光線實在太刺眼了,除了艷火開心得有些單純的笑容,巫見什麼也看不見。
 
 
 

 
  5. 車站月臺
 
  艷火的弟弟今天放假回來,巫見陪艷火一起到火車站接他。雖然老早就告知好車次跟到站時間,艷火還是在火車到站前半個小時就每一分鐘看一次錶,每五分鐘整理一次(巫見的)儀容,讓人有些哭笑不得。
 
  「你有精神點好嗎?」
 
  「行行好,正常來說現在應該是我的睡眠時間。」
 
  「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你的作息,這樣子身體很容易搞壞……」
 
  「好了,拜託你冷靜點。」
 
  要不說還真會以為要接的人是艷火的父母之類的。在艷火第二十三次檢查時間的同時,巫見往月台邊線靠近,似乎是想探看火車來了沒有。不過腳才剛採上黃色的邊線,就被艷火給拉了回來。
 
  「危險啊你!」
 
  「放心啦,被撞到也不會很痛,一下就沒感覺了。」
 
  艷火張開了口又閉上嘴,一時間不知道該吐槽哪個部分。
 
 
 
 
 
  6. 雨中的紫陽花
 
  這天做研究做得比較晚,天正下著毛毛細雨,艷火下課後正好碰上巫見準備上班,兩人在公寓樓下錯身,趕著先去酒吧開門的戴著安全帽跨上摩托車,看起來沒打算穿雨衣的樣子。
 
  「喂,你……」
 
  「一點雨而已。」
 
  掀起全罩式安全帽的面蓋,巫見指了指四周的花棚,公寓下方一片盛開的紫陽花,都是房東細心照料的結果。「對了,房東說長太多所以摘了些給我,不過我沒時間整理,花在門口,花瓶在櫃子裡。」
 
  「繡球花啊。」艷火看了看周遭,沾著雨水的花瓣在路燈的光線下閃著光芒,看上去挺漂亮的,「我記得花語是幸福?」
 
  「其中一個。另外一個花語是善變。」
 
  巫見朝艷火笑了笑,發動機車引擎,很快地騎走了。
 
 
 
 
 
 7. 圖書館窗邊書架後
 
  撇去有時候臉臭了點表情兇了點態度差了點、艷火確實是個體貼的人,煮得一手好菜,精通各種家務,外表也相當清秀,在學校裡算是人氣挺高的男生。
 
  「這禮拜第四個?」
 
  「姓巫的,閉嘴!」
 
  「姓葉藍的,這裡是圖書館,小聲點。」
 
 
 
 
 
 8. 素描簿
 
  那天淋了點雨,半夜艷火昏昏沉沉的爬起身,感覺額頭發燙喉嚨發乾,巫見上班去了,屋裡沒其他人,他只能自立自強的拖著身體到處爬,想找看看有沒有感冒糖漿之類的東西。
 
  雖然是寄住在巫見這,不過住得久了、艷火也開始有些把這裡當自己家,不客氣的翻箱倒櫃了起來(其實依照巫見的說法,打從艷火入住第一天就把這當自己家了)。一邊碎念著巫見一個大男人自己住著怎麼連點該備有的醫藥都沒有,艷火拉開了櫃子最下層的抽屜,一股許久沒打開而產生的霉味撲鼻而來,沒找到感冒藥,倒看到一本有些陳舊的素描簿。
 
  幾個小時候,巫見下班回來發現活像遭小偷的屋內跟病懨懨的艷火,著實地被嚇了一跳。在送艷火去看醫生的路上,巫見問起了那本被翻出來的素描簿,語氣罕見的什麼平常沒有的情緒在,不過昏沉的艷火實在無法判斷那究竟是什麼樣的語氣。
 
  「你沒翻開?」
 
  「說實話,我不記得了……」
 
  深夜的風有點冷,坐在機車後座,艷火把發燒發熱的臉貼在巫見冰冷而僵硬的背上,昏昏欲睡。
 
 
 
 
 
  9. 碎花窗簾
 
  巫見房間裡的窗簾是粉紫色的,上頭有著可愛的粉紅色小碎花,內襯白色紗網,被陽光照著時看起來挺粉嫩挺夢幻的。
 
  正準備搬來寄住幾個月的艷火拎著行李站在門口,看著那窗簾許久,巫見扭頭看見他的表情,挺能理解,畢竟他剛搬來時也為那個糾結過。
 
  「房東選的。」不過他還是得解釋一下。
 
  「嗯。」艷火沒多說什麼。
 
  「這一層樓的窗簾都是這種花色,隔壁學弟也是小碎花。」
 
  「我覺得挺好看的?你們房東品味真好。」
 
  「…………噢,你喜歡就好。」
 
 
 
 
 
  10. 蟲鳴
 
  艷火曾回去看過一次,雖然他知道什麼都不會找到,畢竟警方也說過,那樣的爆炸那樣的大火,就算有剩下什麼,也燒成灰了。
 
  經過幾個月的時間,廢墟在風吹雨打下更是被沖刷得什麼也不剩,聽說再過不久政府就會派人把這裡徹底整理乾淨。不過在那之前,之前被爆炸所波及到的樹林倒是又都重新長了回來,蓊蓊鬱鬱,很快的就長得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
 
  「哥,回去吧。」
 
  「再等我一下……」
 
  明明是夏末秋初的天氣,四周林裡卻突然的炸起了蟬聲,一波波的如浪一般,掩蓋過了其他任何的聲音。
 
 
 
 
 
  11. 落葉與公園長椅
 
  難得的休假日,巫見本來打算在家裡窩著一整天,不過還是被艷火給拖出了門。坐在附近公園的長椅上,巫見撐著頭,看著不遠處艷火跟幾個小孩子玩成了一片,覺得有些好笑。
 
  深秋的公園看起來有些蕭條,小朋友到處跑玩得身體發熱,想一口氣拖掉外套時還會被艷火給勸阻,拉到旁邊去擦汗喝水。孩子的年輕媽媽過來說謝,然後兩人就這麼聊開來了。
 
  「果然是老媽子。」
 
  拾起了落到自己身旁的樹葉,巫見哼了哼,忍不住揚起了笑。
 
 
 
 
 
 12. 空無一人的教室
 
  算算這到底是第幾次當學生?今天當值日生的巫見最後一個離開教室,在完成最後的打掃與整理後看著空蕩的教室,外頭的天色已經開始按了下來,巫見扭扭脖子,感覺有些疲倦。
 
  「應該是這裡……太好了,還沒有鎖……」
 
  走廊外傳來人的聲音,照理來說這時間應該沒有學生了才對?巫見停下收拾書包的動作,聽著腳步聲慢慢接近自己所在的教室,那聲音怎麼感覺有些莫名的耳熟……
 
  「就是這間了……欸?有人在?」
 
  紫髮的少年在門口張望了下,發現還在裡頭的巫見,露出有些訝異的神情:「啊……你好,我是即將要轉過來的轉學生,今天先提早來看看環境。」
 
  少年露出了友好的笑容,而巫見覺得自己的嘴角在抽蓄。
 
  「靠……這樣也能遇到?」
 
  「啊?」
 
 
 
 
 
  13. 情書
 
  「這是什麼?」
 
  吃晚飯(巫見的早飯)時艷火注意到了巫見隨手放在桌上的一封信,粉紅色的信封帶著微微的香氣,還貼著可愛的花朵貼紙。巫見把盛了飯的碗遞給艷火,接過了那封信,信封正面娟秀的字跡寫著自己的名字。
 
  「啊……昨天學弟轉交的,說是一個客人給我的信。」
 
  「情書?」
 
  「大概是吧。」
 
  晃了晃信封像是在確定內容物,巫見搖著頭苦笑了下,隨手就把信給放到了一邊,做到餐桌前準備開動。艷火一直盯著他的動作許久,最後仍是按耐不住地開口了:「不打開嗎?」
 
  「我比較喜歡虞美人。」巫見莫名其妙的回答著。
 
  艷火沉默盯著巫見的臉,一直盯到巫見總算受不了了,舉起雙手投降,艷火拎起信封,塞到巫見手上。
 
  「你不打算回應嗎?」
 
  「我每天遇到的女人有多少個,一個個回應豈不累死?」
 
  「巫見覡!」
 
  「好啦我認真的。會上酒吧卻不親自跟我開口,還用寫情書這種方式,這一定是個單純的女孩。單純的女生太容易受傷,讓她學點也好。」
 
  「所以你會回應她吧?」
 
  「如果她有正面來跟我討答案的話,雖然我不喜歡做會弄哭女孩子的事情。」
 
  「你聽起來經驗挺豐富。」
 
  巫見端起自己的飯碗,笑而不語。
 
 
 
 
 
 14. 信箱底層
 
  幾個月後,艷火收到了一封用黑色信封裝著的支票,裡面還有一封信。
 
  雖然沒有署名,但是很容易可以猜出是誰寄來的,檢查完正背面確定沒有其他文字,艷火盯著桌上的那張支票,這算是「完成實驗的酬勞」嗎?雖然一開始確實是為了這些數字而去的,不過在經歷過這麼多事情之後,他看見這串數字上頭掛著好幾條人命。
 
  思及此,雙手不自覺的握緊,他可以拿到這些數字,這代表……
 
  有種深深的懊悔感從心底瀰漫開來。
 
 
 
 
 
 15. 對準你的鏡頭
 
  「好啦排好,高的在後面矮的在前面,有自覺點。」
 
  「只有七個人,站一排就好了吧?」
 
  「也是,那麼高的在兩邊矮的在中間,有自覺點。」
 
  「幹嘛這樣排?」
 
  「畫面比較好看。」
 
  「隨便啦……」
 
  「好了?那我按下去囉,倒數十秒!」
 
  「好啦快點!你快點過來!」
 
  「九、八、七……」
 
  「讓點位置給我啊!」
 
  「往這擠做什麼?你比我矮吧?」
 
  「六、五、四……」
 
  「幾公分計較什麼!」
 
  「計較畫面的可是你耶?」
 
  「三、二……」
 
  「你們兩個快點搞定啦!」
 
  「好了就這樣!」
 
  「喂!」
 
  「一、零!」
 
 
 
 
 
 
 
             轟!
 
 
 
 
 --
 
 這結尾,你們懂的。(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