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6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鏡影願】初之章、Ⅰ

小呆的遊戲獎品。 其實早在一個禮拜前就該發了,可是因為發生了一些小問題延遲了, 目前此篇只達到我自己設定的三千多字,而且還不完全, 我之後會再補齊,到時候這篇會刪掉重發。 另外,因為暗使已經爆滿,小呆的角色我個人已經做修改, 詳細情況會在另外寫怨念出來。 總之,請用這篇當解饞吧。(苦笑) 順帶一提,圖是神.索菲斯,不過不是獎品。 --       初之章、Ⅰ      啪。   水花濺起的聲音,雖然微小,卻還是格外清晰。坐在池畔假寐的少年睫毛微顫,慢慢張開雙眼宛若正在甦醒的花蕾,想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被與樹林共舞的風送進了水池裡。   少年有著一頭白金色的頭髮、和金色的雙瞳,雖然身處陰影卻還是因一身白衣反射了陽光似的漾著微微幽光,夢幻而神聖。伸展著四肢舒緩因長時間維持相同動作而造成的僵硬,隨性把赤裸的雙腳浸到池水裡,絲毫不在意白淨的衣物會因而濺濕。感受到從腳底傳來的沁涼,整理一下被風吹亂的髮絲,少年露出滿足的笑容,再度閉上眼睛。   不知道又過了多少時間,背後的草叢傳來細小的摩擦聲,似乎有人刻意放輕腳步緩緩走來。少年猛然睜開眼,以極快的速度轉過身,卻重心不穩的一晃,只來得及小小喊聲便摔進池水裡。掙扎著在不深的水池中站好,抹去臉上的水痕,害少年摔進水裡的罪魁禍首已經來到池邊,無奈嘆息著蹲下,伸出手。   「神,我不是早跟你說過了嗎?」   聲音蒼老慈祥卻帶著一股令人尊敬的威嚴,來著衣著端莊,綴著金邊飾品的白袍雖不華麗但高貴,和少年相同的白金髮色金色眼瞳,臉上是無奈、與些微的好笑。少年吐吐舌頭,拉住對方伸出的手。   「非常抱歉,父王。我忘了……」   「沒關係。我不這就前來提醒你了嗎?」   少年離開水池,困擾的看著自己一身濕衣,轉身面向自己的父親,微微欠身。   「那我先回去更衣了,父王。」   「嗯,動作快點噢。」   「是。」   老者微笑看著少年急忙跑開,身影消失在不遠的白色宮殿裡。看著還微微蕩漾的池水,若有所思的。   「這樣做……對嗎?」   風吹過樹梢,落下的葉片在水面上濺起陣陣漣漪。   「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後果吧……」 *   稍晚,白色宮殿內。   已經更衣完成的少年默默的站在牆邊,服裝比先前更加華麗尊貴,卻似乎不太習慣似的表情木然。大廳裡已經聚集了許多來自大陸各處的人,東方、西方、南方、和自己所處的北方,各式各樣的人種與服裝,讓以白色為主的大廳頓時熱鬧了起來。空氣中彌漫著一股風雨欲來似的氣氛。少年眉頭微皺,這種氣氛,他並不喜歡。   不遠處響起了宏亮厚實的鐘聲,表示時間已經到了。不相關人士紛紛離開大廳,留下的人各自依照已經排好的位置在象牙白的長桌旁坐好,漸漸安靜下來。少年沒有離開,卻也沒有坐下,將自己移動到較遠處的不起眼角落,靜靜看著大廳裡的人們。   坐在最前頭的人站起來,白金色的頭髮與白衣在自身光芒的襯托下更顯明亮,彷彿朝陽溫暖的色彩。少年的父親輕輕敲著桌面,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他身上。   「感謝各族首長不遠千里來到這裡,召開大陸會議。」   以領導著的身分發言,語氣中雖是威嚴,卻讓人感到莫名平靜,心甘情願的臣服。長桌旁的眾人沒有回應,只是漠然的看著。少年的父親微微一笑,直接切入正題。   「而這次會議的內容──鏡大陸古史翻譯,已經完成了。」   氣氛似乎微微一變。雖不明顯,但眾人的注意力已經全數集中,集中在前方會議領導者所要說的事情。少年的父親同樣感受到了眾人的期盼,敲敲桌面,一個虛擬的形象便漂浮在長桌中央,旋轉著讓所有人都能看到。那是塊石板,看起來年代久遠但保存良好,上面刻著密密麻麻的紋路,和幾個不知名圖形。   「這塊石板由藍血發覺,現在保存在聖使手中。長久以來,各族學者都為了解讀上面的文字,而投注不少心力。」   再次輕敲桌面,石板的影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全大陸的立體地圖,依照實際方向平放。在地圖上約東北方位,有一個紅色的小點,規律的閃爍著。   「圖上的點是石板發現的位置。在精靈領地飛霧爾森林邊界,接近我族的位置。起初是由──」   「──我說啊,這些在座各位應該都很清楚了吧?可以麻煩您直接切入重點嗎?」   一個不客氣的聲音直接插入,聲音的主人趴在桌面上,一附意興闌珊的樣子玩著自己的頭髮。而坐在旁邊像是隨從的人手扶著額頭,表情稍微扭曲像是在懺悔沒有及時阻止同伴的發言。兩人的服裝、髮色皆為深色系,與明亮的大廳對比鮮明,隱隱的有股影子般黑氣壟罩在兩人身上。領導者一愣,隨即釋懷笑笑,點頭同意。   「說的也是。那就把沉長的前言省略,進入重點吧。神。」   「是。」   聽見呼喊自己的聲音,少年點頭應答,從大廳角落走出,無視所有人的目光走到父親身旁。接下父親遞來的珍珠白色紙張,把視線從眾人的臉移到那張不知道看了多少次的手寫字跡上,幾乎可以背出上面的內容。   「──創世主搖動世界樹,果實落下,滾過神之地,落入守護河『茲般地尼新』,漂流、落地、發芽。代表善良的白色果實生長出『聖使』、代表力量的黑色果實生長出『暗使』、代表自然的綠色果實生長出『精靈』、代表智慧的藍色果實生長出『藍血』、代表融合的褐色果實生長出『莫天』。   在懸空的神之地下方,有一片太陽照不到的黑暗,被稱作『黑暗』,是所有負面情緒的聚集地。在五顆果實放到守護河的當下,黑暗也做出動作,企圖將果實全都吞噬。雖然被創世主的十二個子女檔下,卻也造成果實的些許受損。為了防止五族受到黑暗的傷害,創世主在神之地週邊放了結界,也把十二個子女帶到鏡大陸的各處,化為武器,守護鏡大陸的生命。」   少年停下來喘口氣。到目前為止,都是睡前的床邊故事書裡就可以得知的事情。   「創世主之妻,擔心十二個子女,擔心飄流出守護河的五色果實,便化為生命樹上的一朵花──『願』。她是世界樹上最美的花,漾著純白溫潤的光芒,溫和而善良。為了她最心愛的孩子們,願許下誓言,可以實現鏡大陸的孩子們任何願望,但只有一次。許完願,花便會凋謝,落為塵土,千年後再次綻放。一開一落,直到世界終結。」   眾人聽著故事,眉頭都輕輕皺著。少年又鈍了頓,把手上的紙翻頁,視線掃過位於大廳裡的所有人,表情漠然。   「根據石板的年代,和有文字記錄的歷史來推斷,願之花千年的花季,已經來到。」   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少年收起紙張,輕輕鞠躬便要離開,卻被父親一個手勢叫住。方才打斷前言的聲音又再度傳出,語氣中是明顯的不解與懷疑。   「所以呢?我們要討論要許什麼願嗎?」   「如果您希望,您可以提出,讓所有人做討論。我們只是盡到告知的義務。」   少年皮笑肉不笑的回答。提問者放在桌面上的頭轉個方向,表情是很困惑。   「這只是傳說吧?難不成要我們真的跑到神之地……」   「不是傳說呦。」   不同的聲音插入,輕柔斯文的嗓音雖小卻不斷回盪,讓人印象深刻。發言人長相很年輕,衣著簡單整齊卻依然不減高貴,從領口可以清楚看到頸子上那條天生的藍色紋路。十指交扣輕輕抵在下巴,語氣依然輕柔。   「吾族藍血千百年來的歷史,就曾清楚的紀錄過『願』的出現,也有先人成功得到了許願的機會。」   眨眨眼,發言者微微一笑,像是諷刺也像是自嘲。   「那願望……正是所有人都會期望,卻沒人能夠扭轉的事實……」   「讓死者復活……?」   不屬於前面任何發言者的聲音插入,略帶滄桑的男性聲音不帶情緒,漠然的無視這大廳裡的所有視線,眼神銳利但看不出情緒。藍血先是沉默,再度開口時,依然的斯文輕柔。   「正是。閣下是否曾有相同的願望?」   像是嘲諷也向是純粹好奇的詢問,對方並沒回答。一陣尷尬的沉默,領導者再度輕敲桌面,漂浮在桌子正上方的立體投影消失,將話題轉移至其他議題上。少年靜靜退出,消失在大廳的陰影裡。 *   大廳外的走廊,空蕩而寂靜。   已經是夜了。會議進行了好一段時間,但在裡面,卻感覺不到到其流逝。少年獨自走在潔白的走廊上,沒有特定方向或目的地,純粹只是,想遠離那充滿壓迫的會議廳。那是不該屬於這塊土地,令人作嘔的氣息。   轉個彎,眼前的走廊不同於其他潔白完整,有個嬌小的影子被月光剪出貼在地上。並非原本就屬於這個宮殿的他族氣息,卻沒有其他外來者身上所有的貪婪味道,乾淨、安靜。   遲疑了一下,少年走到影子旁邊,和擁有天生就會散發光芒的自己比起來,那人影更是嬌小脆弱得似乎會被身後的影子一口吞下。是個看來約七、八歲的小女孩,一頭如月色溫和而寂寞的奶白色長髮流過身後,披散在一件略顯寬大的銀色斗篷上,在月光下反射出冉冉銀光。似乎是聽見少年的腳步聲,小女孩轉過頭與少年視線對上,如深潭般幽綠的眼眸毫無情緒表現,但純粹無暇。   「妳好。」   少年開口,微笑著問好,逕自走到女孩身邊,一起靠著走廊圍欄望著天空。女孩並沒有少年的神聖氣息,也不帶有黑暗或是自然的味道,在斗蓬下若隱若現的細頸白皙無痕。少年判斷著女孩的身分,不等回答,繼續說道:   「我是神.索菲斯,是現任聖使教皇的長子,妳是?」   主動報上身分,名為神的少年耐心等待著對方的答案。女孩沉默一陣,像是在思考該不該似的,微微歪頭,把搭在走廊圍欄上的雙手移下,輕拉衣擺,低頭,以完整的正式禮儀回答。   「默.若西斯。」   僅僅報上名字而沒有稱號,但對神來說這已足夠。腦海中快速閃過所有會議成員的姓名等資料,很容易便挑出一張臉孔,是那回應藍血之言、語氣滄桑而漠然的男子。   「莫天使者的女兒……?」   「是。」   或許是因為年幼,也或許是因為那雙幽深神秘的眼眸,也或許是因為女孩的氣息如此乾淨卻微小。神微笑著,微微彎腰,輕聲說道,那個與會議廳裡相同卻又不同的話題。   「默,妳想不想知道……」     *   「索菲斯殿下呢?」   「剛剛先行離開了。其實他一直都很不喜歡人多的地方,請見諒。」   「啊、不會,沒關係。」   像是純粹避免尷尬的寒暄,問者搖搖手,便退回原來的位置與其他人交談。現在是會議中的休息時間,身為此次會議領導者的聖使教皇坐在位置上,看著大廳內的眾人。   他一直很苦惱到底該不該公布古史的消息,畢竟公佈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沒人敢保證。但建議將消息發布給全大陸知道的人,卻是他向來不食人間煙火的兒子。   「該來的總是會來的,強行壓下只會造成更嚴重的反撲。」   當時的神是這麼說道。教皇雙手相扣,抵在額頭掩飾一抹苦笑。   「但有機會逃久一點時,為什麼還是執意要犧牲呢……」                                  (未完待續) -- 這次神沒死囉呼呼呼呼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