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7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無題。

宛如有人追趕般的急促呼吸聲與慌忙的腳步,直直的沒有猶豫的在地面上拖出一道鮮紅的軌跡。 被踏碎踩爛的粉紅色花瓣在經過時產生的氣流中飛舞飄蕩,迴光返照的最後一次與風共舞,灑落的血花作為陪伴。腳步毫不猶豫的朝著位於中央最高最大的那棵櫻花樹奔去,完全沒有緩衝的直接撞上,沾著殷紅的多變拳刃不廢話的深深定進樹幹裡,發出不小的聲響。 纖瘦的身軀靠著樹幹滑下,粗暴的把纏繞在頸上破損不堪的紅色圍巾扯掉,方才聖十字審判與自己身上含有不死屬性的鎧甲衝擊時造成的悶痛依舊,但那不是痛苦的主要原因。 「我們贏了、我們贏了──」 公會徽章裡不斷傳來成員們歡呼嘶吼的聲音,疲憊的摘下後隨手一扔,淌著血的手連這動作都很無力。把頭埋進雙手環抱著的膝蓋,身體止不住的顫抖,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畫面彷彿還沒結束的歷歷在目。 「對不起……」 那只是盛怒之下所做出的錯誤決定,現在冷靜想想,真是大錯特錯的無可救藥。 永遠忘不了那四目相交時在對方眼裡看見的錯愕,和對方直接衝進來時,明顯刻意錯開的捨命攻擊。區區一個毫無體力的敏爆型十字刺客,怎麼可能在那麼潮水般的攻擊中存活那麼久? 那可是號稱「最強公會」裡的成員, 拳刃上的鮮血,全部都來自曾經稱作「同伴」的他們。 沒有指控沒有憤怒的破口大罵,只是彷彿沒有看見的錯過,連刀刃刺進柔軟的腹部,除了悶哼沒有其他對話。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要說幾次對不起才有可能得到贖罪的機會? 在他們的眼中,滿滿的、滿滿的只有無法置信,在那瞬間閃過之後又強制收回。 沒有指控。 沒有人對這錯誤有所指控。 「對不起我是個叛徒、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請不要原諒我……」 猛然從腰間抽出一把普通的笨拙短劍,自暴自棄的對準自己咽喉刺下,卻又瞬間停住只與皮膚相隔幾毫米,滾燙的淚水無法控制從沾滿血跡的臉上滑過,在地上濺出粉紅色的小小水花。 他們不會來了嗎? 不再會有人在自己無法控制的時候抓住自己的手,毫不留情的破口大罵,用力敲著自己的頭罵聲大笨蛋。 笨蛋、幹麻傷害自己。 不傷害自己,就會變成傷害你們啊。 刀刃鏗一聲落在地面上,隨著粉紅色的水花。 「對不起……」 今天的「我們」勝利了,贏了號稱最強公會的他們。 贏了曾經是同生共死的同伴的他們。 「對不起……」 -- 一陣子前的作品。我沒有在影射什麼。 原本是想學寫小隻的風格,可是後面嚴重崩壞變成這個四不像, 話說我筆下的小說到底有哪篇有快樂結局啊? 最近有種對任何事物都失去興趣的感覺, 甚至連看著以前留下的隻字片語、與大家相處的回憶紀錄,都彷彿與我無關的冷漠。 這種冷漠的感覺好可怕。 那明明是我的親生經歷、是我最珍視的一段時間, 為什麼會變成無所謂的感覺? 失去了一些紀錄的動力, 話說我還真是永遠學不會什麼叫做自作自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