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6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鏡影願】怨念片段

   飛霧爾森林的劇情其實很多,這裡只貼一些片段。  所有精靈族的角色這裡都會出現。  因為時間關係沒辦法完全貼完,  正在考慮要不要下個禮拜在來補齊。  ……可是這樣就違反我要封網的約定了。(掩面)     反正。  就先這樣了。(被打) (1)    「若西斯,妳到底在做什麼?」   在飛霧爾森林裡看似漫無目的的走了將近五天,夜月緹終於忍不住提問了。   精靈族主要棲息地飛霧爾森林,是全大陸面積最大的森林,佔了鏡大陸整體幾乎五分之一的面積。然而大雖大,但因為有自古以來所有旅人習慣行走、從森林邊緣切過的固定路徑,很少人會迷失在這片一望無盡的林海中。就算真的脫離了固定路徑、走到森林裡面,也會在精靈的幫助下,成功回到原來的路徑上。   簡單來說,要在飛霧爾森林裡迷路,比安全走出來還難。   從固定路線的最北端開始走,到最南端頂多也只要三天,然而負責帶路的默只是不斷的偏離固定路徑、在走過的路上都做出標記,如果又從森林裡走出到固定路徑上,就馬上回頭,五天來都是這種模式。一開始天剎也問過古鴩同樣的問題,但只拿到一個有跟沒有一樣的回答:「跟著就對了。」   再次在樹幹上用小刀刻出一個箭頭表示來的方向後,默抬起頭,看了夜月緹一眼,感覺不是很認真的回應:   「走進森林。」   「很顯然我們已經在森林裡了。為什麼妳要一直偏離道路,卻也一直做記號?」   默沒有回答,只是收起刀,繼續往森林深處走去。夜月緹一愣,只能連忙跟了上去,轉頭看看另外兩個同伴,他們似乎對默的行為一點懷疑都沒有。該不會只有自己搞不清楚狀況吧?夜月緹有點灰心。   一路上都沒人開口,靜靜跟著默走了將近二十分鐘左右後,默突然停了下來,盯著其中一棵樹的樹幹看。夜月緹湊近,立刻發現引起默注意的東西。   「是妳剛剛做的記號。」   「不只呢,妳們看那邊。」   往古鴩所指的方向看去,不遠處有一片光明,可以看見有許多人正來來往往,頗是熱鬧,很明顯的就是那條固定路徑。夜月緹歪著頭,愣愣的說不出話,天剎輕輕笑了一聲,似乎有點無奈。   「又走出來啦?」   「可是、我們剛剛不是一直往裡面走……?」   「這是飛霧爾森林的、精靈族的防禦機制。」   默淡淡的說,在同一棵樹上又做一次記號,只是箭頭的方向完全相反。   「在飛霧爾森林裡,因為精靈族的幫助所以絕對不會迷路……相同的,除非精靈們願意,否則沒有人可以走進森林深處,找到精靈們的聚落。這是精靈族們保護自己、保護森林的方法。」   「不過這下糟糕了呢,走不進去,要怎麼找到精靈們的村莊?」   古鴩雙手抱胸,有點苦惱的皺著眉頭,其他人也是類似表情。確實,若要獲得精靈族所擁有的歷史紀錄,一定至少要找到一個精靈才可能,但現在除了數不清的高聳大樹、來來往往的旅人、商隊和自己的同伴以外,什麼都沒看到。天剎轉過頭,看了看刻樹上的痕跡,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問。   「我記得……精靈和森林是一體的,若是森林受傷精靈也會痛,是嗎?」   「那要看是什麼屬性的精靈……你想做什麼?」   對於古鴩的反問,天剎只是綻出一個燦爛到讓人有點心寒的笑容。 *   「你確定……?」   「少囉唆,用就對了。」   「可是、可是這樣我們會不會被精靈們直接轟出去啊?」   「在被轟出去前和他們說明來意就好啦,快點別拖拖拉拉的。」   夜月緹拿著一個藥瓶,滿臉不安的看著地上那堆乾柴與樹枝,再看看一臉無所謂的天剎,只能對古鴩和默投去幾個求救的眼神。 (中略中略。)(喂) *   樹動了。   原本只以為是火光與樹影的錯覺,但仔細定眼一看,卻發現原本好端端生根在地上的樹木似乎都已火焰為中心,往後退了好一段距離,成了一塊圓形的空地,樹與樹之間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跳來跳去,模糊的黑影不斷閃動。坐在火燄旁邊的夜月緹已經完全愣住了,如果不是古鴩連忙把她拉出來,恐怕燒起來的東西不只有樹枝。   「煌!火是你提議放的,現在要怎麼辦啦!」   把夜月緹放到安全的地方後,古鴩轉頭對天剎大喊,但後者顯然也慌了手腳,完全不知所措。   「我、我不知道……」   「得先滅火再說。」   拍拍天剎的肩膀安撫一下,默轉過頭對古鴩和夜月緹點點頭,然後似乎是想到什麼似的愣住了。   「默?」   「……你們有誰學過水屬性的魔法嗎?」   「沒有。」   「……羅可摩另,妳有任何可以滅火的藥劑嗎?」   「沒有。」   「……」   森林裡爆出一陣淒厲的慘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現在要怎麼辦啦────」   「古,冷靜點。」   「沒有水,可以改用泥土去把火蓋熄嗎?」   「不行,火是由我的藥劑引起的,土大概沒用。」   「唉,不懂火還玩火,真是不像話。」   一個異於在場所有人的女孩嗓音響起,宛若水晶互擊般清亮而清晰,眾人都抬起頭想找出聲音來源,但火的變化卻先吸引住了目光。原本還張牙舞爪完全不受控制的火燄像是被人剝去了外皮,層層飄入空中後消失,一點一點的慢慢的變小,到最後只剩下一小朵燭火般的橘紅色火燄,被人捧在手心中。   女孩抬起頭,用有點責備的眼神看了看愣在旁邊的眾人,手輕輕一握,把火燄收了起來。女孩有著一雙琥珀色的眼眸,褐色的長髮簡單的綁著馬尾,搭配著一張稚氣未脫的可愛臉蛋,耳朵微尖,背後還有一對透明的小翅膀。種種跡象都可以很明確的看出女孩的種族,是一個火精靈。   「而且還是非自然的火焰……如果榛兒還在的話,她一定會生氣的。」   「榛兒?」   「嗯,這裡原本是她的區域,她最討厭有人做出傷害森林的行為了……你們是誰?」   突然的問句讓眾人有點來不及反應。火精靈雙手插腰,微微嘟著嘴似乎有點不太高興,卻又像想起了什麼似的有點失落。默看了一下同伴們,往前走了一步,禮貌的低下頭微微敬禮,試探性的說道。   「我是默.若西斯,他們是我的同伴。我們曾經見過榛兒.木,是她要我們來的。」   「咦?你們見過榛兒?」   「是的,就是她要我們來森林裡找精靈族人幫忙,之所以會放火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可是好像有點太超過了。」   「是有點太超過了。」   看了看地上的燒焦痕跡、和還是退得老遠、似乎有點害怕的樹木們,火精靈抬起頭看著默,眼神中的敵意稍微減退了些,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好奇和些許擔心。思考了一下,正打算開口,問題出現前默卻已經回答。   「榛兒過得很好,她現在到處流浪幫人療傷治病,也有可以保護她的同伴,不用擔心。」   「是嗎。當初她被帶走的時候,我們都很擔心她會不會……咦?妳怎麼知道我要問什麼?」   默笑而不答。火精靈帶著訝異和疑惑盯著默的臉一陣子,沒有等到回答,把視線從默的臉上移開,掃視過坐在地上的夜月緹、一臉疑惑的古鴩和似乎有點緊張的天剎,抿了抿嘴,眼神中的敵意已經完全退去。雙方沉默了會,由默先開口打破沉默。   「我們希望可以進入精靈的聚落,請問……」   「我知道,風優幾天前就把你們的事傳遍整座森林了,我會出現其實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歪著頭,輕輕把原本握緊的手張開,由夜月緹的藥劑所產生的火花還在火精靈的手心上跳動著。   「我叫做妃,妃.雅德娜,是守護這片區域的火精靈。」   小小的火花猛然暴漲,照亮了因為樹蔭而顯得昏暗的空間。   「藍血、暗使和兩個異人,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   中略。(去死) *      「精靈只會在白天活動,太陽一下山,所有精靈都會開始昏昏欲睡,不管是什麼屬性都一樣。」   剛醒不久的妃坐在夜月緹懷裡,興高采烈的一邊解釋著,一邊努力吃著早餐。這幾天的相處下來,四個人都很了解這個火精靈的性格,也知道妃不但愛吃,而且還對吃的相當挑剔。   「只在白天活動……由陽光生出五行是嗎?」   「不知道。總之,只有白天的時候,精靈才有行動力,除了一種例外。」   「例外?」   「森林制裁者,夜精靈。」      在這幾天的相處下來,除了對妃的了解,眾人也對精靈這個種族有了更深一層認識。   精靈們的天性開朗、單純、剛開始會有點怕生,但熟悉之後就常常玩到忘我。不同屬性的精靈有不同的任務,共同守護自己所居住的森林例如,風精靈是「森林的巡邏者」,木精靈「森林的重生者」,水精靈「森林的滋潤者」,火精靈「森林的反擊者」,地精靈「森林的保護者」,和特殊的夜精靈,「森林的制裁者」。   「只有夜精靈才能在夜晚活動,也只有夜精靈可以見到蓋亞大人。」   「蓋亞?」   「那是我們精靈的……嗯,說是首領也怪怪的,該說是敬仰對象嗎?好像也不太對……」   唸著唸著,妃兀自的陷入了沉思中,夜月緹有點無奈的嘆了口氣,稍微挪動坐姿讓自己坐起來舒服點。古鴩單手撐著下巴,思索了一陣,開口詢問。   「那我們現在,是要去找那個蓋亞嗎?」   「嗯,不太對。我們得先找到夜精靈,才有辦法見到蓋亞大人。找到蓋亞大人,你們才能拿到你們需要的東西。」   「這麼簡單就給我們?那東西不是你們精靈族的寶物嗎?」   天剎忍不住問了一句。妃轉過頭看著他,輕輕笑了幾聲。   「要給不給,要問蓋亞大人。」   「那妳現在是在做什麼?」   「因為我們是朋友了呀,朋友需要幫忙,我們當然會幫啦。」   看著妃單純而無心機的笑容,四個人都各自交換了有些複雜的眼神。茂密神秘的飛霧爾森林,與世隔絕的生存環境,精靈族主要棲地飛霧爾森林,大概是鏡大陸上唯一的淨土了。   「真是有點羨慕呢。」   古鴩手撐著頭,另一隻手無意識的轉著早餐餐具,語氣中多是感嘆。   「嗯。」   默點點頭,表示同意。 *   夜幕低垂,銀白色的月光從樹椏之間的縫隙落下,成為森林中唯一的光源。妃早已熟睡,四人只能聽話的待在原地,夜晚的飛霧爾森林,很明顯的與白天的不同。   「吶,我們要在這裡坐到什麼時候?」   夜月緹打了個呵欠,輕輕撥弄著妃的頭髮,看了一下祭壇的方向,語氣中可以聽出疲憊。   「順其自然。」   古鴩一手撐著頭,有點隨便的回答,被夜月緹白了一眼。   默突然站起來,自顧自的往祭壇方向走去,其他三人則是坐在原地,有點莫名奇妙的看著默的動作。走到了祭壇前方,默抽出小刀,用刀刃反射月光照亮了祭壇上的紋路,彎下腰開始試著解讀。天剎看著默的動作,疑惑的問:   「若西斯,妳看得懂精靈族古語?」   「看不懂。」   「……那妳現在在做什麼?」   默沒有回答,只是抬起頭,對古鴩招了招手,後者也沒多問的就走了過來。用眼神詢問有何目的,默收起刀,指了指祭壇,給了很簡單的三個字。   「打下去。」   「……啊?」   「能用零域更好。」   「妳以為零域可以隨便揮就隨便弄出來啊?還有為什麼要我打祭壇?」   「打就對了。」   退了一步,把空間全部讓給古鴩,默點點頭表示支持。古鴩抓抓頭髮,嘆了一口氣,站好備戰姿勢,舉起手,並不打算發動零域,但也開始驅動莫天能力,匯集在即將揮出的拳頭上。   「豹巡──萬界……唔呃?」   被人突然從背後一拉,古鴩重心不穩的摔在地上,而且還摔得不輕。摸著頭想對不知道哪個亂拉人的傢伙開罵,卻看見兇手默盯著祭壇看,舉起一隻手指著什麼,跟著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眾人都瞪大了眼睛。   有個小女孩歪著頭,飄浮在祭壇上,黑色的長髮在身後飄逸,沒入漆黑的森林裡,玫瑰般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好奇看著坐在地上的古鴩,白皙的皮膚在月光下微微發亮。女孩的衣物樣式很簡單,和一般精靈一樣,但卻很突兀的披著一件明顯過大、絕對不是精靈所有的黑色長袍,讓女孩顯得更為嬌小。   「夜精靈?」   夜月緹看著女孩,輕輕把妃從自己懷裡抱起躺到旁邊,跟著走近了祭壇。天剎悶悶的笑了聲。   「怎麼,這些精靈都要等到有人開始搞破壞了才肯出來啊?」   「──你們是誰?」   女孩輕輕落到了祭壇上,眼神中沒有生氣而多是好奇,聲音像是風一般輕柔飄邈。她沒有精靈族特有的翅膀,耳朵的形狀也很一般。 (以下全略)(被打死)    這隻夜精靈是小呆的角色。  話說一開始因為小呆設定的黑髮紅眼和古鴩相撞,  而我個人並不是很希望有同樣特徵的人物出現,所以畫了很多種不同版本的夜依。    
 
 不過最後定案還是黑髮紅眼就是了。  順帶一提,其實夜依身上那件長袍是我們三主角其中一位送她的呦WWW                  (幹麻說出來)(羞)                           以上。(被咬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