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7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鳳六】無題

    這篇的誕生純粹因為怨念。  文短請食用。 --  鳳六 無題(現代)   一分鐘內看了第五次手錶,鳳凰鳴眉頭間的憂疑又多了一些。   離約定的時間已經超過十分鐘,雖然說並不是太誇張的時間,他也不在乎多等這十分鐘,但和他約好的人可是除了天崩地裂世界末日、百來年交情中從不見他遲到失約的人,那個認真到根本是固執的六銖衣啊。   又下意識低頭看了一眼手錶,十一分鐘了,連通電話都沒有打過來。從來都是六銖衣早到等他,怎麼今天居然輪得到他來等六銖衣?   思及此,鳳凰鳴神情一凜。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   盯著手錶走個不停的秒針,鳳凰鳴表情認真,再等三十秒六銖衣如果還沒出現,那他就要發搜索令號招親朋好友開始去找人了……像是要呼應鳳凰鳴的心聲,在秒針即將移動第三十格的那當下,熟悉的聲音悠悠然傳來。   「……好友,抱歉久等了。」   六銖衣的聲音淡漠溫和,可以聽見絲絲歉意和不知所措,從後方緩緩靠近。鳳凰鳴快速轉過身。   「真是天下紅雨,你可終於來……了?」   抱怨的句尾因為驚愣而飄散。   不太好意思的搔搔臉,六銖衣那張很薄的面皮上有明顯的淡淡暈紅,細長的鳳眼看左看右就是不看鳳凰鳴。除此之外,六銖衣額頭上有片巨大的血污傷口,鮮豔的紅色正依著臉部弧度緩緩淌流滴下,一頭飄逸白髮被染紅大半,看起來格外令人觸目驚心。   張開嘴愣愣了好幾秒無法說話,鳳凰鳴傻傻看著眼前血染大半張臉、滿身鮮紅的人,舉起一隻顫抖的手指著六銖衣頭上可怕的傷口。然而六銖衣似乎完全搞錯鳳凰鳴表情的意思,急急辯解。   「我不是故意遲到的,只是路上發生了車禍,交通完全被打斷,我只好繞路所以才……」   「等等等等我沒有要責怪你的意思。車禍?」   好不容易回神,鳳凰鳴連忙從口袋找出手帕,一個箭步衝上前壓住六銖衣的傷口,一邊扳著六銖衣的肩膀左翻右翻檢查有沒有其他傷勢。乖乖接過手壓好額上出血口,六銖衣完全沒有反抗,依然是一臉的抱歉。   「嗯,在學海無涯那邊。」   「荒神呢?壞掉了嗎?」   檢查一下依然持續淌血的傷口,往六銖衣背後看過去,沒有看見對方心愛的代步工具,鳳凰鳴又皺起了眉頭。如果六銖衣會把荒神丟開,那表示問題真的很嚴重了……   「借給伏龍了。」   「是嗎?沒關係,我之後再幫你修……啊?」   把已經吸飽血的手帕拿開,六銖衣開始翻口袋找新的手巾,朝鳳凰鳴無辜的眨了眨眼。   「他說他想去九天之頂,所以我就把荒神借他了。」   「那、那……車禍是?」   「魑離船撞到了太學主。情況還蠻糟糕的。」   「你被捲進去?」   「沒有。我經過的時候已經在處理了。」   六銖衣依然表情淡然,鳳凰鳴覺得自己的頭似乎開始隱隱作痛。   「既然你沒被捲進車禍,那這傷口是?」   「不知道,有個東西莫名奇妙就飛過來打到我。沒有很嚴重你不用擔心啦。」   「血都流成這樣了最好還不嚴重!」   鳳凰鳴按著抽痛的額角,失控的怒吼。在接觸到六銖衣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的無辜眼神之後,莫名無力感油然而生,一口氣悶在胸口,只好刻意加重壓住傷口的力道,讓那張秀氣面容露出稍微符合狀態些的吃痛表情。   六銖衣走路的運氣一直都很差,只要沒有荒神就常常遇到非常麻煩的事情。比如說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神出鬼沒的死神四關,行蹤成謎身分神秘的黃泉引者,所有人拼命找連個影子都找不著,而六銖衣只不過是從淮川想走回位於雲海頂峰的住處,就這麼樣給撞上了。   相較起來,現在這樣還算是輕微?鳳凰鳴不知道該欣慰還是嘆氣。   「好友?」   見鳳凰鳴低聲嘆氣一句話都不說,六銖衣有些怯怯的問,低頭想看清楚好友臉上的表情。卻見鳳凰鳴一把抓住六銖衣想撥開自己臉上黑色瀏海的手,另一隻手非常刻意的朝傷口用力一按,六銖衣還來不及喊疼,鳳凰鳴便面無表情的拉著人轉身就走。   「痛痛、痛……好友,怎麼了?」   「總不能讓你繼續這樣滴血,我帶你去鹿苑找藥如來包紮。」   感受被自己拉住的手明顯一愣,鳳凰鳴理解的嘆了口氣,卻依然自顧自的啟動自家交通工具。   「……可以不要嗎?」   「當然不行。」   「我可以自行止血,好友……」   「你現在的樣子會嚇到路人。」   天卷已開,鳳凰鳴看著一臉慌亂的六銖衣,笑得有點無良。無視掙扎,手一拉就把人拉到位置上坐好。   「鳳凰鳴、好友……」   「不用擔心,藥如來的手很巧的。」   「……你好可怕。」   「哈哈。」   催動油門,坐在後座的六銖衣把臉埋進鳳凰鳴肩膀,還未止住的血讓鳳凰鳴的肩頭一片濕濡。抱怨的聲音悶悶的有點微弱,環住鳳凰鳴腰際的手抱得似乎不太不情願,顫抖得很明顯。   雖然良心在說應該為身後好友感到擔心才對,但鳳凰鳴依舊笑得頗為開心。                                                  -完?- --  思考怠惰所以以下條列式發動。  ◇ 古人頭加上現代服裝好詭異!(指圖)     可是不古人頭就認不出誰是誰了,    然後文是現代整張圖都很古代也很詭異。    噢我看其實問題根本在於我畫得太隨便。(炸)(你也知道)    ◆ 這篇的起因完全在於一個念頭,    假如說弄成現代,荒神跟天卷都是交通工具,(雖說本來就是)    然後再帶入以下對話:    鳳:好友,你的荒神呢?    六:借給伏龍了。   
   光想就好好玩所以就實際弄出來了XDDD  ◇ 六銖衣家的荒神跟鳳凰鳴家的天卷都假裝(?)是機車,    至於什麼牌子什麼造型什麼容量請自行腦補。    (御天金龍荒神=金色125?)(驚)  ◆ 天外飛來打中六銖衣的東西叫做梵海修羅印(假裝是後照鏡?)(?)。    正劇中鳳凰鳴光是驚險擦過就餘悸猶存了,    而六銖衣結結實實被偷襲一掌居然還壓下傷勢到處趴趴走,    當初古燈佛問說要不要治療一下六銖衣還說不用,    最後才被鳳凰鳴硬拖過去鹿苑找破匣求禪。(雖然文裡是寫藥如來)
     由此可見,    六銖衣怕看醫生!(蓋章)  ◇ 由正劇可見,    六銖衣光走個路都可以撞見死神四關,    乖乖待在雲海頂峰也會被下酆都、絕情書跟天外飛來的梵海修羅印打中。    所以說。六銖衣少了荒神就會很衰。    離地面越近還會越衰。 (仙人就乖乖飄在半空中沒事踩地板幹麻!)    ◆ 鳳凰鳴是腹黑! (正色)  ◇ 六銖衣似乎有輕微自虐傾向……   
   為了中原所有人而犧牲自己這不是素素的工作嗎?    六銖衣你幹麻搶!(欸)     後記快比正文多了啦。(扶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