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7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初生】(萬千)

 【初生】(萬千)   「長空,麻煩你將此藥方交與太陽之子服下。」   「嗯。」   從大祭司手中接過湯藥,撲鼻而來的刺鼻苦味與黝黑色澤令萬古長空不住皺起了眉頭,但知道這藥湯絕對有益,仍是什麼都不說的便接過。手中重量移開,大祭司躊躇了下,又立刻轉過身去找尋其他療方。   默看大祭司背影消失在走廊另一端,萬古長空轉過身,邁開步伐走向千葉傳奇位於日羅山深處的廂房。沿途是有些陌生而讓人感到不安的,一來日盲族遷至日羅山時日並不多,短短時間並不足以讓人充分熟悉這寬闊且複雜的路線,二來,千葉傳奇極少時間會待在廂房中,即便要尋,也不會把那當作目標地。   一般人必須的休息睡眠對千葉傳奇來說都是最不必要。不知疲勞為何物的忙碌背影與那掩不住單薄的身形,每當萬古長空不經意望見,心中總有種說不上的莫名違和。   「打擾了,太陽之子。」   找到廂房位置,敲了敲門,萬古長空低聲報備了一句,便逕自推開門扉走進。房內一片闃靜,桌上點了枚紅燭,火光在昏暗中微弱搖曳,彷彿隨時會隨著掉落的蠟淚而熄滅。床褟上,千葉傳奇雙眼緊閉,本就偏白的膚色因傷而更顯蒼白病態,呼吸淺淺的、靜靜的、平和的睡著。   端著湯藥,站在千葉傳奇床邊的萬古長空有著些許不知所措,怕湯藥涼了辜負族醫的用心,但又不忍心喚醒眼前的黑色蓮花。微微飄動的視線移至那張猶然稚嫩的臉龐,竟愣愣的出了神。   見過了千葉傳奇的心計、果決而根本是冷酷的手段,見過千葉傳奇的運籌帷幄、在眾多勢力之間游移的手腕。經歷過聖女與蘇苓撕裂般的疼,見到族人慘亡遍地如置身寒冰的驚愕,那種絕對理性而顯得不近人情、非人似的冷血形象早深植在心。   高傲冷酷的太陽之子千葉傳奇,怎麼也、無法與眼前這安靜脆弱的黑色睡蓮做出連結。   千葉傳奇的睡顏是很少見的,眼前這人可是有十日來只休息了一個時辰的前科。憑恃著自天魔池由黑蓮孕化而生、與一般人類有所差異的身體,由天所賜絕頂才能,在日盲族踏入武林、眾多敵人接踵而來的多事之秋,族人們也早都習慣凡是事必躬親,不曾停下腳步的太陽之子。   可誰曾想過這樣的千葉傳奇也是人身,會傷、會痛、會病、會累、會為了保全整個日盲族的生命而屈膝下跪,毫不掙扎心脈受扣心血所制。那一聲願降,嚇傻了所有族人。   站在床邊不知流逝多少時間,忽察床上人兒發出了一聲低低呻吟,漩渦狀的黑眉輕輕蹙起。   「太陽之子。」   萬古長空不急,只是低頭彎腰藉著搖曳不定的燭光,試圖想再更加看清床上之人。手中湯碗溫度稍退,望望手中藥碗再望望千葉傳奇,究竟要不要先暫時離開將湯藥重熱,讓萬古長空認真苦惱了起來。   「……長空?」   聲音細微,但在寂靜的房間內卻顯得分外清晰。萬古長空愣愣回過神,見得是千葉傳奇已張開眼睛,一雙如墨淵般深邃不見底的眸子少了平時的機靈詭辯,多了幾分茫然疑惑,長睫搧了搧,不甚了解的望著自己床邊那人。雙手一撐,似是想要坐起,才剛有動作立刻讓萬古長空上前扶起協助。   「此為大祭司所備之藥方,請太陽之子服下。」   安頓好千葉傳奇的位置,萬古長空將湯碗遞給黑髮人兒,卻不見對方如預料中接下,只是漠然安靜的望著伸過來的手。那眼神空洞安靜、無情無欲,卻非是過去任何時間所見的那般理性冰冷沉靜。   茫然無措、虛弱無助、宛如初生尚且不知江湖悲苦卻已深陷其中無法逃離的孩童。   「……你恨吾嗎,長空?」   比尋常微弱許多的聲音中聽不出語氣,蒼白叫人心疼的眼眉動也不動,有一瞬間萬古長空是愣住了的,但卻以連他自己都感到意外的速度迅速回神。扶著千葉傳奇身軀,自己移坐上床沿,一手端著有些溫冷的湯藥,另一手不知何種心思的,輕輕將千葉傳奇攬入懷裡。   只是種下意識動作。預料中千葉傳奇該會因此動作而回過神,皺起眉將自己推開,一面責怪自己的動作一面接過湯藥自行服下。但預料卻全數落空,被環在萬古長空懷中的安靜順從,甚至還勉力抬起猶然顫抖的手臂,不甚明顯的輕輕拉住散在床邊之衣料,臉蛋微微往萬古長空身上蹭了蹭。   「屬下……」   想回答,卻又不知如何回答。之後的字詞給哽在喉間不上不下,懷中溫度似乎是那麼的虛渺,嗅得到隱約蓮香,與手中所捧漸漸失溫的湯藥混合繚繞,瀰漫整個廂房。   恨嗎?他是該恨的。他的手所能握住的已經不多,而千葉傳奇卻毫不留情的一一奪走,謂道這雙手只能為了他為了全日盲族握著冰冷刀劍。他失去的已經太多,千葉傳奇還要他孓然一身。   恨嗎?但又是不該恨。他曾落魄潦倒、毫無身份,失去一切連自己的生命都被奪走,卻是千葉傳奇救起了這樣的自己。為他奔波傷神,為他操憂煩惱,為他自傷輸血救命,付出許多卻不曾提起一字。   糾結太多纏繞太深,分不開、理不清、剪不斷、放不下。      維持同樣姿勢許久,千葉傳奇始終安靜的依慰在萬古長空懷中,耳貼在萬古長空胸膛上,依舊是那雙茫然畏怯、安靜清澈宛若初生的眼神,起初還有些紊亂的呼吸漸漸平靜,緩緩的找回了規律。見到此狀,萬古長空心裡有些複雜。   記得過去曾聽過這種說法。說人雖然沒有記憶,但在潛意識中卻會記得懷胎十月時、在母親腹腔中所聽見的心跳聲。人的心跳聲,那種規律而沉穩的聲音可以給人一種全然的安全感,宛如仍受羊水保護,完全無須擔心外界的傷害,全然的放鬆。   由天魔池的黑蓮所孕化而成、不曾經歷過母體懷胎生產的千葉傳奇,也有這般潛意識嗎?   騰出一隻手抓起湯匙、舀了匙有點冷掉的黝黑湯藥送至千葉傳奇口邊,懷中黑蓮頓了一頓,張口服下。漩渦黑眉似乎因藥味的苦澀而蹙起,但卻也是一聲不吭,待萬古長空舀起第二匙再度送上時,懷中人兒卻不如方才那般配合。道千葉傳奇應該不會嫌藥苦而任性不肯開口,低頭一望,卻又是一愣。   ……居然睡著了。   輕手輕腳將千葉傳奇移開,重新讓人倒下躺好整好被單,萬古長空佇立床邊沒有馬上離去。那淺淺的呼吸似乎已經比自己剛進房內時平順許多,不知是否是族醫藥方的功勞,臉色蒼白依舊,但表情已較為緩和。方才的茫然詢問疑惑懷抱恍然一夢,若非懷中溫度猶存,真會認為那都是過累而造成的錯覺。   學海無涯、未來之宰、朱雀皇朝、羅喉、天下封刀。   日盲族。   壓力層層疊疊,敵人接踵而來,在這武林內,沒有所謂喘息時間。   紅燭蠟淚滴落,燭光一晃,映在萬古長空身上、千葉傳奇臉上,陰影搖動閃出一片迷茫。   望著這樣的千葉傳奇,才會驚覺他們高高在上、智武雙全無所不能的太陽之子,也還只是個年紀尚幼的孩童。   退出千葉傳奇廂房,輕輕帶上房門,萬古長空沉默站立在房間門外,心緒清澈卻又說不上的混亂。   恨與不恨,該與不該,這世間有太多的事務無法萬全,有太多的失去追尋不回。比如他與日盲族,與桃花、與蘇苓、與明珠求瑕、與太學主。事後回想,究竟是誰傷了誰更深一點?新生的千葉傳奇、重生的萬古長空,誰又比誰更複雜深沉,誰比誰更單純清澈,宛若初生?     端著該給千葉傳奇喝下的湯藥,萬古長空背著千葉傳奇為他尋得的魔劍創世,轉身離開。   這藥,還是請人重新熱過吧。                                                                            -完-    --     其實這篇誕生的用意沒有,  純粹是覺得睡著時的千葉超可愛所以寫了個從頭到尾都沒睡醒的千葉寶寶,  大概是失血過多低血壓了這樣。(被天藐)    萬古跟千葉這對黑色版蓮葉相隨(不要隨便取名),  真的是很讓人揪心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