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6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黑暗五十文【斷翼】

            那日,黑衣女孩與白衣女孩帶回了一隻受傷的幼鳥。  小小的怯怯的,身上白色羽毛似才新長還未齊全,紅紅的嘴開開合合,啼出細微的啁啾。一對還很嬌嫩的翅膀彎彎收著,不住顫抖,上頭隱約可見的紅漬,是從樹上跌落所造成的傷。  原先的鳥巢與鳥媽媽鳥爸爸兄弟姐妹們都給隔壁安娜家的貓給吞下肚,摔下樹上鳥巢的小白鳥成了唯一倖存的孤兒。  站在哀啼哭泣的的幼鳥身旁,宓喚來了約,約捧起了小白鳥。  偷偷帶小白鳥回家,還是給母親瞧見了。  這不是約跟宓第一次帶小動物回家,也不是第一次給母親發現。  母親的反應一如往常要兩個女孩兒把鳥給放走。宓一如往常的不發一語。約一如往常的好說歹說、撒嬌要求。  「唉……等鳥而傷好了長大飛走了,妳可別又哭上一整天哪。」  拗不過苦苦哀求,母親嘆了不知道幾次的氣。  「我保證,絕對不會!」  捧著鳥兒破涕為笑,約許下不知道第幾次的約定。  站在一旁的宓接過受傷的幼鳥,沉默著快步離去,去張羅小鳥的睡床和上藥療傷去了。  紅嘴白羽的小鳥而成長得很快,不久後就恢復了健康還學會了飛。  鳥兒在兩個女孩的房內飛東飛西,女孩們便坐鎮門口小心不上小白鳥飛出房間範圍。  每當母親要求兩個女孩把已然健康的鳥放生,兩人總是一同轉過頭,一同撒嬌耍賴的嘟著嘴。  「媽媽要我們放了牠。」  「我不想。」  「我也不想。但媽媽說,牠會飛了就該讓牠走。」  「那如果牠不會飛,我們就可以留著牠了嗎?」     那日,約捉起白鳥捧在手中,溫柔撫摸著白色的翅膀,一下又一下。  女孩纖白的手指抓住鳥翅羽毛尾端,猛力一抽。  宓在一旁默默看著,接過失去飛翔能力的小白鳥。白色的羽毛染了點紅,落在地上。  「不會飛,那就不必放手了。」  那日,約在房間內撿到一片染血的白色羽毛,撿到一翼白色鳥翅。  斷翼結構完全,骨頭卻幾乎全數斷裂,似乎是用蠻力給從原先的身體上扯下,血肉模糊。  「死掉了就不會飛,但當活著時也不能飛,那要翅膀做什麼?」  隔壁安娜家的那隻大黃貓,悠悠哉哉從樹下走過。 --  發現最近老在寫約跟宓的童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