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7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最痛的是誰。(兵甲龍痕27、28)

     是說上個禮拜發完文之後才發現,  過去我一直打「鬼韜略城],但正確應該是「百韜略城」才對,  這麼嚴重的問題怎麼都沒有人提醒我!(驚)  總之從這次開始改過來了。          因為有人超愛雅少,所以這次截圖多截了幾張雅少,  不過僅此一次下不為例就是XD  地者、太息公各自率領死國與火宅大軍攻上薄情館,  遇上劍之初之劍陣檔關。  一同踏進劍陣,在多次嘗試之後,發覺破陣之法,  兩人默契無間、心同意合,隨之劍陣、破。  是說地者與太息公還真的是越來越夫妻臉,(被巴)  不但出生入死同進同退、幾乎死國與火宅的侵略任務都是交給這兩個,  甚至還在劍陣中養出默契、心念一致,  破了慕容情所說得以兩人以上、卻心思同調沒有分歧才有可能破的劍陣,  看你們兩個一同出任務出到都志同道合心意相通了這XDDDDD
 (不忍心讓太息公一人面對危險,堅持陪同破陣的地者。)(人家才沒這樣說)  劍之初見陣玄妙無比,一動一靜一強一弱相輔相成,  地者與太息公初起便左支右拙,敗象連連,  早就已經敗到不能再敗的地者居然還一邊打一邊想怎麼退兵是怎樣啊囧。  如果地者真的心一橫反正天者很疼我不會怪罪(誤)的退兵了,  那太息公搞不好會收在劍陣當中。  好以上不太重要這樣。(扶額)    雖然劍陣已破,外頭殺氣騰騰,一群人磨刀霍霍向薄情館準備殺進來,  但慕容情卻不改一派悠閒的晃了出來,  不只非常囂張自信的挑釁太息公、地者雙方,  揚聲討戰,甚至承認了自己的阿多霓身份。
 (承認了?)  是說地者跟太息公,這次來主要目的應該是炸掉六大靈脈之一的薄情館,  以這目的來說,做什麼要堅持連薄情館主人一起殺掉啊囧。    在慕容情邀請(挑釁?)之下,太息公先地者一步進入薄情館,  雙方對峙沒到幾秒太息公就很直接的撲上去動手,  但浮生者、若夢者分別被阿香與阿三給擋下,  就算由太息公動手親取看似沒有武力的慕容情、也被輕輕鬆鬆擋下攻擊,  在講明吃軟不吃硬的慕容情表態下,太息公乖乖坐下和慕容情喝個茶聊個天這樣。
 (妳打我我只會打回去,不如坐下來喝茶比較有效率。)(茶)  慕容情走出薄情館時承認自己為阿多霓就是為讓現在這段談判有所立場。  目前火宅最重要的就是扶木、而死國心心念念就是要把萬妖爐這鍋給煮好,  死國與火宅表面上目前是聯手狀態,(望地者與太息公、嘆)(幹麻啊)  但兩者間卻有個很嚴重的矛盾在:「九韶遺譜」與「阿多霓」的留存與否。  九韶遺譜開啟會影響扶木,加上阿多霓的歌聲,更可造成扶木嚴重傷害,  想當然爾致力於水土保持(?)的火宅必定會致力於除掉九韶遺譜與阿多霓的存在。  但對身為火宅盟友的死國來說,九韶遺譜與阿多霓之歌聲可以加速萬妖爐運作,  是要完成萬妖爐不可或缺的助力。  九韶遺譜與阿多霓,對死國有益對火宅有害,  這點死國在好幾集之前就已經發現了,火宅卻一直都還被蒙在鼓裡,  實在讓人感嘆火宅的情報網,有待加強啊。  面對地者與太息公兩大敵人,慕容情這一手不戰而屈人之兵用得漂亮。  表明自己是阿多霓,告訴太息公「你確實有理由砍我,但要不要先注意準備砍你的背後?」  火宅該看清誰才是主要敵人,而不是開心的殺掉慕容情毀掉薄情館,  然後再樹立百韜略城、霓羽族、死國等敵人。  確實殺掉阿多霓毀掉九韶遺譜很重要,  但處理表面和盟,背地裡卻暗動手腳的死國更是重要。  九韶遺譜與阿多霓的聲音可以增加萬妖爐無上威能,  明明知情卻隱瞞、繼續與火宅合作的死國,有何居心?
 (要人鑄鍋子的是死國天者背鍋子到處跑的是死國阿修羅,要怪也該怪死國怎麼怪到鍋子去?)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慕容情明確指出了火宅這螳螂背後的黃雀,  太息公勃然大怒,拂袖而去,  卻在見到薄情館外的地者時故意隱瞞真相,既沒翻臉也沒繼續言合作,  只是說慕容情膽色令她欣賞,要地者也去看看。  後地者見面慕容情,慕容情也絕口不提方才與太息公之對話,  故弄玄虛,道說已經與太息公達成協議。(某方面來說確實算是某種協議吧?)  隨即地者也與慕容情達成條件,和平結束,  地者比太息公溫順多了。(嘆)  有一個地方不太重要但某草很在意……
 死國有小兵了耶!(欸)  現在、死國依然隱瞞阿多霓對萬妖爐之影響,  火宅則是隱瞞火宅已經知道阿多霓與萬妖爐之關係,  螳螂與黃雀,蟬透過挑撥,讓螳螂轉向面對黃雀,  死國與火宅之關係必定更加微妙。  在如此情況下還真能達成兵不血刃,慕容情你真是不簡單啊。    地者與太息公之後,換成霓羽族翎婆長老找上門,  跟渡翛年一樣,一哭二鬧三上吊直接就跪下請求聖主回歸,  結果也與渡翛年相同,慕容情依然堅決不回去霓羽族。  霓羽族失去聖主已經多少年,不也活著好端端的?  但後來翎婆長老表示,失去聖主主持祭典,  歷代祭子皆因靈力不足,提早老化,壽命不長,  至少看在飛鷺的性命之上,請求聖主回歸,  但慕容情依然是毫不留情的拒絕,更勃然大怒,下達逐客令。  把人趕走之後,只有慕容情一人的房間內卻傳出另一人之聲,  此聲音乃慕容情之摯友、慈光之塔的驚嘆劍之初。
   何必如此斷然拒絕,又何必拒絕得如此痛苦?  慕容情表示討厭給他人利用,但如劍之初所言,只有自己能讓自己感覺被利用,  希望慕容情以後別再後悔。  從這段對話感覺出,慕容情對霓羽族絕對是還有感情在的,  而那份感情,可能是種歸屬感與責任吧。  從慕容情這次與過去的態度中判斷,慕容情應該是受過傷的,  或許是曾全心信任並付出給予一個人事物,但那人事物卻僅僅只是利用他的能力,  是像阿歌那般歌聲被拿來當賺錢工具嗎?可能不是,但應該是類似事情。  若慕容情不是阿多霓,只是個平凡的霓羽族人,  鬼谷藏龍、渡翛年、翎婆長老不是為了「阿多霓」而找上「慕容情」,  想必慕容情不會反應這麼激烈。    唉,慕容情也是個口心不一的傲嬌纖細孩子啊。    另一方面,書書找上百韜略城欲取九韶遺譜,卻被心情不太好的擎海潮給擋下,  當世兩大高人出手,掌氣轟得略城都要地震了,  鬼谷藏龍怒不可抑、揚聲喊停。
 (何只難收尾而已,根本就麻煩大了這。)    得知書書是為了霓羽族而奪九韶遺譜,鬼谷藏龍猜測是遭渡翛年煽動,  言明九韶遺譜是聖主阿多霓之物,若要略城歸還,就請物主阿多霓親自前來,  書書體諒死者為大,不再繼續堅持,光化離開。  回到萬年春外,  飛鷺與書書這對史上差距最大(各方面來說)的組合又出現進度了。(囧)
 (居然喊名字!太親密了你們兩個太親密了!)(拉開)  雖說飛鷺很可愛、書書就算魔化也很紳士不會對女孩子動手動腳,  但這邊、這邊實在讓人看得好想吐血啊!(倒地)  遺譜索取未果,書書心情極端鬱悶煩躁,  回頭思索略城時與鬼谷藏龍的約定,要求一定要阿多霓親自現身才願意交出遺譜,  這、這根本就是藉口,想要呼嚨吾一亞輸!? 
 (不對!根本不對!書書你到底怎麼想的可以想到那邊去啊!?)  (書書你的智慧跟舍利一起飛光了嗎?)(槌地)  鬼谷藏龍如此要求應是為避免遺譜被有心人士所拿走,畢竟現在的書書很好拐,  不過現在書書心思極端,加上本來就認為鬼谷藏龍有詐,  這歪上加歪就越走越偏不知道想到哪去了。  除鬼谷藏龍外,當時觀戰的太君治等人也被貼上標籤,  這……書書你魔化歸魔化,思考能力怎麼會扭曲成這樣啊囧。  這廂書書怨氣難消,越想越煩燥越想越憤怒,  那廂小女孩飛鷺看著書書俊俏的臉龐,粉紅色小花情不自禁的飄起來了。
 (相信我,這不是好事囧。)
 (祭子你究竟看了什麼書?一定得趕快燒掉以免繼續危害人間。)(扶額)  之後看書書一直心神煩躁,飛鷺便唱起歌來,安定書書心神,  樂聲環繞,書書終感心神寧靜,悟出某種人生大道理來。(?)    雖然知道編劇似乎有心捧出魔化一頁書與飛鷺之間,  那純純的(?)、隱晦的(?)、不可能有結果的情竇初開(單方面),  但先前幾集的表現手法還算可以,隱隱約約未說明但大家多少猜得出,  這集的就有點……太過頭了?        雲渡山之上,  素素、葉小釵、拔刀洗慧、輝煌墜世、一羽賜令聯手圍爐阿修羅,  由般若聖氣壓制阿修羅,一羽賜令一箭射出,正中阿修羅心臟,  受到如此重傷,阿修羅護體現身,進入自我防衛模式,  在此狀態下,如此任何攻擊對阿修羅都是無效,  素素判斷完並要求眾人收手後,不知剛剛躲哪在看(雲渡山上還有遮蔽物嗎?)出現了。  與中原第一人初次見面,極道依舊是非常跳節奏XD  素素什麼都還沒說,極道就已經搶著說了,
 (好好好我們知道你不是XD)     回想過去的召奴,有事沒事被懷疑到底是男是女不說,  還很悲慘的被調戲過說要娶回家做妾,或是直接指著鼻子說你這不男不女的莫昭奴,  未婚妻打扮起來比召奴還像男生,但召奴不用打扮就很像女生了。(被摺扇)  相較起來和召奴相似度高達八成的極道先生卻沒遇過這問題,  是名字上就搶先告知了嗎?還真是有危機意識。(被連續摺扇)  雖然很多人說極道造型上跟聲線都很像女生,  但某草覺得極道的造型比起莫召奴,應該是可以一眼就看出這是男性的偶,  (所以說召奴沒辦法嗎?)(被捅)  再說氣質,極道先生最近的氣質、氣質啊……  在這提到召奴讓人好開心,但還是得回到重點上,  由極道告知了素素關於死國的恩怨,  阿修羅與天者之間的問題總算是有其他人知道了,  其實阿修羅雖然是戰神但並不愛殺生,等到解決萬妖爐、救回阿修羅心神後,  有辦法讓阿修羅成為中原正道戰力之一嗎?  嘛之後夜神路過發現阿修羅的狀況,  當場與拔刀洗慧、輝煌墜世一言不和,非常直接的就打了起來。  都已經有阿狼仔這個案例,還再加上極道非常積極的促進兩族友好,  為什麼種族歧視依然存在呢?身為魖族不是罪啊囧。    當初書書與神之子交換了一滴心血,  那滴心血或許就是造成書書入魔的關鍵之一。  在解放阿修羅、與解決書書魔化這兩個問題上,取出心血都是必要的,  不知為何素素會表示尚須考慮?  總覺得這兩集的素素動作莫名溫吞,縮手縮腳,  和上兩集的手段激烈反差非常大,  不知道是有所顧慮還是有其他計謀在準備。  除了阿修羅這邊、另一邊就是百韜略城與嘯日猋那方,  這點晚點再提。      託付於鬍說八刀的火獄聖令已經製造成四面火極邪令。  這下問題來了,  目前苦集聯合小組剩下的人有太君治、求影十鋒、鴉魂、  天狼星、漠刀、雅少、萬古長空共七個,  這一次去殺戮碎島,縱使不會因此殞命,也會從此被困在四魌界無法回來,  要讓哪四個去?這是個好問題,  在重情重意為天下蒼生死不足惜的七人之中,  不需要擔心沒有人想去,要擔心的反而是每個人都搶著要去。(這是怎樣)  身為領導,太君治對於先前的失利與戰敗非常的自責,  說什麼也要搶到四魌界觀光團的位置之一,  鴉魂與萬古長空馬上反對,就算太君治動用地位壓人也理都不理,  而天狼星則從頭到尾在旁邊很無奈的說可以用公平的方式解決嗎。
 (先不提劇情什麼,阿狼仔這偶……)(愣看)  另外一邊雅少與漠刀表示四魌界是刀龍的故鄉,  且雅狄王遺書是託付在雅少身上,楓岫所託,必當力行,  連向來不多話的阿芙羅都開口,  太君治啞口無言,由雅少與漠刀率先拿走兩面火極邪令。
 (四魌界到苦境的班機很少而且很貴,我們已經好久沒回家了。)  剩下兩面,由最公平的方式來挑選:抽籤,  太君治率先抽出第一根短籤,如願以償,  而第二隻短籤原來該是由鴉魂抽中,十鋒卻折斷自己的籤,謊稱抽中短籤。  人選既出,消息請萬古長空傳達給千葉傳奇,  眾人遍各自分散,此戰有去無回,在最後時間中,完成未了心願。  雅少、漠刀、太君治、十鋒,  這組合……大家心裡有底,應該只有雅少有辦法活下來、完成任務了吧。    漠刀絕塵回到了荒漠,找他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御不凡,  獨飲暢談過去與不凡相識的情形,並把額飾取下放在給不凡的那壇酒上,  再次回想漠刀與御不凡實在好感傷啊。
 (男大十八變最好的代表,小不凡跟小絕塵。)(欸)
 (像我這麼節儉的人怎麼會做出把額飾亂丟的浪費行為,絕塵你快給我戴回去!)  現在的漠刀是了無牽掛、沒有任何遺憾,  「狂沙依舊揚萬里,天涯從此不獨行。」  根本就只差沒說不凡你等我我就快去找你了之類的話,  阿芙羅這趟絕對是凶多吉少啊啊啊啊啊……    太君治與求影十鋒那邊,  十鋒拿出身上的傳命燈,表示這是當初他進入天機院臥底時,  與鴉魂互相確認對方平安的物品,  而今,終於有機會用到。  除了兄弟之情,十鋒更表示對太君治那如同父親慈祥的感謝與愧疚,  兩人更趁此時結為義父子。
 (望望十鋒小朋友可愛的臉、再望望太君治粉嫩的臉……這實在是太強人所難了。)
 (這句話說出來之後就糟糕了。)  了無遺憾同時也代表你就算掛了也不會有怨言,  這是禁句、是禁句你知不知道啊院主大人!      最後的時間中,雅少找到這世上僅存的掛念、霜兒,但什麼也說不出口,  從臨川古照一路走來,失去了太多,抓住的太少,  此刻還有何話可說。  而另一個懸念,則是犯下無法挽回之罪過的嘯日猋,  由雅少交給素素的信中表示,對於嘯日猋之過錯,雅少與阿芙蘿已經是無能為力,  期望素素可以幫忙至少保全嘯日猋之性命。
 (這信……應該是用麥克筆寫的吧?)      此戰一去難回,待素素知情時,人都已經前往進入火宅之內了,  效率超高走得超快,連給人告別或再詳加計畫的時間都沒有,  這、這絕對會造成遺憾的啊……      縱使有兩個哥哥心心念念,但喪心病狂的阿猋也是無法理解,  與凱旋侯一戰,阿猋的瘋狂加上兵甲武經很多不用錢,  瘋狂的攻擊讓凱旋侯連連負傷敗退,最後靠扶木才成功退逃。  欸凱旋侯你的稱號不是無戰不勝嗎?(汗)  根據咒世主的說法,兵甲武經並不是練越多本就越強,  最根本的問題還是在根基深淺之上,  阿猋御天五龍總有一天會無法負荷過多的兵甲武經,  自己一步步走進滅亡的深淵。    其實不需要兵甲武經,阿猋自己就差不多是拼命往深淵跳了,  歡歡恨他、丘伯攻擊他、漠刀與雅少每講幾句話就會開始砍起來,  然後莫名奇妙衍生出「只要練了武經就會變強、變強就沒有人會欺負我」這詭異結論來,  由此可見心之獸並沒有多少智商。(欸)    在百韜略城頃力追殺中,已經在凱旋侯一戰受傷的阿猋不敵,逃上九天之頂,  鬼谷藏龍、惜夫、忘憂一同追上,但九天之頂卻只有忘憂登得上去。  九天之頂上,阿猋點了忘憂穴,欲殺卻未殺,  阿猋滿屋子找不到療傷要在哪,本該失憶的忘憂卻正確說出藥的位置,  最後阿猋並沒有對忘憂動手,利用忘憂暫擋略城,逃離九天之頂。  
 身上的傷勢其次,阿猋最痛的,是曾經最愛的歡歡居然口口聲聲惡魔說恨他,  縱使想殺卻也殺不下手,想放、卻也捨不得放,  究竟是誰如何為何把阿猋逼到這種地步的?  全天下的人都不站在自己這一邊,  願意展現擁抱的人,卻在下次見面時刀刃相向,  這樣活著真的是好辛苦好心疼,  若不給自己一個「奪得武經、變得更強」類似這樣的目標,  阿猋活著的意義就沒有了。    死亡也是一種解脫,  拜託誰來救救阿猋吧~    歡歡失憶、忘憂對阿猋的絕情是引爆極端的導火線,  但很多應該可以變成轉機的地方卻莫名奇妙被錯過的很詭異。  擎海潮對書書那戰,忘憂、雅少、漠刀也都在場,  居然沒有人發現忘憂存在也沒上前去認?  雅少與漠刀應該是知道阿猋瘋狂的原因來自歡歡,  怎麼就沒人積極去找,還搞出這麼近的擦身而過?  後來素素接受雅少之請託,找上鬼谷藏龍時,  忘憂也正好在旁邊,  素素當下立刻認出這是玉傾歡姑娘。
 看到這邊原本高興了一下,忘憂是歡歡這件事情終於有人注意到了,  結果、結果素素就嗯一聲然後就沒有了,  連問一下為什麼歡歡會在百韜略城這邊都沒有,  怎樣是理由腦補完了嗎?  素素應該是知道阿猋與歡歡的關係,  為什麼不會嘗試請歡歡去勸阿猋(不知道歡歡失憶的情況下是該會有這種提議)、  而是感覺很無奈的一個人殺去找阿猋?  這兩集的素素怪怪的、真的怪怪的,  那圓滑到不可思議的手腕口條去哪了,舌燦蓮花的能力去哪了,  這不是陰謀就是這個素素不是素素!(啥)  赤子心之死造成的影響極大。    阿猋殺人奪物、綁架撕票,此行為罪大惡極天理難容,  不管如何說,鬼谷藏龍、惜夫、擎海潮都不可能放過阿猋。
 (刀龍是稀有動物,再死下去真的要絕種了。)  過去看來一直都是睿智冷靜的惜夫在這時有,也不過是個母親,  喪子之痛難以抹滅,尤其赤子心是死在阿猋卑劣的行為之下,
 阿猋大錯在先,雅少跟漠刀再努力也很難護全。      公祭禮成,即將起柩,這時略城卻出現了一個意外的人影,  當初在太息公逼殺時出手相救的九泉紅墨譜君邢,  表示鬼谷晏還有一線希望,  看當今武林多少人不是死後還陽如今還在活蹦亂跳(望向某白蓮花/某魖族小狼/某暴力和尚),  沒道理鬼谷晏就不能死而復生,重回父母懷抱。  這些話若是講在他人或許還會有所懷疑,  不過現在聽到這些話的人是愛子心切、對赤子心之死充滿愧疚不捨的鬼谷藏龍與惜夫。    在鬼谷藏龍與惜夫同意下,見譜君邢緩緩拿出一樣寶物……
 (啊、這東西我知道,一般文具店都有賣啊)(炸)  雖然塑膠珠珠(欸)吞下去之後赤子心有突然屍變坐起來,但很快又倒了回去,  譜君刑表示必須在時間內尋得復活之法,並且建議目標:死國。  同是那句話,若在一般情況下,這絕對會有問題而且應該是不會被採納,  白臥江白塵子的反應就叫做一般情況該有,  (或許還該算進若白塵子是凱旋侯副體、略城求助死國對火宅恐有不利)  可是現在的鬼谷藏龍跟惜夫,是個甫遭喪子之痛、悲切難消的父母,  只要能讓赤子心重新張開眼睛,要他們把自己的心挖出來他們應該也會毫不猶豫,  譜君刑的建議根本就是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感覺譜君刑應該是死國那邊的人,  死國目前會想要的東西除了九韶遺譜沒有其他的了,  而目前握有九韶遺譜的就是百韜略城,  略城城主與夫人智足多謀,用計巧妙,略城難攻易守,強奪已經有事實證明無法辦到,  不過鬼谷藏龍跟惜夫有個很明顯的弱點,獨子鬼谷晏。  這樣說起來難不成阿猋的瘋狂也是有心人士操控?  但歡歡的失蹤跟失憶比較大可能性是火宅部分搞鬼,  XD、現在有點亂了,還是等以後的劇情吧。  為了赤子心,惜夫不惜擔起所有武林撻伐與罪過,  鬼谷藏龍不忍心,言允任何罪過一同承擔,  然後非常有行動力的跑去死國。  毫不意外,死國提出的條件就是九韶遺譜,  惜夫答應的速度之快真是讓人連吐槽都不知道該怎麼說。  可惜夫不知道有沒有想到,縱使死國答應復活赤子心,  若依照那些死屍所謂「復活」,與丘伯、俯首神龍、戎馬無疆等狀況來看,  赤子心必定成回死國之傀儡,毫無意識的殭屍,  若因此為禍武林,為除大患,到時候惜夫與鬼谷藏龍不就還要在看赤子心再死一次?  這樣究竟是好還是不好呢,天下父母心,最痛的又是誰,  將武林與親情放在一起,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屏除私心。      另一邊,白塵子因擔心九韶遺譜後果,說服千鐘少、撿角喫毛,  一同前往寒光一舍要找素素講這件事情。(為什麼搬家大家都知道?)  異常積極啊,白塵子真的是越看越可疑XD  到了寒光一舍時,剛好碰見屈世徒跟鬍說八刀在聊天,  這聊天的話題可不得了,天刀欲往殺戮碎島的行動,巨細靡遺、完完整整的都說了,  如果腦筋機靈一點,搞不好就可以連極道過來借走阿狼仔的原因也猜出來,  是有沒有這麼幸運啊XDDDDDD  霓羽族部份,由秦假仙負責拐騙到……我是說借到羽衣刃,  之前就在想霓羽族人個性溫和、單純善良不懂人心險惡,  遇上秦假仙這位天下第一辯應該很快就會被騙走人家的貴重物品,  果不其然,在死纏爛打死不要臉死馬當活馬醫(欸)的攻勢之下,  翎婆很快就敗了。
 (嗚嗚嗚,師父你好慘啊。)(基本上無誤)
 (人不是我殺的拜託別哭了。)  但不是借走了就可以拿去砍這麼簡單,  秦假仙將此武器帶給極道、笨帝、盧卡等人討論,  要使用此武器,必須是成就什麼慈悲大愛,身懷捨己之心,與光明雄沛的正氣的人,  或是找在雙虹倒掛之日,火星合月之時,出生的高手,  此人命格先天欠水,後天親水,  說完之後,夜神便拿起嘗試,只是效果似乎並不佳。  話說,原來羽衣刃是劍啊。(愣)
 (何必這樣講,好歹小朋友臉長得很可愛啊。)(被捅)    看看現在武林上的用劍高手,  若說慈悲大愛、光明雄沛的正氣之人,第一個想到的是失路第二個想到素素(佛劍?),  若說先天欠水後天親水,那超愛洗澡的香獨秀搞不好可以列進名單內,  應該不會為了一把劍而弄出個新角色吧XD       集境部分,千葉要送雅少一行人進火宅的縮地之法,  是要由太陰司三位祀嬛聯合施法才成,  為此,千葉放出了遙星,並允諾讓姐妹三人從此團聚。  這段對話完全只有聆月在回應千葉的話XDDDDD    法術施展,成功將雅少等人送入火宅,卻也驚動了守護者迦陵,  三名祀嬛打不過也逃不了,星月首先重創,聆月情況危急,  就在此時,千葉即時趕到,救下關山聆月。
 (千葉帥氣英雄救美!只是千你額頭上是不是少了什麼……)  後向軍督回報時,千葉因為照顧聆月所以沒有出席,  結果央森軍頭虓眼軍督燁世兵權大人……不開心了XD
 (軍督吃醋XD?)(被砍)  為阻止九韶遺譜落入死國手中,軍督派出孔雀到略城盜取遺譜,  結果遇上了正好待在略城的失路英雄,  看拍攝還特別掃過孔雀雙手,孔雀應該就是渡翛年要找的女子吧?    現在的死國與火宅,合作關係已經開始動搖,  一者死國隱瞞阿多霓與萬妖爐之影響,二來阿修羅受傷、天者認為火宅有所責任,  而火宅部分已經快要完成第五方針,以後不必再透過死國前往苦境,
 誰是蟬,又誰是黃雀,誰是螳螂,  這兩大勢力的牽扯、再加上最近可能會出現的殺戮碎島,  一但遺書送到,勢必引起四魌界的巨大震動  未來的變數相當得大。      二十八集最後,  鬼谷藏龍帶著九韶遺譜欲前往死國,達成與天者之交易,  但半路上卻遇見了殺氣騰騰的書書擋路。  先前用計困住書書、霸佔九韶遺譜、現在還企圖以極為重要的遺譜與死國交易,  現在是怎麼說也說不清的吧。
 (如此極端的書書,何嘗不也是種執迷不悟?)  總覺得鬼谷藏龍很有可能會收在書書手下,  但就算鬼谷藏龍真的給書書炸了,九韶遺譜也會送入死國手中,  赤子心也一定會讓死國復活,成了死國的傀儡,  然後失路就得很傷心的過來砍赤子心……(這什麼狗血劇情)    素素找上阿猋,  一言不和(我看素素你也沒在認真勸的感覺),只得刀戎相向,  這場非常有可能是以不了了之為結果。
   進入火宅的雅少、漠刀、太君治、十鋒等人,  很快就因為黑櫻的通風報信而陷入危機,  大概下一集我們就得準備不捨的看著誰退場了。
 兵甲龍痕已經進行到倒數,  但關於「兵甲武經」的始末由來秘密卻還是有一大部分還未解開,  各方勢力拉扯、保持著一種微妙平衡,  等待慈光之塔的驚嘆劍之初、殺戮碎島的救贖戢武王、和火宅佛獄的異數魔王子,  往後的劇情值得期待。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狗血劇情好像也越來越多了。(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