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7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這年頭似乎流行魔化。(兵甲龍痕33 、34)

         雖然說這兩集其他值得注目的地方不少,  尤其是那對醋醰老闆娘(欸)慕容情和天然小白臉(喂)劍之初的相處模式,  但某草莫名就是想在這兩集下這標題。(望)  然後……這兩集某些地方讓某草莫名進入小花亂開模式,  麻煩傷到眼請自行無視這樣。(掩面)    延續了兩週的天地合一戰,  擎海潮與魔化書書打得如火如荼天昏地暗眼中只有對方(?),  但誰叫當初擎海潮戰帖下太大張,搞到四境六界的人通通知道這件事情,  火宅、死國、集境、略城、苦境都各自派人前來關心,  不過回想當初,當事人之一的書書居然是由旁人來告知這件事。(望)  好回到重點。  雖然擎海潮和魔化書書打著打著都發現旁邊多了些不太對勁的觀眾,  但是無奈勢無可轉,最後一招打下,兩人都重傷飛出。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這時在旁虎視眈眈的地者與凱旋侯立刻出手,火宅與死國大軍傾潮而出,  打算趁機收掉重傷剩下三成功力的書書與擎海潮,  但事情絕對沒那麼簡單。天與海哪是人多就可以砸得掉的=3=  
 (原來這是你們兩個一直不乾脆把天覆一掌拍碎的目的!)(噴)  原先敵對的兩人頓時立場轉變,背靠著背,共同面對更重要的敵人,  書書對上地者、擎海潮對上凱旋侯,  天地合這戰結束第一場便立刻開啟第二場。  這邊的操偶跟動畫感覺好棒XD  不過要殺擎海潮可以理解,為什麼要殺魔化書書?  殺掉擎海潮不論是對火宅還是死國都是有利的,不過魔化梵天不是火宅的目的嗎?  是咒世主那邊太忙來不及阻止、還是書書魔化可有可無、還是死國擅自行動?  書書納為火宅用後、以現今死國與火宅的「盟友」關係來說,對死國應該也是有利才對,  欸要打稍微看一下對象吧?(望)  是說……書書與擎海潮背靠背的那幕,  莫名讓某草飄起小花來了。(掩面)(欸!)  
 (所以問題是……是天海還是海天?)(欸欸欸自重!!)    除了場內打得翻天覆地(居然無誤)的兩大絕世高手,  場外也是一場精采的角力賽,  集境軍督、火宅咒世主、死國天者親臨觀戰,  千葉為此畫面下了個精確的標題。
 不過這微妙的三角卻在劍之初亂入之後有了更微妙的變化。  原先的三方巨頭都對於這來路不明的傢伙(欸)有所防備,  對於劍之初、咒世主應該是欲除之而後快的,  天者則是「既然咒世主想砍他,那我也砍一下應該不會有損失(?)」的感覺,  而集境則是能不出手就不出手,畢竟其實目前檯面上很多事情都跟集境沒啥關係,  就算有關係那一定也是苦境拖集境下水。(欸)  總之高峰上的四角對立,  一開始是咒世主、天者聯合對抗劍之初,  高峰下千葉和醋罈子非常大一缸的慕容情默默看著應該有四方的三方對立。  對上兩方巨頭、劍之初居然是面不改色完全就是狀況外的感覺,  然後慢慢把視線轉向看戲中的軍督。  
 (劍之初:……就缺你了耶?)(望)  就是這一眼,讓原先一直都是旁觀狀態的軍督出手,  讓四方掌力落至劍之初後方,  天者跟咒世主當然有意見,但軍督表示打從一開始就是二對二的局勢。  天者跟咒世主老早就是走在一起的這邊沒問題,  而現在檯面上劍之初之所以出現是因為素素的請託,所以劍之初應該暫算代表苦境。  這下子就等於軍督當面嗆聲集境已經和苦境是同一陣線,  雖然打從當初素素刻意讓死國、火宅和中原正道同時出現在集境邊線那時,  軍督的動作就已經開始支援苦境了,頂多現在正式宣佈。  這邊都要感謝千葉寶寶的辛勞與努力。(摸頭)(被天藐)    比如事後回到集境,弑道侯質疑為什麼集境要參與這場海天決時。 
 (因為集境再沒動作,就快沒你們的戲份了。)(不對)  
 (……實在很像在找藉口XD)    弑道侯對於集境的積極表示反對、軍督似乎是沒有意見,而千葉則是很積極的在牽線。  嘛黑白雙蓮就算相距遙遠依然配合無間,很期待哪天再看見兩人共同聯手的畫面。(望)    四大高峰這邊落幕之後,天地合之戰後續還沒結束,  受傷沉重的魔化書書與擎海潮跌跌撞撞、一路逃避來自死國與火宅的追殺,  天地合外圍還有幾場零星的戰鬥,基本上也可以算進天地合之戰的勢力拉扯中。  阿狼仔、夜神、盧卡對上死國九妖、冷爵、(討厭貪狼怎麼沒來?)、火宅佛獄迦陵,  千鐘少勉強可以算進阿狼仔那一邊吧?(中原正道組?小朋友冠上這詞有點微妙。)  這場沒什麼作為,頂多就是夜神拿寧之卷去轟人這樣。
 (這兩句話才是我提到這段的重點。)(看旁邊)  (阿狼仔你振作!振作點啊啊啊啊啊!!)      劍子素(已經確定是劍子了嗎?)、拔刀洗慧、輝煌墜世對上被死國魔化的前同伴,  丘伯、其他人伏首神龍、戎馬無疆三人,  劍子素三人的清聖之力衝散妖氛,讓被魔化的另外三人一瞬間迴光返照恢復意識,  然後靜靜的塵歸陳土歸土去了。
 (丘伯……O_Q)  輕輕鬆鬆就解決了很好,不過很讓人感到莫名死國魔化這三個人到底要幹麻,  是沒魚蝦也好能魔化的乾脆一起魔化、火宅有魔化梵天我們也來魔化幾個玩玩嗎?  雖然說也不是希望發生什麼悲劇,但什麼都沒做感覺實在很雞肋。    然後這邊的素素(望),大家都說現在中原這個素素是劍子所扮成的,  (真正的素素確實在火宅這邊劇情也確認了,之後再提。)  某草自己也認為這素素是劍子,在淨化丘伯三人時用的招示也很像道教的,  但總覺得這種仁慈到滿出來的感覺很不像劍子。(皺眉望)  Cosplay也玩得太投入了點。        擎海潮和魔化書書分別逃開、分別被追殺、也分別被救走了。    入魔書書遭遇死國地者眾人追殺,  危急之刻、剛剛才打完上面所說那兩場的劍子素、夜神小朋友和盧卡介入,  劍子素牽制住地者、讓盧卡有時間使用轉移魔法帶走魔化書書(突然想到某個線上遊戲……),  地者舉刀欲追,卻讓夜神的寧之卷第二招給擋下來,  魔化書書、劍子素、小朋友、盧卡安然撤退。  
 (重傷脫力的魔化書書 0///0)      (慢著這表情這張圖是怎樣?)    撤退之後的盧卡把人帶到了一處樹林,  但是禍不單行、這時惜夫人所找來的殺手翻白眼先生癖簫怨出現了,  魔化書書護著盧卡擋下暗器,急忙往他處逃去。  就在書書幾乎要逃不了的時候,  樹林中傳來悅耳歌聲,擾亂以聽力尋找目標的翻白眼先生,  書書帶著盧卡逃進萬年春。也靠著萬年春的迷宮地形把翻白眼先生擋在外面。  嘛還會記得要保護盧卡,感覺魔化書書的暴走度似乎降低了,是因為傷嗎?    逃進萬年春之後的書書便接受霓羽族治療,  而盧卡也趁這機會把神子之血取出。  盧卡的咒語和魔法確實很有趣,難怪翎婆長老會說沒看過XD(不對吧)。  只是當初說神子之血或許是造成書書魔化的條件之一,  那現在取出之後難道書書的魔化就會比較恢復了嗎?(望)  如果真的這樣就恢復,那書書的魔化也太……雲淡風輕了吧?  和丘伯那群一樣,雖然不是希望發生什麼事情,但什麼也沒發生也很奇怪,  欸我期待很久的入魔書書打素素呢?就知道片頭都會讓人失望。(喂)  雖然說神子之血「似乎是」引發入魔的條件之一,而且是救阿修羅的重要道具,  但當初書書入魔時,大家不是都把目標放在背後的如是我斬嗎?  書書入魔是火宅的計畫,那擁有邪天御武之力的如是我斬絕對是問題核心,  之前想搶如是我斬搶不到,怎麼不趁現在書書沒有反抗能力拿走呢?  如是我斬應該還在書書身上沒有丟掉吧?    反正盧卡拿到神子心血之後就走了,  不曉得那個要來醫治的高人是誰,看之後的劇情盧卡好像沒認真在找人的樣子,   但劍子素和拔刀洗慧輝煌墜世有追過來順便救個人,應該也會順手醫治書書吧?(望)  嘛這先放一旁。書書入魔全中原都很擔心,魔化書書受傷也有很多人會擔心,  但目前看來最擔心的還是清純小女孩祭子飛鷺了XD。  
 (這時候不是通常都要口對口……(ry))    好這些不是重點。(往上多望一眼)(欸)  收留保護了魔化書書,差不多等同於萬年春正式涉入武林紛爭,  而翻白眼先生所屬的那神秘殺手組織就是第一個開端,  根據不知名A和崇首不知名B(欸)的對話,這組織似乎是認為自己是天刑制裁者的感覺,  天下罪惡由吾殺盡,懲罰一名罪人,就讓善人多增加一分平安,  突然感覺當初惜夫所說的天刑天戮搞不好是為了配合這些人的喜好XD。
 (不知名B……或是不知名A。)(喂)    目前這個組織的崇首還在觀望要不要殺掉書書的樣子,  不管結果如何,反正這些人有九成可能是殺不了書書的。  至於擎海潮這邊則是遭遇到火宅的凱旋侯,  危急之刻千鐘少亂入救人,(白塵子與老破碗失蹤沒人在意嗎?)  背著重傷的擎海潮逃到略城,無奈周天三丹已經用完,  留人在略城很快就會有人上門找人,於是眾人在房虹的建議下移轉貝琳宮。  雖然貝琳宮地處偏僻,鮮少人知,但地者還是接到消息找上門來了,  先是火宅再是死國,擎海潮你人緣這部份得加強,(不對)  在樓斬月斷後下成功讓房虹、千鐘少帶著擎海潮逃離,  但是巾幗不讓鬚眉的樓斬月也因此退場。  
 (最近略城一直在辦喪事……)    另一方面,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千鐘少與房虹開始思考行蹤為何外洩,  得出結論是略城內有眼線或內賊,(當然有,還好幾個)(噴)  至於內賊是誰應該不需要思考太久了。    赤子心確定已經魔化給死國修壞掉了(望),這年頭誰都會魔化是吧,  老乞丐被性情大變的赤子心收掉,而惜夫全程在旁看見,卻完全沒有插手,  事後甚至看沒有人看到就趕快把老乞丐埋了毀屍滅跡(並沒有)。  這……惜夫的反應實在讓人很驚恐。(搖頭)  
 (某草比較想問惜夫人妳是怎麼一回事?)  看到這邊實在是令人不禁搖頭,  有女諸葛之稱的惜夫,和城主一武一文,其運籌帷幄的手腕可是比鬼谷藏龍高明許多,  比如說先前布陣退死國、火宅等等,某草一直很期待可以看見惜夫用計退敵的劇情。  但可惜的是略城這派人的弱點都很明顯,而且脆弱到一戳就完蛋,  所以遇上赤子心的事情,惜夫的智謀智慧就開根號一直沒平方回來了。(搖頭)  因死國地者居然追殺擎海潮、殺死妹妹樓斬月等人,惜夫怒上死國找天者理論,  天者一句「此乃生前未解的怨念所造成」明顯是隨口胡扯的話惜夫居然也信,  然後面質問為何追殺自家姐妹與哥哥時,天者也很快翻臉不認人,惜夫一點辦法都沒有,  惜夫與死國天者之間本來就沒有盟友關係,甚至根本沒有和天者對等交談的籌碼,  那句威脅對天者來說根本就不痛不癢吧。(惜夫明顯沒有啻非天強= =")  因為惜夫的隱瞞,已經讓揀角喫毛、樓斬月、千鐘少的一票酒友因此而死,  不是不能了解惜夫愛子的心情,但這種盲目的保護根本就是種錯誤,  醒醒啊惜夫!    在這之後的略城部份,父子一個樣……鬼谷藏龍也屍變了。(哪裡誤)
 (瞪!)    不知道鬼谷藏龍再次張開眼睛是為了什麼,  有人說是天者的陰謀,可天者已經有赤子心可以掌控略城,應該不需要鬼谷藏龍了,  況且鬼谷藏龍的死是與書書和劫隨有關,應該不會是死國介入吧?  (說到這,當初劫隨對赤子心到底做了什麼?)    鬼谷藏龍復活應該與當初託給素素那封信多少有些關係,  劇情可別走成出現第二個鬼梁天下啊……(滅)  現在的略城。只能說女人真的很可怕,  為了殺阿猋,惜夫同時對翻白眼先生、失路和歡歡下了單。(也太多人了吧)  翻白眼先生目前在忙魔化書書應該暫時不會過來。  失路已經在這兩集最後想通,不只為了赤子心、更要為了天下人之和平而殺,  重傷未癒的阿猋對上失路,想來一定是失路會贏,  但阿猋一定不會是失路收掉,因為還有歡歡這個選項。  依照歡歡跟阿猋隻間的狗血劇情來推斷,  接下來大概是阿猋重傷逃到九天之頂,只有歡歡上得去,  之後歡歡動手殺掉阿猋,卻在阿猋死後終於恢復記憶,傷心欲絕之後這樣那樣(ry,  雖然狗血得要面但目前看來這種走向最有可能了。(望)  為什麼要由一個弱女子去殺一個瘋子呢?  沒看過忘憂狀態的歡歡動過武,紫火也遺落在九天之頂給阿猋撿走了才對,  為什麼沒有人發現忘憂就是歡歡呢?要凹劇情也不是這種凹法!(翻桌)    這樣說來,阿猋所遇到所有想殺他的人之中,  似乎真的就只有阿香最有君子風度了。  原本以為腦中只有溫泉的阿香很難有其他東西能阻止他,  不過沒想到阻止了他的就是他自己XD。  確實,慕容情說的是「殺嘯日猋」不是「殺死嘯日猋」,  雖然玩這樣的文字遊戲很沒意義,不過反正現在的慕容情應該不會在意。(望)  
 (好久沒看到阿猋罵這句了XD)    死國萬妖爐之拯救阿修羅大作戰(啥啊)這邊,  由開始抱怨自己沒戲份業徒靈想到、秦假仙口頭拐人找出,  先天缺水、後天近水的人果然就是香獨秀無誤,  最近終於發現要釣走自我感覺超良好的香獨秀可以用什麼餌了,  千年地泉,百試不爽XDDD  
 (只要提到溫泉,阿香的速度比誰都快。)  只是龍煙宛和雪非煙沒辦法泡,這個溫泉池到底是哪裡啊?  (道友都寫說是雪非煙,但雪非煙不是關閉中嗎?)(好這不是重點)  雖然香獨秀自我感覺結界超強,但有如秦假仙所說,極道先生自己會有辦法,  因為大嫂自己本身節奏也很跳,加上養育五隻問題多多刀龍兄弟的經驗(誤),  毫無意外的把香獨秀哄的伏伏貼貼。  不愧是大嫂。雖然天悅山斷崖下沒有千年古泉,但有無敵大嫂尚風悅一枚XD  
 (但得先付錢才能洗。)         (大嫂反應超快XD)    突然覺得一旁的夜神月聲小朋友很無奈,  怎麼老是遇到有點奇怪的大人呢XD?  
 (羽衣刃和香獨秀的氣質好搭,可惜之後劍就要還人家了。)    神子之血、羽衣刃使用者雙雙到齊,  根據預告來看,夜神成功以神子之血解放阿修羅的靈魂,  但羽衣刃使用者阿香居然中途因為太熱而跑掉了,留下錯愕的小朋友。  這……阿修羅解脫之路看來還真是多災多難。(望)  但某草跟貪狼有一樣的疑惑,為什麼天者就把阿修羅放在那邊都不多加注意?(望)      火宅之中,素素接觸到了所謂的邪之極、魔王子的蛹,  而在接觸的霎那,身上之邪元突然被蛹所吸收。  
 (之後魔王子如果真的被釋放,素素你絕對脫不了關係XDDDD)  說到這,師尹到底給了素素多少東西?  素素對火宅的認識跟對策很多都是從師尹那邊拿到的,  感覺起來師尹很像是想藉素素之手來覆滅火宅說。  邪之極、魔王子的血已經取得,  接下來就是邪之源流、扶木根部的汁液,  但扶木與太息公相輔相成,扶木一但受到攻擊,太息公立刻有所感應問罪而來,  這邊的素素實在是反應超快,回得好啊XDDD  打從進到火宅之後,素素就一直積極的挑撥三公之間的矛盾,尤其是公與侯,  所有的講法都指向一個目標「拉下凱旋侯、扶黑枒君為侯。」  雖然說素素在對於火宅中很多事情都因為不甚了解而有破綻,  比如說對禁忌之名講得十分順口、還有個人認為練功那說法實在轉很硬XD  但太息公卻一直都沒有起疑,看來太息公對眼前的黑枒君越來越信任了。  目前檯面上樹敵最多、最忙的莫過於火宅,  不管對內對外都有很多隱藏的勢力,現在素素又多在內部埋下一個變因,  火宅之後得更小心應對啊。  
 (差點被你嚇死。小心點啊XD)            再來提歡樂小倆口劍之初與慕容情。  當初因為劍之初被素素一席話給拐出薄情館,至今慕容情一直對這事情很不開心,  面對慕容情的醋意怒氣劍之初感覺好像非常的手足無措,  想安撫解釋卻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感覺XDD  結果乾脆跑到約會勝地碎雲天河等慕容情找過來,然後再靠氣氛無敵去化解(誤)。  雖然慕容情一附「你這麼強人這麼大了你要去哪我管不著」的樣子,  但其實根本就非常在意吧。
 (……劍之初你慘了,慕容情超不開心的。) (為什麼要吃素素的醋啊XDDDDDDDDDD)    在一種有些莫可奈何、有些坦白了或許會輕鬆點的情緒下,  劍之初拿出了當初素素交給他的東西,同時也回憶起當時的對話。  原來當初劍之初所望著的圖是劍之初的母親,  而素素交給劍之初的東西是生之卷、劍之初母親的手鐲和一句話。
 (此情不老。)  劍之初的母親曾是雅狄王的愛人,  (當初薄情館房間內雅狄王的回憶,雅狄王幫她化妝的女人,手上帶著和雅狄王一樣的手鐲。)  而也許是身分關係或是其他不可抗拒因素,讓雅狄王無法與她在一起。  所以說劍之初是雅狄王的私生子(庶子?)、戢武王是雅狄王的嫡子?  所以說劍之初和雅狄王或許是兄弟(兄妹/姊弟?)關係?  該不會火宅佛獄魔王子也跟雅狄王有什麼關係吧?  ……突然覺得雅狄王會被慈光之塔、火宅佛獄聯合陷害是自作孽。(喂)    
 (雅狄王回憶中的女子,不過跟劍之初圖上的人長得不太像說。)(望)  
 (雅狄王回憶中、圍殺雅狄王的其中一人。之前以為是劍之初,現在看來或許是魔王子?)  反正在劍之初抽出時間陪陪老闆娘安撫完慕容情之後,  兩個人就手牽手回家去了。  嘛、真的越看越覺得這兩人相處模式根本就是新婚夫婦。(噴)  強勢卻其實心底很脆弱的慕容情、溫和厭戰但某方面很堅強的劍之初,  不會之前百合完現在真的來個逼ㄟ樓吧?(扶額)    慕容情心情好轉之後薄情館也重新開張,  但是卻來了一個超大角的客人XD  
 (富長貴有時候也挺脫線的……)  咒世主為找劍之初而來,慕容情親自接待,  回想當初慕容情對太息公與地者的不戰而屈人之兵,  這場對談頗讓人期待啊。         距離發片時間只剩下幾個小時。(扶額)  這禮拜事情很多,加上莫名的心情讓這篇一直拖,  太晚睡對身體真的不太好喔。(你沒資格說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