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72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英雄救…英雄。(兵甲龍痕37、38)

 此次標題來自刀龍大嫂極道,  老實說因為標題這句話而衍生出來的推測害我被雷的很嚴重,  不准問我是什麼雷。  明明解讀成極道本來想很一般的說「英雄救美」,但講到一半才想到不對我不是美,  所以才語氣遲疑一下變成「英雄救…英雄」這樣,  很合理啊為什麼可以轉想到那麼多?  如果讓素素還是屈世徒(為什麼扯到他?)來講這句話會有這種解讀嗎?(翻桌)    對不起我激動了。(扶額)  雖然這好像快事實了但在真的事實前我是不會接受的就算事實後也不會接受,  極道先生就是極道先生就算我很愛喊他大嫂但他還是極道先生。(欸)      總之延續上集劇情(這是廢話),  地者帶著九妖、貪狼追上極道眾人,目標是阿修羅跟所有人(這也是廢話),  然後就開始打了這樣。  阿狼仔對上九妖、極道對貪狼、夜神小朋友跳級打地者馬麻,  短短時間內進步超大的阿狼仔讓九妖驚訝了,  怎樣人家阿狼仔不能進步嘛XD?好歹也是有希望之星這個最終大決在身上的啊。  
 (我之前只是在壓抑自身威能!)(誤)  小朋友打地者這邊還算是勢均力敵,不過依等級來判斷比較像地者沒出全力。  另一邊是極道對貪狼,雖然上兩集時極道還能跟地者過招不受傷、  甚至丟出一招失傳已久的招數和兩尊者輕鬆擊退貪狼加九妖,  但這場時因為劇情需求(咦),極道對貪狼時處於下風,甚至被擊飛嘔紅。  然後飛沒幾秒,本來應該還在昏迷中的某人非常戲劇化出現了。(敲鑼)  
  (麻煩重點放在字幕,我不是故意截這張的……)          (阿修羅你臉太接近了!)                                          (摺扇)    化出戰火,死國戰神對上死國武魁,  阿修羅和地者讓其他人退開,一對一、最公平的決鬥。  而結果就是……地者、敗。  先由最初的武器交鋒、到中間的召喚獸對決(地罪島v.s阿修羅護體魔神),  戰火從最初兩根刺根本不知道怎麼用的型態轉到盾、再轉到矛,  最終一擊,血斷停在阿修羅脖子旁,而戰火卻穿過了地者的身體。  為了最後的尊嚴,一句請求原諒後,地者自蓋天靈而亡。  (雖然說有也沒差,但某草真覺得地者那句「怎有可能」說得很不像地者……)  
 (武魁的尊嚴,武者的氣度,地者走得遺憾卻瀟灑。)      早在天地俱滅的MV就已經預知了這個結果。  地者與阿修羅嚴格來說並沒有什麼仇,有的只是立場的無奈。  其實殺了地者阿修羅自己也不好受,沒有地者就不會有死國大地,就不會有他們魖族,  殺了地者等同於殺害了創生之母(地者的確是馬麻XD),  以阿修羅來說,雖然難以下手,卻也不得不下手,  那個將地者不瞑目的雙眼合上這動作讓人感覺好心疼。  嗯,嚴格說來地者也不算阿修羅殺的吧。  如果不是立場問題,地者跟阿修羅應該能是很好的同伴的。    龍戰部分我只有看網友討論沒看劇情所以了解不多(望),  但越看阿修羅越贊同當初鬼尊那句反問:「你戰神稱號怎麼來的?」  阿修羅是個不喜殺生的戰神,一個重情重義的魖,  只是最近劇情塑造到有一點刻意的感覺。    戢武王善戰不好戰、劍之初以劍著名卻棄劍、慕容情身為阿多霓卻不願回歸霓羽族、  火宅與死國之所以侵略苦境都是因為自家資源太少,略城惜夫放不下喪夫喪子之痛、   集境嚴格來說是被佛業雙身跟苦境拖下來的,  時事逼人武林無奈啊,現在檯面上每個人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樣子。(望)      與地者一戰之後,極道眾人轉移陣地到了湘雲居,  趁著阿修羅心情低落,極道半推半就(欸)的跟阿修羅正式成為朋友了,  恭喜極道完成喊了兵甲大半檔終於喊到成功的願望XD  只是大嫂你對待兩個「朋友」(哈哈龍跟阿修羅)的態度差太多了吧XDDDDD  
 (這地方應該是大嫂的新家吧?)(其他幾隻魖看幾來不像是會在苦境有房產的樣子。)  (阿修羅你不需要賠給大嫂一個嘯龍居嗎XD?)    三神棍……口誤,三先生組合一個退場一個轉換路線只剩下極道一個人繼續神棍當先覺,  但最近開始慢慢在鋪陳極道的身分秘密的樣子,  先是上週讓九妖與貪狼兩尊敗逃的封魔訣,然後是這週嚇煞人也的煉邪訣,  雖然很期待極道先生真實身分公佈,不過如果真的是預言那樣的話,  那麻煩極道你繼續路人打醬油當神秘先覺好了,身分啥的某草不在意的。(逃避現實)  總之在極道與阿修羅的……要說努力某草有點遲疑,好吧算是努力打造下,  失鐮頓失五成功的阿狼仔終於有新武器了,  這鑄造武器的速度還真是無人能敵,而且新鐮刀看起來還跟孤星好像,  唉阿狼仔還是要把鐮刀才有氣勢,有了新武器之後阿狼仔應該又會開始有所表現了吧?    
 (我要自首,剛看到這幕時我還以為大嫂又要搞笑了……)(被槌) 
 (不知道這鬼面具的作用是什麼?道具組很忙應該不會做出一個純粹用來耍帥的東西吧?)    死國反叛者魖族老中青三人組(好長的名稱)在歷經波折後,終於集合,  阿修羅重得自主意識,阿狼仔再得新神兵,地者之後目標就只剩下天者(與萬妖爐?),  接下來就等阿修羅配合阿狼仔的死神之眼、夜神的過人速度,一舉擊敗天者。  (望)其實死國之所以變成現在這樣根本很多地方都是因為天者,  但就算打倒天者之後又能改變死國什麼呢、或者該說阿修羅是想改變死國什麼呢?    五尊中最強的無界尊皇愛上鬼薄英因而反抗天者,  天者所創造出來的生命之魖族戰神、千年奇才、死神傳人等能看的魖也紛紛反叛,  萬妖爐在被啻非天敗之前也是吼著往天者身上撲,  嘛天者你人緣還真不是普通差。    另一邊,貪狼與九妖將地者屍體帶回死國,  看見天者見到地者冰冷屍身時的反應,才驚覺天者其實也有感情(欸),  打從最初就站在自己身邊,以為往後也會永遠這樣下去的陪伴居然一夕之間消失,  縱使是神者也忍不住落淚。     在天者身邊的地者一直都是安靜而溫和的,  不多話,以在他人眼中看來根本就是愚忠的態度去支持陪伴著天者,  同時還擔任了聽天者碎碎念、翻譯天者跳針思維的艱辛工作,  地者,某草真的很捨不得你,真的啦。  
 (原本以為理所當然的存在,卻在失去那刻才真切感受到痛。聽見了嗎?是天者的眼淚……)  為何與阿修羅的戰鬥中不使用滅之卷,  天者的答覆是勝負事小、尊嚴事大,面對死國戰神,死國武魁豈能用外來武學應戰?  雖然這樣也會變成可以解讀成滅之卷其實比地者本身武學還強,  但某草認為這強弱應該無法擺在一起比,  或許地者在面對阿修羅時多少也有點放水吧?  當初血斷在阿修羅頸邊時,地者應該是有能力砍下去的。  生死已定再去探討那個也沒用。  繼神之子之後,地者剩餘的力量也被天者所吸收,天之羽翼添上闇之罪翼,  地者遺物武器血斷也被天者所接收,(欸那把華麗到不行的閻帝呢?不會就這樣丟著了吧="=?)  從此之後的死國,僅有天者一人來統治,  為什麼我有種死國線這下糟糕了的莫名感覺?    
 (你的心思本來就沒有多少人懂得了……)    自得到地者死訊之後,天者一直有點失魂落魄的恍惚感覺,  先是恍惚到不毛礦坑去,那舉著血斷緩緩往尊皇走去的模樣實在是嚇人啊。  但天者不是要砍尊皇,而是將尊皇身上千萬毒刺就此淨化,恢復原來面貌,  甚至還給予尊皇力量,讓尊皇得以進入死國黑牢解放鬼薄英。    這一連串不像天者會做的事情實在讓人錯愕,  更錯愕的是天者接下來一附「地者不在的死國我不想待、等到事情結束我要去陪地者了」的感覺,  和阿修羅的千年戰爭總該結束,結束之後,不論是天者還是阿修羅皆不會再回到死國,  連原先應該是在地者那邊的滅之卷也送了出去。一整個就是自暴自棄的感覺。  
 (天者你真的打擊太大了。)  
 (還有人記得要尊皇殺夜神的任務嗎?雖說不記得也無所謂啦XD)(喂)  只是這邊跟尊皇「你是僅存的天族、僅存的王者血脈,我不想連你都失去」完,  另一邊感應到尊皇解放鬼薄英之後卻說「他已經不配為我工作」,  那個……天者又跳針了誰能來阻止一下啊啊啊啊啊啊──────  之後為九韶遺譜、為阿多霓的歌聲,死國邀來慕容情作客,  慕容情就算人在他人領地,表現出來的氣度也是非凡,  只是除了萬妖爐以外死國還有哪裡需要阿多霓的歌聲?  在慕容情拒絕後,天者請九妖帶慕容情去觀光死國,  死國不是都黑白的嗎有哪裡好逛啊?天者你果然壞掉了。      對於阿多霓,死國要留、火宅要殺,遲早會產生裂痕,  而這裂痕如今真正撕開,死國與火宅為阿多霓而正式反目,  但夾在中間的慕容情卻還是一附氣定神閑的感覺實在厲害。  
 (大家住手,不要為了我而打架。)(誤)  自地者死後天者給人的感覺一直很失落,  某些之前可能會暫時壓下或迂迴躲避的事情如今都是給他正面解決,  現在天者跳針可沒人可以翻譯還是阻止啊(望),  死國線感覺有點糟糕了。快收吧快收吧~  要說為什麼慕容情會跑到死國去,就得先看看薄情館這一戰。  早上才剛簽完和平條約,晚上火宅佛獄就毀約殺上門來了,  三公齊聚,連咒世主都親自到場,而唯一可以對抗的劍之初又出門赴約了不在家,  慕容情之天音又因逆轉九韶遺譜而失聲,整個狀況相當不利。  撒手慈悲對上迦陵,富長貴、志滿天和譜君刑對上扶木,  但都這個時候了慕容情還在在意薄情館禁止動武的規定。  
 (是說這規定到底是誰定下又是為誰定的呢?是說老闆娘你也動武了啊XD)  
 (這招式名稱也太長了點……)(旁白形容技驚四座,老實說我也挺驚訝老闆娘居然會武)(被打)  這邊慕容情一掌送出譜君刑感覺應該是刻意把人送去給天者報告的吧,  畢竟阿多霓之聲對死國有用(過去與太息公的談判中,慕容情也說過火宅要殺他他會去找死國),  然後只是為了避免被察覺而故意說得像是生氣他人動武而把人給打飛。  是說那個只救富長貴而不救志滿天那邊也太刻意了吧,   老闆娘哪有兩人在同一位置卻只救一個人的啦,志滿天淚目老闆娘偏心啦XDDDDDD    縱使慕容情展現奇技、眾人奮力抵抗依然打不過火宅三公,  就在逼命之刻天者亂入插手阻止咒世主對慕容情下殺手,  從天者出現的時間上來看,譜君刑的腳程還真快(沒記錯萬妖爐應該是放在雲渡山?)。  雖然因為天者插手而保住一命,但薄情館依然落入火宅掌控,  只是看了看覺得這場攻城打得有點莫名輕鬆,  屬於六大靈地之一、館主還是稀有鳥類阿多霓,中原正道不聞不問實在詭異,  劍之初被約走的時間點太過巧妙,慕容情之後的態度更是輕鬆到詭異(店都被砸了耶),  加上算進黑枒素,這大概是正道的某個計策吧。  劍之初與小羽毛的挑戰,想單然爾自然是小羽毛敗,  那三番兩次提到盜驪弓後繼有人幸矣,不知道盜驪弓在慈光之塔有何意義,  感覺起來好像劍之初或是與劍之初很好的人(雅狄王嗎?)用過盜驪弓的樣子。  好反正小羽毛敗了,還愣在原地久久無法恢復,  劍之初徹頭徹尾輕描淡寫一附我路過的感覺是怎樣啊XDDD  之後醜路過,看見愣在原地的小羽毛,  原先要安慰的卻發現小羽毛能屈能伸不畏失敗,根本不需要安慰。  小羽毛這種正氣凜然、敗而不餒的個性很讓討人喜歡,  對於醜說他失意的事也不生氣只是表示受教,這種好青年的感覺讓人想起太一啊。  
 阿三身為小羽毛的學長,但跟小羽毛的相處感覺起來,  就是那種心裡暗暗驚訝「這小子居然成長這麼快?」然後口頭上嫌棄調侃,  死都不承認其實小羽毛成長比自己還多了這樣XD(小羽毛太好騙了啦~)  阿三你得加油啊。    與小羽毛對招之後,劍之初沒回薄情館卻是跑到了一處山洞,  慕容情不知道怎麼找的居然找上門來,卻發現幕廉之後有人,  裡頭的人居然是重傷昏迷的阿猋。  
 (為什麼阿猋又出現了?讓人家就這樣好好睡著退場不行嗎?!)(翻桌)  至於慕容情跑來找劍之初的目的好像純粹是想抱怨的樣子,  一臉哀怨(哪有)的說薄情館被炸了我現在無家可歸,  劍之初好像一附不知道該安慰還是說啥的樣子XD  
 (劍之初:……所以你要睡我這的意思?)    對於慕容情安排小羽毛跑去碎雲天河找劍之初之事、  對於劍之初不顧慕容情勸阻而涉入江湖中是沾染紅塵,  兩個人都一附在意對方想法卻又裝做不在乎的樣子是怎樣XD  (更正、應該只有老闆娘裝作不在意,劍之初根本就是狀況外的表情XDD)    現在慕容情的感覺是,他要劍之初別涉入紅塵、劍之初不聽,  而今踏入這躺混水,無論如何,都要堅定立場,保持初衷,  慕容情像是想保護劍之初別沾染紅塵之水,卻又一附想放手乾脆讓你摔進去淹死算了,  前面說都是你不在害我被人家欺負(哪有),後面又說我才不需要你保護,  更不斷提醒著那個什剎月花信風,  慕容情你到底是怎樣XD?  
 (讓人欠又不讓人還,慕蓉情你這就叫做傲ㄐ一……)(被消音)    離開山洞之後,在被接到死國之前,  慕容情去見了他的醫生朋友,新角色獨語斜陽愁未央,  一個也愛坐在紗幕飄飄中的人XD。  
 (醫人不醫鳥的未央XD私心很喜歡他,老闆娘很需要一個可以吐槽他反駁他的朋友。)  雖然偶頭看起來挺路人,但個性還頗可愛的,  跟慕容情的對話中就有種感覺難怪這人會跟慕容情是朋友XD。  未央的話中頗有道家感覺,花開花落如此自在,何必跳下去沉淪,  慕容情既名慕容情,本該莫容情,但對於劍之初,卻又顯得過於多情,  不只劍之初,對於霓羽族也是,  老闆娘一直都是一個對自己很不誠實的孩子。  是說,感覺老闆娘跟大嫂的重疊度越來越高了。(思索)    而被劍之初所救的阿猋,其實是由醜所帶來,  劍之初是醜的恩人,讓醜可以留下這一目一臂一腳,  而對於阿猋,醜表示自己虧欠阿猋很多,所以無論如何也要救他。  目前討論上看比較多認為醜是阿猋小時候的孤兒院院長,  因為以前欺負阿猋(望)所以現在想贖罪,  雖然這種說法感覺起來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但又似乎是目前最說得通的,  除非阿猋其實還有其它故事沒說出來,不然大概就是這樣吧。(望)    劍之初表示,阿猋其實早就可以醒來,卻不想醒來,  而在昏迷中的阿猋不停斷斷續續、不成調的哼著一首歌,   這首歌想來就是歡歡每次在他頭痛、精神不穩定時唱的那首歌了。    真不知道該說醜贖罪心切而所有困難都有辦法排除還是怎樣,  為找出阿猋不肯醒的真正原因,醜很快的就找到了忘憂,  (畢竟阿猋被忘憂殺的時候他在場啊)  但是更厲害在後頭,醜很快的連忘憂原名都找出來了。  
   這邊實在讓人很囧。  雖說歡歡終於要被認出來了很開心,  醜從出發開始找消息到找到回來根本沒花多久時間(一集內?),  但當初中原正道銀盌盛雪整個略城找了半檔都沒有找出歡歡的身分,  是怎樣?醜大概有在租片看劇情所以很快就知道忘憂是歡歡了是吧?  欸素賢人你還沒解釋為什麼當初認出歡歡卻沒去認啊!(掐住搖)  反正阿猋這邊完全就是灑狗血狀態(掩面),  不斷錯過錯過錯過造成愛人殺愛人的慘劇,  卻因緣際會被曾經虧欠過自己的人所救、然後再神奇的把所有誤會解開,  編劇應該是想讓歡歡跟阿猋有個美好結局吧?  這用意很好,但過程太詭異了,  我連期待的力氣都沒有……  (雖然阿猋是狗狗但也別灑成這樣好嗎?)    既然如此阿猋這邊跳過。  在洞穴中,劍之初又在看當初那張圖片,  不過這兩集的話中看來,圖上的人似乎並不是當初以為的劍之初母親。  
 (是我敏感還是紙質變了?)(這不是重點)    在醜尋得歡歡本名,並得知忘憂乃擎海潮之義女時,  醜下跪請託劍之初幫忙,卻被劍之初阻止,  那時劍之初說了一句:  「天下間、太多劍之初辦不到的事,簡單如尋一個人,就算吾窮透四魌界,也尋不得她。」  看劍之初把手環送進瀑布裡,表示劍之初的母親應該已經死了,自然不會是劍之初要找的人,  所以說,那張圖上的女性畫像,真的是劍之初的初戀情人之類的?      有說法說戢武王是女性,那戢武王會不會是劍之初所尋之目標?  或許就是因為目標女扮男裝,而讓劍之初找遍四魌界都找不到「她」,  雖然戢武王是西洋風格、雖然戢武王是褐色捲髮和圖上的黑長髮不太像,  但我絕對不會承認另一個可能人選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拜託就是戢武王,  不然就是新角色這樣,  劍之初那不重要拜託別找了Orz         (逃避)    在這之後劍之初還真跑去找了擎海潮,  這孩子也傻得可愛,人家問什麼就回答什麼,  連要救誰都連名帶姓直接說出來,欸醜不是跟你說過阿猋跟赤子心之間的冤仇嗎="=  聽見要救殺害赤子心的人擎海潮當然不同意,  然後劍之初也就傻傻的也不解釋直接回應擎海潮……  雖然說這場大概不會有事,但還挺無力的XD"    九變歸原台那邊,旁白直接說出來偷襲的人是渡翛年,  不過雖然旁白講出來了觀眾知道了,但對劇裡的人渡翛年還是個蒙面不知名人士,  算了別管渡翛年幹麻沒事找事攻擊擎海潮了。     因為擎海潮受傷,擎海潮、阿香跟魔化書書之間的內力傳送失衡,  渡翛年想再補一掌時,劍子素不知道從哪飛出來,讓渡翛年無功而返,  但力量反衝造成內力翻騰傷上加傷,香獨秀無力控制羽衣刃,更讓天地靈力失衡,  危急之刻飛鷺衝了出來,使用羽衣刃調和天地靈氣,  最後擎海潮和魔書雖然完成治療,但飛鷺卻也不支倒下。  
 (人站那麼遠居然還飛過來公主抱,書書你……)  飛鷺因為勉強使用強大於自己所能掌控之力量,雙眼因此而失明,  因為是內力失衡所造成的傷,只要內力順回來就可以了,  為此魔書似乎相當自責,並表示會負起責任讓飛鷺恢復。  等到入魔解除餵顆金舍利應該就可以了吧?  
 (那孩子吾會負責……吾說的孩子指的是祭子飛鷺。)  劍子素似乎都刻意錯開魔書避免見到面,  這次來是把黑枒素從火宅那邊拿來的解藥委託給飛鷺要讓魔書喝下,  雖然經過小狐試聞表示藥很臭可能很難吃,  不過只要是飛鷺講的話魔書大多數都會聽,那表示魔書的入魔快結束了嗎?    魔書與祭子之間的進展已經不只是檯面下的曖昧而以,  現在已經進展到連翎婆都發現飛鷺喜歡魔化書書了(是說長老你反應也太慢了點),  只是魔化書書跟祭子身分非常非常非常懸殊,  這對真的不會有結果的啦。(掩面)  總覺得飛鷺最後應該是會因為其他原因被犧牲掉吧。  上一集某草還在疑惑如是我斬去哪了,  這一集才知道原來是埋在天地合裡面了,  只是沒想到海天兩人默契絕佳,  連去把自己武器挖出來的時間都選得一模一樣=3=  
 不過武器挖出來之後,書書一附想再打的樣子,  但擎海潮卻把鞭子一收,瀟灑的唸著詩號走了,  嘛所以說確定是海天囉……(被如是我斬)  
 (魔書默默望著擎海潮的背影離去……這句話很正常啊怎麼了?)  經過海天決與九變歸元台療傷之後,  魔書跟擎海潮目前呈現一種亦敵亦友、英雄惜英雄的微妙氛圍,  期待兩個之後有合作的一天啊。(望)  雖然說藥給飛鷺等著轉交給書書,但魔書的入魔似乎沒那麼簡單結束,  阿三果然和師尹有連絡,某草從來都不知道那個沙漏原來是手機=3=    師尹似乎是要阿三找一個東西,但不知道是什麼,也還沒找到,  目前只找到類似的。既然不知道是啥那先跳過,  這次連絡出現一個重點:解除魔書入魔之藥差一個東西。  
 (邪天御武你全身上下都能用耶……)  邪天御武五百年一褪皮,最後一次褪皮應該是在苦境,  而這東西出現的地方會有冰火異象,邪氣滿天,  雖然我看見冰火異象就想到風水禁地不過應該不是那邊,  就等之後讓素素去找就好了……(喂)    四魌界這邊,凱旋侯又帶出了一個新的組織「末世聖傳」,  不知道是翻白眼先生癖簫怨所屬的組織名稱還是新的組織,  看名字感覺就不太妙的樣子……  三公會議因為黑枒素的存在,似乎開始出現種裂痕,  除了凱旋侯以外沒人要質疑黑枒素這點實在很詭異,  凱旋侯自己大概也只是因為黑枒素再聰明下去會引響到自己才質疑的吧。
 (欸沒有人覺得以黑枒君的身份來說黑枒素話太多了嗎?)    火宅已經奪下薄情館,略城也差不多等同落入死國手中,  在決議要不要出兵的同時,黑枒素以再等兩天魔書就會完全入魔為理由,  讓王決定延遲兩天出兵苦境,  雖然黑枒素講得頭頭是道,但要知道武林瞬息萬變,多半天都是無數變數,  多等兩天會增加多少變數不知道,但對中原來說總是好的。    另外讓某草比較訝異的是殺戮碎島也出兵苦境,  看來應該是要先跟火宅維持交情,讓火宅的注意力放在外面,  不知道會不會趁火宅與中原交戰時,碎島趁機攻擊火宅呢?    
 (殺戮碎島到處都是船耶。)  四魌界中目前最忙的就是火宅,殺戮碎島正漸漸被拉出,  慈光之塔則是師尹操控著幾枚放在苦境的棋子游移著局勢,  上天界不知道還會不會再出來呢?  是說另外三界,目前最期待的就是魔王子的出現了吧。  略城跟渡翛年部份某草實在很想無視,  惜夫繼續包庇赤子心,甚至打算讓赤子心接管城主之位,  現在整個略城看起來似乎只有小鬼頭上得了檯面了……  
 (自古忠孝難兩全。)  在兩難的情況下,我們該捨孝而盡忠,捨去私己而為大局,  不只是劫隨該記得這句話,惜夫也該深思,  究竟是自己的親兒重要,還是大局重要。  然後鬼谷藏龍……爬起來了。(驚)  
     本週戲份很少的集境線,  鴉魂似乎也開始在做退場宣告了。(掩面)  
 (十鋒死了,太君治生死未卜,這樣的集境有什麼理由留下?)  鴉魂離開集境到了苦境去找香獨秀,  沒猜錯或許是為了報雄王之仇,這場應該不會有人收吧?  最後的對決畫面莫名有笑點……  
 (據說是副體v.s本體跟本體v.s副體。)(噴)  (鸝大娘v.s血鴉、香獨秀v.s鴉魂這樣XD?)    失路和孔雀那邊容某草省略掉,  是說失路怎麼老是遇上這樣強勢的女孩子啊wwwww  附上本週最經典的一句話。  
   最後幾段寫得很混,  沒辦法誰叫某草每次都拖到這麼晚寫搞到時間不夠,  不過下次應該就會有時間慢慢寫了XD  每次到了快換檔的時候都會有種莫名心情複雜,  劇情上也會變得比較過渡些。(望)  很多後續劇情都聽過預言,但非常希望別發生啊……  截圖加吐槽XD。可供參考。(?)  最近天氣涼了,請大家要記得多加衣服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