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72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退兵!(兵甲龍痕39、40)

 人只要沒有壓力惰性就會開始發芽長大。(正色)  平常這個時間某草應該早把觀後感寫出來並且開始看下兩集,  不過因為930霹靂片廠大火的關係,這禮拜延後發片,  為了跟進所以觀後感開始寫的時間也跟著延後……(欸你)  其實有個叫做期中考的東西一直在我後面盯著某草。  突然由衷感謝這禮拜暫停發片,  不知道期末考可不可以再來一次?(誤)  劇情走到最後兩集,  某些劇情組織人物開始收線,也有些劇情組織人物一個個出現,  目前檯面上最忙看起來也最像開始要收的就是火宅佛獄與死國線。  (後面那個要收了某草莫名開心啊)  比較起來本週的死國線相當平靜。(望)  死國袒護霓羽主聖主因而與火宅佛獄決裂,  咒世主問罪而來,雙方各發一掌炸掉不毛礦坑,  嘛幸好尊皇應該已經和鬼薄英離開不毛礦坑了吧="=  鬥到一半,天者招來死國最強的萬妖爐,吸收三公的內力,  在此狀況之下的三公只好暫時退回火宅佛獄,  但火宅佛獄與死國之前暗潮洶湧的同盟關係也就此正式決裂。  
 (雖然是沒有錯但看見這句話從王口中講出來就是有點……)  很好奇死國如此保護阿多霓究竟是為了什麼,  萬妖爐已經完成不再需要九韶遺譜跟霓羽天音,  先前萬妖爐還在煮時也沒看見天者對阿多霓那麼積極啊。  反正現在雙方因為這個從來就沒辦法喬(一個要留一個要殺怎麼喬啊)的點而決裂,  在中間的慕容情雖然有點搞不太清楚究竟是為了什麼,  不過應該是順水推舟樂見其成吧。  不得不說死國和火宅佛獄之間的機心實在是一個比一個深,  十分鐘前才決裂十分鐘後就開始互陰了是怎樣,  快完結了要快點結束是吧。    當然雙方決裂對於未來局勢發展絕對會有影響,  火宅線放在後面,先來講死國線這一邊。  跟火宅處處樹敵比較起來死國其實輕鬆很多,  目前主要的對立者只有阿修羅魖族老中青和樂一家這一組。  六大靈地搶奪苦境啥的天者好像不太在意了,  打從地者死後天者就是這副模樣。(望)        而與天者對立的阿修羅溫馨一家那邊,  對於攻略天者副本的戰略阿修羅寫得非常簡單,  就是阿修羅主攻、夜神游擊掩護、阿狼仔負責看天者弱點。  阿狼仔的用途只剩下死神之眼了嗎?  好歹人家當初也是死國最強的兩隻魖族之一、是死神傳人啊。(淚目)   
 (除了開眼之外阿狼仔沒工作了嗎?至少也分個清小兵什麼的……)  貪狼與九妖則是交給極道與兩個矮冬瓜。  這戰略簡單明瞭讓人一看就懂簡單到有點薄弱說,  阿修羅果然是戰神。(?)    自從阿修羅重新奪得自主之後,與極道的相處氣場就一直很微妙,  那種整天飲酒閒聊退休生活似的對話模式是怎麼回事?(不是夫妻,某草堅持大嫂是大哥的=3=)  這邊給某草的感覺一是在描摹阿修羅的溫和和平、對天地雙者感謝卻不得不為的掙扎,  這年頭怎麼老是出現善戰但不喜戰的設定啊(望戢武王和劍之初),  二是在鋪陳極道背後的身分(也鋪太久了吧)。  
 (正在思念亡夫好友和遺孤好友弟弟們的大嫂)  (是說為什麼漏掉恰靈啊XD) 
 (一日江湖,一身紅塵。)  (中原正道好像還是沒人知道楓岫已經退場了Q_Q)     自從嘯龍居出來之後極道就一直都很忙,  看看極道灑脫自在的個性,其實是挺為他心疼的。  如阿修羅所言,極道其實和阿修羅一樣,帶面具在臉上,  只是阿修羅的面具是責任、是對自己的要求,而極道的是偽裝、是隱瞞。  不知道上兩集出現的那個鬼面究竟是做什麼的,應該不會就出現那下就沒了吧?  三先生一死一叛只剩下極道一個,  我能不能期待極道可以安穩退隱呢。(遠)      死國千年大戰在即,阿狼仔與小朋友與月聲為什麼都一附在交代最後遺憾的感覺=口=  好久沒看見阿狼仔坐在孤星崖的樣子好懷念啊,  好久沒聽見阿狼仔的角色曲好懷念啊,  好久沒看見白小茶的墓了好懷念啊啊啊啊~~(夠了你)  
 (回憶起當初坐在孤星崖守護小白花的阿狼仔和善良的白小茶,真是美好的時光(?))    夜神小朋友和月聲這兩個一直都散發著一種讓人幸福不已的暖暖閃光(?),  可是這兩集大戰前,  小朋友與月聲閃光時的旁白讓人好不安啊。  
 (亂講為什麼是最後的相依?小朋友一定會回來接月聲的>口< )    依照阿修羅的戰略(?),打算拿阿狼仔的眼睛來看天者弱點,  不過阿狼仔有死神之眼這事情全霹靂都知道,所以天者當然也知道,  在死國時就先把唯一的弱點、當初月聲彈琴給神子聽時所用的「舒神琴」給炸了。  舒神琴之所以會是弱點應該是因為神子的存在吧?  不過就算把琴給炸了,神子還是在天者體內,神子與書書交換的心血也還在,  所以天者身上的變數想必就是那滴血了吧。  另外就是火宅非常迅速陰過來的、由迦陵送到湘雲居的那個東西,  極道居然會這樣就收下讓我有點傻。  說那是對付天者用的東西,不知道會是什麼呢?(望)  原先的弱點是舒神琴,那給阿狼仔看見的話不知道會看到什麼,  難不成會看見有一架鋼琴壓在天者身上?(思索)  然後根據最近劇情,總感覺死國最強的根本就是萬妖爐,  既能煮吃的(神子)、又能回收利用(丘伯等)、吸收能量(吸收地氣與他人內力)、  最近甚至可以當作交通工具開著撞人(V.S天者)或是當任意門,  天哪這爐子怎麼這麼好用啊!  難怪所有人目標都放在萬妖爐身上,欸天者雞蛋不可以放同一個籃子說。       (要先等人跳進去之後再開瓦斯一起煮掉。)  死國線這邊的氛圍感覺就是……「最後了結束吧」。  不過大戰前的緊張感完全被笨帝與盧卡沖散了就是,  那個麥可與傑森是怎樣XDD極道都被你們氣到飆高音了耶XDDDDD  大嫂氣質氣質啊XDDDDDDDDDDD    雖然頗希望死國線快點結束,不過如果死國線結束了三魖該何去何從?(望)  是說尊皇根鬼薄英呢?這邊設定很多但存在感一直都好薄弱啊。  
 (每次都被一個人留在家看家的月聲。大家要早點回來喔。)  沒想到死國線居然扯了那麼多。(扶額)  為什麼回頭看看這段居然有種送信組出發前的感覺。      火宅線這邊很忙,  除了死國以外,還同時也連結了集境、苦境、四魌界各線,  嚴格算來的話順便也連了霓羽族者線,不過現在先別嚴格算。(炸)      劇情從火宅與死國絕裂到火宅出兵苦境很快的跳了兩天(跳),  也就是說原本由黑枒素所拖的時間已經到了,  書書完全入魔、殺戮碎島的援兵集結完成、一切都已經準備充足,  再配合黑枒素所提出的戰略,苦境唾手可得。
 (感謝王經常不厭其煩的複習五大方針,某草永遠都記不起來是哪五大。)(被句芒)  如果真的就有如表面上所看那苦境的確沒多久就會落入火宅之手,  但很可惜事情並不如表面上所看,比如說黑枒君根本就不是黑枒君這樣。(啥)  到現在還是覺得黑枒君原先地位並沒非常高(頂多是三公副體)、原先智慧應該也沒這麼高,  況且人長久待在苦境近來才回歸,卻在短短時間內成為火宅軍師等級的角色,  甚至還可以讓王帶出去與他界之王會面這點實在奇妙非常,  結果三公中只有凱旋侯還會對黑枒素有所質疑,  原先還期待王是假裝被騙哪天可以耍回去的=3=      某草其實相信當初在薄情館,王是真的有打算與苦境簽下和平條約的,  只是在火宅中被其他二公「為了火宅的最高利益」而有所改變,  畢竟三公會議存在的目的有一部分根本就是為了削弱王的絕對吧,  當火宅佛獄的王實在好辛苦。        由黑枒素提出的戰略,一路是凱旋侯與黑枒素自拂櫻齋出發、   二路是太息公帶領從琉璃仙境出發,雙方同時往目前正道根據地寒光一舍集合,  並且將前來攔阻的苦集兩境人馬包圍在寒光一舍,重點放在素還真。
 (某草可不可以認為凱旋侯提此疑問是為了過去某位友人?)  而第三路,咒世主則是單獨從薄情館出發,率領殺戮碎島之兵,  由寒光一舍後方進逼,會合魔書、擊殺燁世兵權。  老實說看完這段某草更支持消滅妖蓮了。(欸)  為了中原苦境和平好這妖蓮真的非除不可啊、  你看看他在排定覆滅中原的計畫多順啊,甚至還知道自己是一定要砍的重點,  如果素素真心想站在火宅這邊魔化苦境那苦境應該撐不過一檔吧。(遠)
 (你看看你看看,連妖蓮自己都認為自己是必除對象吶。)(被般若)      好重點不在妖蓮的危險性上。(……某方面來說啦)  火宅佛獄計畫是一回事,實際執行是另一回事,  尤其是這計畫還有火宅一朵白蓮集境一朵黑蓮苦境一隻白狐(?)在節外生枝時。  公與侯兩方大軍甫出拂櫻齋與琉璃仙境便遭遇集境大軍襲擊,  凱旋侯對上千葉、太息公對上弑道侯,  迦陵因為孔雀還在失路那邊所以只好很可憐的對上兩個路人角,  而黑枒素則是別有用心的對上了萬古長空。  原先勢均力敵火宅略處下風,卻在招喚出扶木之後戰況翻盤,  集境兩邊且戰且退,很快就都聚集在寒光一舍。  當以為火宅勢如破竹、即將消滅集境兩軍勢力,  結果一朵由白狐偽裝成的白蓮從天空中飄了下來,  同時也響起原先以為已經封鎖住的霓羽天音,  (所以薄情館被佔領後慕容情一直都沒動作,是為了讓火宅誤會天音已失嗎?)  遠遠山崖上站的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跑過去、身上帶有九韶遺譜的黑枒素,  戰況頓時扭轉回來。  扶木受創、火宅軍戰況頓時頹危,  想來集境大軍就會這樣讓集境殺殺殺把火宅殺個片甲不留一個也不剩(你這什麼形容詞),  只見千葉卻臉不紅氣不喘、果斷堅決的下了軍令!  
 (……千寶你想喊這句話想很久了吧XDDDD)  
 (雖然知道這隻不是妖連本尊,但看見素賢人一臉慌張實在大快人心啊)(欸你)    雖然不知道黑蓮與白蓮本尊這一場究竟有沒有串通討論過,  不過就算集境方面不曉得劍子假扮素素的事情但千葉絕對看得出來開玩笑同張臉啊,  這邊喊退兵一是不想幫苦境解決一個大患,樂了苦境但是無利於集境,  二是純粹想要耍白蓮吧,只是苦到劍子就是XD  (劍子淚目:素還真,你平常都是這樣和千葉先生相處的嘛?)  (白蓮微笑:耶,千這次還算是手下留情了。)  (是怎樣啊你們雙蓮相害別波及無辜啊)  同時對上三公之二,劍子素顯得左支右拙,很快就被打回原型(?),  老實說看見素素的模樣卻一直出現劍子的武學感覺實在非常微妙,  不過更微妙的是凱旋侯跟太息公居然還等到劍子現出真身才意會過來,  算是當局者迷嗎?反正觀眾很早都猜出來了XDDD  是說難得可以在短短一集內看見劍子出那麼多招啊。(望)  
 (至少騙到現在算是非常成功了啦,劍子辛苦了。_。/)    因為被欺騙感情(咦)而憤怒非常的公誓殺劍子仙跡,  當下運起兵甲武經,凱旋侯也連聲同氣使出裂之卷,  然而就在兩招轟然而至那瞬間,一陣滌世清氛(這梗XD)降臨,  赫然便是不知道啥時候把衣服換回來的白蓮本尊。  
 (犯規不公平啊,為什麼同一張臉劍子素跟白蓮本尊出場氣氛差這麼多啊?)  生之卷面前武經全部無效,生之卷的效果有點犯規不過反正可以拿其他武功打就還好。  一句黑枒君有禮了道破臥底身分,從凱旋侯的反應看來應該是真的不知道,  啊哈哈這下要問罪起來可麻煩了啊,師尹給的東西果然好用,  所以說到底為什麼黑枒君死掉凱旋侯會不知道?  (有一說是黑枒君邪元被素素攔截沒有回歸,當初太息公知道拈芳姬死亡就是因為邪元回歸)   (反正在編劇解釋清楚前一切都只能靠腦補……)    雖然妖蓮加入戰局,不過帶著受傷的劍子對上公侯勝算還是五五波,  只見白色妖蓮真氣一提,上運絕學,一踩踏碎十丈平地,  氣氛十足,公與侯凝神應對,  卻聽素素朗聲唸道兵甲武經生之卷最終式,然後就是白光一閃。  
 (就算你喊得比較文雅而也且沒兵但這也是退兵啦XDDD)     總之白蓮帶著劍子很歡樂的逃了。  人走了之後公與侯原本是打算追上去,但卻見劍之初悠悠然走過來。  旁白說的是劍之初劍術究竟高到什麼地步之類的,  但是某草沒記錯的話劍之初的劍應該還在四魌界的某處,  要看劍之初的劍術應該還得等上一陣子。  這場慈光之塔的驚嘆與火宅公侯之間的戰鬥感覺會不了了之,  雙方都還有回家給人興師問罪的空間(望)。  (某老闆娘:初心初心!劍之初吾不是要你別插手武林事的嘛?!)      另一邊,咒世主在薄情館召喚(?)魔化書書,  但沒想到召喚到的不是可口的魔書而是軍督,  看見軍督出現某草實在好開心,  集境軍督觀望了一整檔終於觀望完了啊。(灑花)  
 (軍督!軍督!某草等您威嚴從龍戰就開始等了啊!)(感動)    咒世主與軍督的雙雄之戰確實是驚天動地翻雲覆雨力拔山河(?)。  不過明明王跟軍督的武器都很長,攻擊範圍都很大,  兩個人卻硬要走到彼此約兩步距離才動手。(好這不是重點)  當王運起兵甲武經裂之卷第一式對上軍督獨日武典,  卻見王吐血敗退,  原因是……拂櫻曾送給軍督的裂之卷第一式,讓軍督研究後學會破解了。    ……老實說我完全忘記凱旋侯曾經送過軍督武經。(滅)    先不論王明明知道凱旋侯曾經把自家武經第一式送出去怎麼還用第一式。  對招之後受傷的王突然聽見霓羽天音,火宅扶木嚴重受損,  王緊急下令召來殺戮碎島援兵,  卻見戢武王聽見消息之後,思考了幾秒鐘,  不知道到底是跟千葉約好還是怎樣的也下了相同命令。  
 (這該說是隨機應變懂得看局勢改變立場還是……)  援軍全體完全出來員工旅遊樣還中途提早回家,  但軍督卻沒有在此時依照常理的上前補刀,而是收刀而走並解要王盡速趕去寒光一舍。  難得開始威了但軍督還是一樣老是打一半收刀回家,  不過這時候沒時間研究這個的王也只能從善如流的快速趕往寒光一舍。  某草以為光化不會被人攔到的說(望)但看起來顯然會,  阻擋王的人讓某草有些訝異,擎海潮不是除了魔書跟妹妹的事情不太問世事的隱世高人嗎?  天者發出去的信中有其中一封是要給擎海潮的,所以是死國傳消息讓擎海潮來堵人的嗎?  可是這樣感覺很詭異,一來擎海潮嚴格說來跟咒世主沒啥仇(海天決的圍毆?),  二來擎海潮似乎沒必要聽從天者的話(因為復活赤子心所以有恩?),  (往上望)雖然擎海潮打咒世主看起來是有理由,  不過還是覺得有種莫名的詭異啊。  怎麼找來打擋公侯擋王的人都是那種屬於比較不涉入紛爭的人呢,  是覺得把火宅收掉之後武林就會比較和平一點嗎?(思索)    殺戮碎島出兵前聲勢浩大、氣勢十足,連戢武王都劃掌灑下血烙,  戢武王堅持出兵讓某些人不太支持的感覺,  如棘島玄覺、衡島元別、湘靈與寒煙翠(都是重要職位的人啊是怎樣),  不過既然戢武王一意孤行身為人臣也沒什麼辦法。  在高峰上,元別為即將出戰而心焦,玄覺則是不斷要元別靜心,  這段的畫面還挺奇特的。  玄覺盤腿而坐,身前放了一張白紙,  然畫面一跳跳到師尹那邊,桌上也放了一張白紙,紙上有些圖案,  白紙突然自行起火燃燒,師尹顯得有些驚訝。  
 (圖案有點像是船,是殺戮碎島的船嗎?)    師尹那邊的紙起火燃燒之後,玄覺突然起身,拿起身前的紙,  交給元別說此役結果已經聽得。  雖然兩邊說是巧合也可以,但在現在的局面實在巧合的詭異,  但或許元別與師尹有所關聯,但總不會忠於碎島的玄覺也是吧?  師尹你怎麼四魌界到處都有仰慕者啊。  雖然殺戮碎島出兵的鋪陳如此,事後結果當下雖可以了解但還是挺囧的,  火宅居於下風殺戮碎島前去幫忙只是有弊無利而以,退兵可想而知。  但對照前面的氣勢真的是有種原來你們只是出來員工旅遊的啊你們,  員工旅遊就算了還半途折返這樣對嗎XD?  當時在後面、原先反對戢武王出兵的那些人不知道是什麼表情。(望)      雖然火宅這次大舉出兵看似準備齊全,但其實很多都還沒完整啊,  既然都已經多等了幾天為什麼不確定魔書完全入魔再出兵呢,  在大戰前與盟友決裂反目也是非常不智,  三公是被局勢這檔快完結了之類什麼逼得躁進了嗎?(望)      略城線依然讓某草很想無視……  運氣不知道該說是超好還是超差的小鬼頭因為看到太多驚人的畫面,  小小心靈嚴重受創,心情落寞時被房虹撿到然後開導。  小鬼頭好像老是在略城頗重要的地點(呼堯闕、銀瀑雲榭等)晃來晃去,  老是被略城中重要人士給碰上(赤子心、惜夫、房虹等),  某草總有其實略城線主角應該是小鬼頭的感覺。    好以上不是重點(跳回來),  經由小鬼頭告知房虹赤子心的異狀,  為了姐妹,房虹私下約見赤子心一探究竟,卻在對話終了時被赤子心滅口。  房虹為什麼妳覺得有異卻完全都沒有任何的防禦準備呢?  惜夫,現在妳兩個姐妹都因為赤子心而死了,,  該面對現實了。妳還要繼續包庇嗎?(嘆)
 (這樣的赤子心已經不是壞掉而是被換掉了。管你是誰不要用豪少的臉笑得那麼邪惡!!)  
 (當初你們建立略城不是為了演變成今日局面的吧。惜夫,請堅強一點。)    說到這鬼谷藏龍應該不是復活而是屍變了,  莫名有種再見黃泉引者的感覺(被鬼娃跟僵屍咬),  現在略城究竟還有幾個活人可以舉手一下嗎?(認真)  上兩集劍之初受醜之託救治阿猋,  要喚回阿猋心性、讓阿猋願意甦醒過來的方法就只有歡歡,  但是忘記自己是歡歡的忘憂現在是擎海潮的義女,  而擎海潮又跟阿猋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看到劍之初悠悠然晃過去跟擎海潮請託就感覺好可怕啊。  
 (不、鯨魚先生你誤會了,劍之初絕對沒有這種意思。)   
 (看劍之初救人的積極度讓人感覺好不安啊……)      不過就是這種悠悠然、內斂平穩的態度讓擎海潮收起敵意(愣),  答應讓忘憂前去醫治阿猋,條件是「帶回擎海潮所需要的物品」,  這種沒有範圍的要求是最難以負擔的了,但人命關天,劍之初還是代替阿猋答應。  在天機曉夢這首吟唱曲再次響起的同時,  忘憂終於想起自己是歡歡、想起眼前的人是自己的所愛,  聽見熟悉的曲調,也讓昏迷中的阿猋重新甦醒,  這邊看見他們兩個再次相認雖然很開心,  但我已經被狗狗線的狗血潑到沒有感覺了。(看旁邊)  從天啟尾巴遇見阿猋開始,一直到刀龍、龍戰阿猋與歡歡的感情,  經歷了那麼多波折其實也是很希望阿猋與歡歡能夠幸福快樂的走下去,  但就是莫名、莫名對這應該是期待已久的相見畫面沒有任何感覺,  大概是前面被編劇虐到整個放掉了吧……(遠)  
 (不過就是呼喚一個名字而已,卻等了好久好久。)    總之重拾心性的阿猋在劍之初的領導下,走上贖罪之路,  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醫治被阿猋自己打傷的失路,  不過既然是贖罪為什麼要拿走人家的地之卷啊?  欸歡歡妳家狗狗行為好像有點不太對勁說,劍之初你確定你有跟阿猋講清楚?(愣)  說這下不知道該怎麼跟擎海潮解釋了說,  劍之初你把人家義女借走沒還而且還讓義女跟人家仇人跑了耶。(滅)  希望歡歡跟阿猋可以盡速退隱,  現在的武林很危險,還是別涉入會比較好。(合掌)        對於劍之初,老闆娘的表現一直有著很強烈的獨占慾在乎,  風不失期,君不失期,奔波武林,莫忘初心。  既然已經決定退隱就別再涉入江湖俗事,身染紅塵,  最近從慕容情的表現看來好像已經不想管劍之初,卻還是有事沒事提醒一下,  只是慕容情自己也是眼看紅塵身在紅塵的人啊,  身為阿多霓、身為慈光之塔的驚嘆,  這兩人註定躲不了漫天揚起的沙塵。  
 (慕容情:風仍如期,君已失信。初心初心,君已失心。)  (劍之初:……生氣了。)  老實說看這幾集的慕容情,套句網友曾經說過的話。  他是女的我一點都不意外。更正,應該說他如果不是女的才讓人意外。  老闆娘你好體貼啊。(被逗鳥棒戳)    書書打從入魔之後就完全少年化了。(被如是我斬)  和鬼谷父子一戰未果(為什麼要啊哈?魔書你究竟是在啊哈什麼?!)(冷靜)  魔書的目標很快就回到了飛鷺身上。  這次到薄情館找慕容情時慕容情已經回到薄情館了,  不過除了魔書以外還有另外一批人也一樣要找慕容情就是,  帶著忘憂來找慕蓉情要樂譜的劍之初、帶著鸝大娘(?)表示會支持的阿香和富長貴,  老闆娘打從出場開始就一直很搶手啊。(望)  嚴格說起來其實阿猋跟飛鷺都沒有立即性的生命危險,  和失明無法行動的但還是精神很好的飛鷺比起來,阿猋搞不好還比較緊急,  不過阿猋可以用一張譜解決飛鷺那邊得親自到場……  反正我覺得老闆娘選擇跟魔書走純粹是氣劍之初而已=3=(咦)      飛鷺的傷其實並沒有很嚴重,  所以讓慕容情請出愁未央和愁未央抓來的蟲就可以解決,  以慕容情對霓羽族的態度來說他會答應幫忙治療飛鷺讓某草蠻訝異的,  因為慕容情本身一直對回歸霓羽族有所排斥,請出愁未央還得被未央嗆,  慕容情是生意人怎麼會吃這種虧呢?(誤了)    慕容情不願回歸霓羽族可以不強迫,但阿多霓不能絕後,  目前霓羽族后脈、擁有孔雀金痕的人已經出現並且確定就是孔雀,  為什麼一定要要求孔雀金痕呢?(皺眉)  阿多霓跟后脈都流落在霓羽族之外,如要延續必定得先請回來,  孔雀那邊應該沒什麼問題,看她對羽鷹的態度就知道她很重視族群,麻煩在軍督那邊。  但慕容情這邊就……(遠望)  
 (聽見這種活像就是要求為了延續血緣而配ㄓㄨㄥ……的話誰會高興啊。)  是說這樣看來慕容情確實是男生了。(你在失望什麼)  魔書其實不太用擔心,只要有飛鷺他就乖得很(炸)。  在飛鷺以不醫治為要脅下魔書乖乖喝下了解藥,時間點很準的放在咒世主招喚之前,  不過這魔藥喝的方式有點超乎某草想像。  這樣之前小狐打開怎麼沒飄出來?(望)  吃完藥之後因為咒世主召喚,魔書很快藉口離開萬年春,  全身殺氣爆騰的魔書在樹林外遇見葉小釵、拔刀與輝煌以慈光之塔祕陣圍困,  畢竟解藥不全無法確認魔書是否可以就此結除魔化,  也是要攔下人別讓魔書去跟咒世主會合。  不過這陣仗讓魔書又誤會了就是,最近只要動作激烈點魔書就會誤會啊。  
 (因為你被下藥了。)        (各方面來說都無誤……)  
 (望上一張)(……這樣接起來怎麼好像會不太對勁?)    小釵消失了好幾集現在終於出現了,葉子你之前究竟是跑去哪了呢?  老實說這邊我只注意拔刀的武戲曲跟武戲好棒XD      說到拔刀的武戲,在這前一段翎婆曾遭受不明人士攻擊,  由拔刀與輝煌兩人聯手檔下保護翎婆,  在兩人攻勢之下,蒙面很快就敗退而走。  然場景一轉,蒙面人拿下面罩,居然驚見撒手慈悲。  
 (拔刀:……剛那個人?)  
 (阿三推倒拔刀學弟,計畫失敗!)(咦)    上兩集阿三告知師尹「找到類似的物品」,師尹表示可不止武奪還可技取誓在必得的樣子,  看來那東西應該是翎婆身上的羽衣刃了。  這把劍究竟是誰製造的功用這麼多,連四魌界都要?(望)    失路與孔雀這邊依舊帶過去,  沒辦法某草沒看過衛清風時期的失路所以無法了解失路比對孔雀和「她」,  不過孔雀被說溫柔好像其實很開心的樣子XDDDD  
 (失路雖然一臉淡定天然但其實把妹功力很好嘛www)  比較擔心的是那封傳給孔雀的軍令(軍督您究竟怎麼知道孔雀在哪的啊),  收到軍令的當下失路突然重傷復發讓孔雀沒辦法及時離開,  這點應該多少會引響到事後集境攻勢之類的吧。(望)  集境在經過龍戰與兵甲兩檔之後,劇情也開始慢慢展開另外一線,  耐心過人觀望了好久的軍督現在終於要有動作,  集境目前已經沒有人任何人可以跟軍督抗衡,除了香獨秀。  鴉魂在離開集境前找上香獨秀,  鸝大娘跟血鴉的那場就不用講了XDDD阿銘居然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啦XDDDD  嘛正如鴉魂所說,現在集境已經都落入燁世兵權手中,  其他勢力有等同於無,根本引響不了集境局勢,  但一直以來都是集境劍葩的人是那唯一變數。  
 (其實阿香一直都有能力,只是為不為的問題而已。看那連升十七級連降二十級的紀錄就知道了。)  香獨秀雖然一直都非常的自我感覺良好,對很多事的想法都很奇特,  但某草認為阿香一直都是大智若愚的XD  現在集境殘宗滅了、十鋒死亡、太君治生死未明、太陰司形同虛設,  期待未來阿香在下一檔能為集境帶來什麼變化,  都已經瀟灑江湖那麼久了,至少表現出一點真實讓人看看啊~~ (咦?)  (難怪阿香會跟極道合得來,同一種人嘛。)  劇集走到最後總會出現一些新的組織人物什麼的,  而在兵甲末出現的是信奉天君的某宗教組織,前兩集凱旋侯說過的「末世聖傳」,  這組織給某草的感覺很前期教X之類的感覺。(皺眉)  然後由對話來看,原來之前某草誤會了,  翻白眼先生癖簫怨不是惜夫的那個「朋友」只是末世聖傳的手下殺手之一,  而真正的朋友在末世聖傳中地位似乎不低。  
 (之前接受惜夫人委託的神祕者,葬仇人。)  
 (薦道師,那個西裝頭……)(望)    不知道薦道師會不會就是之前出現的崇首,  當時聽那段對話某草一直以為崇首是女生的樣子。      兵甲龍痕四十集告一段落,  接下來就是等下一檔的劇情。  雖說現在網路上一堆預言滿天飛,不過某草還是就是觀望這樣子,  有些話太過相信只會傷自己心。(遠)  寫這篇所使用的時間莫名的久,  不過內容也是第一次可以比較詳細的寫得完整簡單說就是廢話連篇。  啊哈哈期中考一直出現在背後讓某草感覺好可怕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