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5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魔王子x赤睛】陪(續、16.9~20)

   感謝大家對某草的厚愛,  魔赤文收到的回覆與人氣真的讓某草驚恐了。  不過我說其實我沒有很喜歡魔王子的話會不會有人想打我?(王啊QAQ~)  上一篇的字誤與魔王子/赤睛自稱詞等某草有時間再修改。  因為遭逢期中考地獄所以這次更新的字數無法再多,  請大家看在上一篇字數炸掉的份上無視這點感謝。  以下,請笑納:)   【陪】    (魔王子X赤睛)     (十六點九)   睡吧。   一覺醒後,就沒事了。   ……別逼我動手把你打昏。 (十七)   他做了很長的夢。   但其實夢了什麼,他也沒有概念。畫面清晰鮮明,但卻在像是瞬間的時間中晃過,一轉頭便消散在記憶之中,熟悉懷念卻又什麼都抓不住。只記得在這悠長不知盡頭的睡眠,他不斷不斷的、一個接一個的,作著夢。   那些畫面他不知道是該熟悉還是嚮往,是該感到高興還是哀傷,令人困惑。依稀中,他曾看見總是冷漠而冷酷的父王收起武器,枯槁如火宅扶木的手掌彆扭的拍了拍他的頭,然後故作鎮定的轉身而走。依稀中,他曾看見他最疼惜的王妹在他身邊探頭探腦,像是想要接近卻又擔心打擾,惱皺了一張娟秀臉蛋。依稀中,有個溫柔的身影將他摟在懷裡,纖細縝密、溫暖柔和,心跳貼著心跳的接近。依稀中、依稀的夢境中,他看見了好多、好多……   這些不是真的。雖然每一個接觸每一個觸碰都是那樣的真實熟悉另人眷戀,但他就是知道那不是真的。在每個依稀的夢境中,他都看見了一絲絲冰冷殺意,一點點深沉憎恨,從看似溫和柔軟的眼神中冷冷閃爍。於是夢境就散了,還來不及感受到任何情緒,另一個夢境又如此真實的展開。   想醒卻醒不了,想睡卻無法睡得更深,對時間失去了概念,分不清虛假之中究竟有幾分真實,只好全盤抗拒。那些虛假中一點點的溫暖也被推開,孤獨寒冷襲來令人難以忍受,只好再度把虛假的溫暖攏回,抱在懷裏,墜入虛與實真與假來不及釐清就結束、然後再度開始的夢境。   夢好長,長到記不住究竟夢了什麼。但夢也好短,短到來不及記住究竟夢了什麼。   但在無數的夢境中,他發現了一雙眼睛,總是默默的注視著他。常常一晃眼就忘記那注視的存在,但只要想起並稍微尋找,那眼神都在。   不帶情緒,漠然的安靜的平穩的,深沉如墨,偶爾會有一些無言不耐。但總是,靜靜在那邊望著他。   之後他便習慣在夢境中尋找那雙眼睛,相視無語,偶而那雙眼睛會因為疑惑他之注視而微瞇,或是厭倦般了的轉開。不論何種情緒,總會讓他找到種熟悉,那是在虛假夢境中唯一的溫度。   望著那雙眼,他才熬得過無數夢境。   之後,不知多久之後。邪元湧入。三公各四道的封印被層層剝開。來自火宅佛獄的溫度再度落在皮膚上。   睜開眼。   他望見,那雙眼睛。 (十八)   兩個在火宅佛獄中顯得太過幼小的孩子,安靜互望著。   艷髮如血的那孩子看來興趣盎然,偶而會伸出一隻白嫩的手,戳戳捏捏坐在自己對面的另一個孩子。白髮如雪的另一個孩子面無表情,漠然拍開跑到自己身上來不安分的爪子,眉頭微皺,但一語不發。雖說只是兩個孩子,但身上自然而然毫不掩飾流露出來的龐大邪元,令所有火宅生物都不敢輕舉妄動。   那是他們初次見面後、很長一段時間的相處模式,有點莫名奇妙,但這段時間內沒人想去打破。那時候的魔王子已經被稱作魔王子,而赤睛這名字還不存在,只有一個稱為魔王子的副體的孩子。   依舊是那一人動手動腳一人自我防衛的安靜相處模式。   魔王子這回歪了歪頭,神情顯得認真。   「你是吾之副體?」   「是。」   「為什麼是白色的?」   「……這吾無法控制。」   「你的名字?」   「吾沒有名字。」   依舊神色漠然,魔王子的副體似乎也很認真。   又陷入了莫名沉默。艷髮的孩子依舊是一臉趣味,白髮的孩子依舊是淡然冷漠。白嫩的手又緩緩伸出,目標是白髮孩子落在眼前的那一絡髮絲。目標的所有人眨了眨眼,眉頭一皺,身形突然產生了變化。   欲抓的手一個撲空,落在冰冷卻從內部隱隱透出溫度的硬鱗之上,魔王子愣愣看著眼前的幼小魔龍,一時反應不過來。灰翅攏在背後,魔龍趴伏在地,一雙赤紅的眼睛漠然望著魔王子,也不過比魔王子大一點的身軀。看著還沒回神的魔王子,幼魔龍像是想轉身離去時,卻不知吸進了什麼東西,打了一個噴嚏。   因此回神,魔王子興高采烈的撲抱上正蹭著鼻子的幼小魔龍,無視有點那吃疼的不悅低吼,直直望進與人型時溫潤墨淵截然不同的如血赤瞳,一雙色系類似的幽紅眼睛微瞇,笑得很開心。   「吾知道你的名字了!」   「……?」   「赤睛、你就叫赤睛!」 (十九)   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咬牙承受不曾溫柔的撞擊,依舊把痛哼呻吟在開口前吞下,赤睛莫名的走了神。   魔王子的幼稚任性無聊驕傲自大莫名奇妙隨心所欲絲毫不把規範放在眼裡火宅佛獄上上下下眾所皆知,明明身分尊貴又是火宅佛獄咒世主的親子卻總是任性而為,火宅佛獄所有人自出生開始便奉為圭臬近乎洗腦的最高利益在魔王子眼中不值一提,殘虐無道,性格反覆,極度的、異端。   過去曾經認為純粹就是魔王子個性問題,但在慢慢相處時間後,開始隱隱約約的感覺不太對勁。雖然魔王子對王的態度總是那有些虛假的尊敬、對寒煙翠的態度總是過了頭的喜愛、對三公總或是其他火宅佛獄之人總是那愛理不理如同遊戲的態度,但……似乎就是少了什麼。   王曾經看著再度因魔王子殘虐遊戲而丟了性命的無名屍塊,總是冷靜漠然、佈滿血絲的眼中閃過一絲無以名狀的情緒,在他與王錯身而過的霎那,似乎聽到了一聲輕而沉重的嘆息。   ──吾兒,為何你……   失了什麼。   是失了什麼,還是從來未曾擁有過?   思此,赤睛下意識舉起了一隻手,貼上身前的赤裸胸膛。活人的溫度自掌心傳來,在沉重呼吸起伏中隱約感受到那因動作而稍微急促但依然規律的脈動,和常人無異。魔王子被這動作引起了些注意,幽幽紅眸帶著笑意,抓住赤睛貼在自己胸膛的手腕扣到一旁,再度挺進,猛然疼痛令赤睛差點痛呼出聲,連帶扔了一個狠瞪。   罷。就算是魔王子真的全身零件都有缺也無所謂,那從來就不是他的職責所在。   依舊習慣性的將所有聲音吞下。在魔王子危害到火宅佛獄最高利益前,他都只負責旁觀。 (二十)   寒煙翠掙開了魔王子的手,一甩頭,撐著紅傘走了。   有點失落的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屬於寒煙翠的溫度與柔軟觸感似乎還停留在上面,粉色背影消失在火宅佛獄廣闊而陰暗的景色那端,魔王子感覺實在很落寞。   唉,妹妹大了就不喜歡哥哥了,以前明明就很黏人很可愛的啊。   「王女從來就沒黏過你。」   「……你在跟吾講話?」   「這裡還有其他人嗎?」   「……吾剛剛有講話嗎?」   「不然你現在在幹麻?」   「赤睛。」   「怎樣?」   「原來你會讀心術?」   「……」   赤睛無言望著魔王子一臉認真的表情幾秒,一甩頭,默默的轉身打算離開,卻見魔王子眼明手快的從後方抓上。赤睛的溫度向來比其他火宅中人低了些,有著火宅中少有的細緻嫩軟,蔥白纖纖。緊抓著赤睛的手不放,短短時間內,魔王子研究得非常透徹。   被捏得有些疼,赤睛皺起眉頭,運起真氣認真想把自己的手搶回來,但魔王子的動作卻更快。像是在收藏什麼珍貴物品似的將赤睛的手拉進懷裡,連帶拉近手的主人,在赤睛開口之前,一雙魔媚的眼帶著笑意滿盈。   「好高興有你。」   「……」   懷中的溫潤柔軟瞬間變成佈滿鱗片的堅硬冰冷。   望著魔龍用力甩開他之後便迅速飛離的身影,魔王子感覺實在很落寞,嘴角卻勾起一抹淡淡笑意。   唉,好傷心。 --  赤睛辛苦了。(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