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7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貓】(萬千/微千聆現代)

 眾多前輩所言甚是,社區文實在很容易讓人上癮。(滅)  千葉是貓貓然後聆月是逗貓棒(咦)萬古是飼主……  長空同學你好默默。(被打)  以下,請笑納:)  【貓】(萬千/千聆現代)   太陽之子不見了。   在努力思考究竟是少了什麼想了很久之後,萬古長空慢半拍的驚覺。   望了一下掛在客廳的時鐘,剛過中午十二點整。現在照理來說應該是太陽之子的午餐時間,但是卻沒看見那一抹靈活的黑影如往常溜進廚房,用一種我路過的態度在他身邊蹭過來蹭過去。太陽之子的碗還放在餐桌上安安穩穩乾乾淨淨,一如往常,但卻沒見到主人黑色身影端坐旁邊引頸期盼的模樣。   把屋子裡裡外外大概繞過一次,依然沒看見那黑影,萬古長空坐到客廳沙發上,有些苦惱。他是不太擔心太陽之子的安全──要傷到那孩子不容易。但是因為年紀還小好奇心很重,所以可能一不注意就被什麼新奇東西吸引走,然後就忘記回家了。   仲冬正午的陽光暖暖的,沒有風,小巷街道安安靜靜,只有樹影婆娑森森,偶爾遠處車輛機械聲經過、接近之後快速遠離。陽光溫和令人放鬆,恬靜悄然,在這平凡社區中的,小小透天獨棟民宅。   萬古長空來自一個式微到快要消失的少數民族──日盲族。父母皆因叛出而久離族人,自幼就因為出身而飄零流浪許久,曲折坎坷,直到前幾年才終得回歸。之後便在族中大祭司請求下搬到這個社區內,負責照顧他們日盲族中最重要的人物,太陽之子千葉傳奇。   初見千葉傳奇時萬古長空是驚訝的。諒他再怎麼想,也不可能想得到日盲一族之中的精神領袖兼實質領導,居然是眼前這個猶帶稚氣生嫩少年,一雙黑眸閃耀著如月光般的純淨,卻比任何人更犀利透徹,舉手投足中都有著超齡過多的成熟睿智,但同時,也有著比任何人更單純的情感。   因為天才反而單純。每當萬古長空看著那樣的孩子手段靈活處裡著日盲族大小事,總是有種莫名的感嘆。   想想覺得應該不需要為太陽之子擔心太多,萬古長空走進廚房繼續準備中午的料理,但也是繼續注意著四周動靜注意黑影是否已經回來。相較於經歷過許多人生起伏波瀾的萬古長空,在整個日盲族有意無意保護下,千葉傳奇雖是聰慧絕頂、雖是機心深沉思緒敏捷,但依舊是個不曾經歷人情世故的懵懂孩子。   所以,太陽之子究竟是去哪了呢?   望著窗外,萬古長空再度認真思考了起來。 *   略失溫熱的食物擺在桌上,用蓋子蓋好以免熱度流失與灰塵污染,乾乾淨淨的碗依舊乾乾淨淨,動也沒動。時間已經是十二點過半將近一點,這與平時用餐時間相去甚遠的數字,讓萬古長空心中一定,站起身來打算自己出門去尋找。   拿好幾項必要的隨身物品,坐在玄關才正要穿鞋,就聽見後方廚房紗門傳來細微的開闔聲,還有細碎的清脆鈴響。萬古長空坐在原位默默聽了一下,把剛穿上的鞋子脫下擺好,轉身走回廚房。乾淨的碗依舊乾淨安靜的放在桌上,用蓋子蓋好的食物也依舊靜靜在那,看了一眼還在小幅度搖晃、連結後院的紗門,萬古長空歪下腰,往桌子底下看去。   「喵。」   「……果然。」   小黑貓抬頭望了萬古長空一眼,意思意思對那面無表情看著自己的臉答了一聲,繼續舔舐整理自己身上毛髮與腳掌,身旁躺著一隻不知道從哪弄來的黑貓布偶。萬古長空輕嘆了一聲,伸手拍拍小黑貓的頭,站起身拿起桌上乾乾淨淨的碗之一,打開流理台上層的櫥櫃。   腳邊有個溫暖柔軟的東西蹭過,低頭一看,小黑貓無辜的坐在萬古長空腳邊,滿臉期盼,黑中帶銀的大眼睛正動也不動的盯著萬古長空手中貓碗瞧,不知為何那黑貓布偶也跟著被拖了過來,壓在小黑貓一隻腳掌下。   「……」   「喵嗚。」   萬古長空無語,小黑貓無辜,還未成年的幼貓聲線細聲細氣,打著咕嚕又往萬古長空腳邊蹭過去。動動腳安撫一下小黑貓,將正確份量的貓食倒進碗裡,萬古長空一邊將碗放到地上給那眼神發亮的小黑貓,一邊順手企圖將那可憐的黑貓布偶給救走。   「太陽之子,慢慢吃。」   才剛將手往黑貓布偶伸過去,原先全神貫注在貓食上的小黑貓突然抬起頭,眼明手快的把布偶從萬古長空手底下撈走,警告似的瞪一眼之後又低頭繼續與貓食搏鬥,動作一氣喝成毫不遲疑。萬古長空動作凝結,無言以對。   「這布偶究竟是……」   「長空────────」   突然響起急促的腳步聲與呼喊,廚房紗門砰的一聲被打開,萬古長空還來不及回頭,一個黑色的影子就從身後重重撲過來,正好撞在維持蹲姿的萬古長空身上。重心猛然前傾,萬古長空連忙伸手撐地,以免直接被壓倒在前方貓食與小黑貓身上,胸口一陣疑似裡面會有什麼東西被撞出來的感覺。小黑貓太陽之子依舊老神在在的用餐,抬頭對就在自己正上方的萬古長空細細喵了一聲。   順過氣,萬古長空撐起身將重心後移,由撐地蹲姿改為坐姿,抬頭正好看見少年望著自己認真非常的表情。   「長空,我餓了。」   「你今天回來晚了。」   「剛順路去聆月那邊一趟。」   望了一眼桌上飯菜,與那兩副只是放在旁邊還沒有動過的碗筷,千葉傳奇撇了撇嘴,稚氣未脫而面無表情的臉上閃過某種情緒,又迅速壓下。   「我有打手機給你,可是你沒有接。」   「咦?」   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上頭的確顯示了兩通來自千葉傳奇的未接來電。先前因為準備午餐和尋找太陽之子所以把手機放在玄關,又沒有把震動模式調回來,想必這就是沒注意到的原因。萬古長空默默按掉手機訊息,試著把千葉傳奇從自己身上弄下來,卻感覺到少年更把重心往前壓。   「怎麼會把手機忘在玄關?」   沒有問千葉傳奇是怎麼知道他把手機放哪的。萬古長空乾脆把人揹起來,走到餐桌旁放進位置裡,千葉傳奇順從的沒有掙扎。端起千葉傳奇的碗往電鍋走,黑貓布偶依舊堅強的壓在小黑貓腳下。   「太陽之子剛剛不曉得跑去哪,我稍微找了一下。」   「小黑?」   接過萬古長空遞來的熱騰騰白飯,千葉傳奇低頭看了吃飽喝足正在清理自身的小黑貓,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牠剛剛跑去找聆月家的小望了,那隻黑貓布偶還是聆月給牠的。真是,老愛往別人家跑。」   你沒資格說別人……萬古長空默默把這句話吞下去,幫自己也盛了一碗飯坐到餐桌旁,沉默吃著有些遲還有些涼掉了的午餐,一面將菜餚夾到不太專心的千葉傳奇碗裡。少年正認真盯著慘遭玩弄的黑貓布偶,略帶怨氣的對小黑貓投去一眼,低頭扒幾口飯,又望了過去。   萬古長空跟著也看過一眼。太陽之子似乎是把黑貓布偶當做假想敵,又抓又咬又拍又打玩得不亦樂乎,脖子上由千葉傳奇掛上的鈴鐺隨著動作細細響著。   「千葉,專心吃飯。」   「……唔。」   「怎麼了?」   「沒事……」   眼神又往在地上翻滾撲打的小黑貓飄去,嘴裡咬著筷子尖端,聲音有些悶悶的含糊不清,像是抱怨。   「……小黑的娃娃本來是要給我的……」   「啊?」   「不,沒事。」   看見少年似乎對小黑貓充滿怨念的眼神,萬古長空連忙把笑容連著白飯一起吞下肚,千葉傳奇的自尊心很重要小心不能傷到。   千葉傳奇之所以會養貓,其實也是因為住在附近的同學關山聆月。當初聆月家的母貓生了小貓沒人可以幫忙養,見聆月一臉苦惱的樣子,千葉傳奇問也沒問代理監護人萬古長空,就逕自的把其中一隻小黑貓給抱回家。萬古長空當下雖是驚愕,但也是默默的把小黑貓接下來養,千葉傳奇向來都相當負責令人放心,不會三分鐘熱度。   而小黑貓會以千葉傳奇族內稱號「太陽之子」來取名,則要往對街那棟有假山有流水靈氣十足的別墅內尋找罪魁,嚴格說起來跟千葉傳奇有那麼些血緣關係的素還真。當初聽說千葉傳奇領養了一隻小黑貓,正好來作客的素還真馬上表示素某家養的貓就叫清香白蓮,千葉何不也以自己稱號為黑貓取名,一來標示主人身份,二來也讓寵物多幾分主人氣質之類云云。為了阻止素還真滔滔不絕的拼命煽動千葉最後接受了這建議,於是小黑貓定名太陽之子。   但後來素還真有事沒事就過來逗弄小黑貓,左一句太陽之子右一聲太陽之子讓千葉傳奇不勝其擾,況且那一聲聲「太陽之子」中莫名的揶揄語氣更是令人不快。想要喊聲清香白蓮做為對抗,卻發現所謂「素某家養的貓」根本就是素還真的師弟談無慾暫時寄養,不久之前已經送還給原主人。從此之後,千葉傳奇就都喊小黑貓做小黑。   至於對萬古長空來說,貓叫什麼名字都無所謂,只要主人別讓牠餓著寒著傷著就可以了。只是不論是叫太陽之子還是叫清香白蓮,以貓的名字來說會不會太過坳口?   罷。反正小黑貓已經接受了太陽之子與小黑這兩個名字,吃好睡好長得頗為健康,這樣就夠了。   望著千葉傳奇不時分心於黑貓布偶的動作,萬古長空默默決定,晚點要打個電話給仙殿望夜,請她轉達聆月,幫千葉傳奇再作一隻黑貓布偶。 *   在千葉傳奇之前,萬古長空並沒有照顧人的經驗,只懂得如何照顧自己。   剛開始接下這責任時,萬古長空常常顯得有些笨拙不夠細心,時常望了一些小細節,是由千葉傳奇指點過後才漸漸熟悉。初相見時的千葉傳奇,禮貌但冷漠,總是保持著適度的距離,會在有意無意間流露出年少孩童才有的脆弱,又在下一個瞬間隱藏掩飾。自我要求甚高,嚴厲絕對,卻不厭其煩的指導萬古長空一些關於族內、關於他自己的事情,責怪後總留餘地。   後來萬古長空才從大祭司那邊聽說,千葉傳奇那時是自己選擇萬古長空來照顧自己生活起居的。瀏覽族內人選名單時,千葉傳奇看著失去雙親、曾為叛民的萬古長空,看了好久好久。      「你的媽媽沒有能力養你,他們不要你了。」   當初千葉傳奇接養太陽之子時,是這樣對那略帶疑惑的小黑貓說的。   「不過,我會要你。」 *   最初見到千葉傳奇時是敬佩而敬畏的。不過相處久了之後,萬古長空發現自己看待千葉傳奇的眼光開始轉變。   比如現在。   剛剛和仙殿望夜結束通話,望夜笑著答應會幫忙轉達,電話後頭還可以聽見遙星的笑聲和聆月微嗔追打自家妹妹的笑鬧聲。這兩個孩子,一個不懂、一個自恃身分,身邊的人都為他們感到無奈啊。   才掛掉電話,電話又響了起來,上頭顯示的號碼熟悉又有點陌生,很久沒聯絡的朋友。四周的吵鬧聲讓萬古長空費了點功夫,才聽清楚明珠求瑕在電話那端究竟說了什麼。   「長空長空!幫我抓住小黑!」   「喵────」   「啊又溜掉了。小黑你過來────」   「喵嗚、喵────」   「把布偶給我、只是借我看一下啦!長空────」   「咪!」   「噢嗚!」   「喵!喵嗚────」   「小黑!你居然敢咬我!」   『……刀劍無名,你家養貓?』   那端明珠求瑕的聲音驚訝多於厭惡。素有潔癖的他不是很喜歡這些貓貓狗狗,不過在他記憶中,他這寡言的朋友似乎也並不怎麼熱愛小動物。   「這說來話長。」   揉了揉額角,萬古長空看了眼一大一小滿屋跑的兩隻黑影,下意識抬起腳讓太陽之子可以順利跳過沙發,這動作馬上引來千葉傳奇的抗議。原本是想把剛剛和望夜的請託當作驚喜,但現在萬古長空認真考慮要不要先說出來,安撫一下怨念沉重的千葉傳奇。   「我這邊,現在養了兩隻貓。」                                                                 【貓】完。  --  
 千葉:(抓著太陽之子)長空,你養了兩隻貓?第二隻在哪裡?  萬古:……(把黑貓布偶塞進千葉懷裡)  --  關於千葉領養聆月家小貓那邊,不能寫出來的小片段。   「你的媽媽沒有能力養你,他們不要你了。」   當初千葉傳奇接養太陽之子時,是這樣對那略帶疑惑的小黑貓說的。   「不過,我會要你。」   然後。千葉傳奇就被關山聆月罵了。   「什麼叫做我們不要牠?我們只是真的沒辦法養,請不要亂教!」   「……」好痛。幹麻打人啊。  ……打那段時我整個就想接這幾句www(被打) --  假如說看倌曾經一度以為萬古在找的貓就是千葉,  請不要擔心自己的閱讀能力,因為本來就是那就是某草的目的……(頂鍋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