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5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盈虧】 布布/三先生 2010-09-22  基本上應該算是沒有配對,我喜歡三先生三個一起但不是3P喔啾咪>wO  《開頭》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今天什麼時節,吟這合適嗎?」   「耶,好友不認為這時節吟這詞,分外應景嗎?」   「一點也不覺得。」   「哈哈。」  這篇開頭字數好難抓,  不是像現在這樣看起來跟偷懶一樣,就是字數過多Orz  《結尾》   他只是凱旋侯,而他不過是極道先生,與他只是楓岫主人。   僅此爾爾。   月華燦爛。   「……千里、共嬋娟。」  《最喜歡的部份》   「世事有時,萬物皆有定時。」   羽扇托起了一葉楓葉,卻沒有碰觸到,只是隨著風韻而旋轉揮動。   「陰晴有時、喜怒有時、人的相生相剋相聚相離,皆有所時。」   「如同日有旭有夕,月有全有缺,差別只在熄滅那刻,停留在眼底那抹餘光。」   「在此世間太多無常,太多的無可奈何無能為力。」   「只願此抹餘光,伴你吾今生,不曾忘卻……」   夜色嬋娟,楓紅落下,未許未應卻定了個約。   在那銀光月色明亮朦朧中,楓在飛舞,櫻與梅安靜陪伴兩側。無須言語,此情此景,任何聲音都屬於多餘。此心早已互相清澈,在這輪滿滿月光下,在這輪不會分彼此的月光下。   此生為友,縱使滄海桑田,月有盈虧。   吾友。   願伴此生,不曾忘卻。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草莫見、花莫見」 自創/蕁草之嗣 2010-05-22  蕁草之嗣成員灰夜、草華、小蕁、血舞,音天夜,孩子蘿特跟空白,  基本上設定很廣而且很長久所以很難解釋,也沒有人物介紹這種東西,   所以反正就是這樣啦。(到底哪樣啊)  《開頭》  「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也是灰夜,也是一抹彎彎如嘲笑的紅月。  《結尾》   何謂彼岸?超脫生死輪迴,不入六界,不在五行。   黑彼岸絕望,白彼岸純粹,火紅彼岸,寧靜悲傷卻又默默承受。   汝放下孟婆湯碗,碗底朝月,洗去一生苦難,忘川已過。   吾在奈何這端,奈何無可奈何,僅僅只能望著彼岸。   草莫見哪、花莫見。  《最喜歡的部份》  「妳當妳自己是彼岸花嗎?」  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在亭中響起,我只是淡淡一笑。  佛說彼岸,無生無死,無苦無悲,無欲無求,是個忘記一切的極樂世界。而有種花,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生於弱水彼岸,無莖無葉,絢爛緋紅。  佛說,那是彼岸花。  「我怎麼不知道妳跟佛還認識?」  「怎麼可能。只是看書裡寫的罷了。」  雙手輕輕一襬,我摘掉頭上的髮簪,讓奶黃色長髮落下,如月之瀑如日之光。輕輕將髮簪扔出亭外,在髮簪落到地面上的那一瞬間,傳出了輕微的碎裂聲。整片夜空像是被砸碎的玻璃,由髮簪落地處開始破裂破裂破裂,像是鏡影般,晃出了另一彎月、另一個黑色亭子、另一片銀白色的蕁草田。  平行重疊但又不相同的兩個空間,我在彼岸花海之中,而小蕁、草華、天夜、蘿特和空白一直都在那片已經成為家的蕁草田中。  這一整篇的開頭都只有空一格,  雖然說整個不合格會被老師退件,不過這也是我寫這一系列的習慣:D。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日常、湛】 GC/拉思中心 2010-01-10  距今一年前的時候我好像還是個悲苦的考生……  翻來翻去離「一年前」最近的只有這篇了。(汗)(再早一篇直接跳到09年7月是怎樣!?)  《開頭》     牠看到了。那眼瞳湛如深海藍如晴空的銀髮少年。  《結尾》   一朵雲飄來,遮蔽了月光,幾秒之後,又飄走了。  《最喜歡的部份》   是啊,牠嗅得出來,牠認出來了,那種極淡卻也及清晰的黑暗氣息,雖然被某種東西給壓制住了,但所有生存於黑暗手下的魔物都認得出來,那嵌在血緣之中深刻而無法抹滅的味道。是啊,這少年,牠曾經見過他站立於那位大人身邊的模樣,見過他和無數魔物一起、指揮著黑暗士兵們血洗一切的模樣。不論是當時或是現在不論是黑暗或是光明之間任何一種模樣,少年都是一個讓牠尊敬、崇拜、想要狠狠摧毀的對象。  ↑開頭跟結尾好短。(炸)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無聲】(十)歪斜 RO/正常向 2007-12-22  噢槓無聲正文最新的一篇居然已經是三年以前的東西了?!(驚恐)  誰叫你都不填坑 系列文這種東西本來就是隨我斷哪就斷哪 不要狡辯  《開頭》   知道自己走偏了,卻沒有回頭的機會 一開始就選錯了路,但不能反悔 歪斜的路上,要怎麼走得長遠 只能說對不起,和一聲再見    以小詩作為開頭是無聲系列的一貫風格,  那時候我寫文還沒有在每段開頭空兩格的習慣XD  《結尾》 「真膚淺,難道他們真的以為研究所只是這樣子的地方嗎?」 抓起手推車,男子拿起掛在耳邊的黑色耳環,按下某個按鍵,招手意識著少年該離開了。一隻鋼鐵波利快樂的跳過來,一口吃掉地上的鐵手鏈,無視於兩人視線逕自跳開,發出皮球落地般的響亮聲音。 「那賽尼亞他們呢?」 「順其自然吧,我想他們應該是不屑去動那些孩子啦,他們的目標很明顯。」 「要我的命,你敢的話,就來拿吧。」  《最喜歡的部份》  「你的戰鬥能力比起刺殺部隊的人是偏低,但也沒有弱到會躲不了研究所那些傢伙的攻擊吧。別跟我說你是自己跌傷的。」 「會長,我……」 「兩個刺殺部隊成員,一個輔助者,五個躲避能力最好的探索部隊成員加上你,照理說不會有這麼大的傷害才對。」 青年抬起頭,把袖子拉低,開口想說些什麼,男子卻搶先回答。 「失控了,是吧?」  之所以選這段是因為有離樣,一個我還沒花字數去把他寫清楚的可愛孩子,  無聲寫那麼久好不容易出來一個小尹以外的宓成員讓我很開心www (那你就快點填坑)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這題好難OxQ!  自國二之後,我幾乎每篇文都會有少說三百字的混字數寫景在裡面,  所以要選哪兩篇好苦惱……(被打)  《前期》  【徘迴】(二) GC/正常向 2008-01-19 漫無目的的隨著林間小路走著,眼前豁然開朗,森林中心有一面如鏡子般乾淨安寧的湖泊,幾乎可以直接從清澈的水面看見遙遠的湖底,好像並沒有水的存在,而可以毫無阻礙的一直走下去。湖的中央有一座小島,生長著一棵比森林中任何一棵樹木還要高大還要青翠的樹,廣大的樹蔭遮蔽了整個湖面,彷彿取代了天空,崇高卻又令人心曠神怡。拉思大概猜了出來,這就是森林之主,精靈們的母親,生命樹。 一陣水面波動的聲響敲破了寧靜的氣氛,朝聲音來源看去,一個人影從水面中站起,手中小心翼翼的捧著從湖中舀上的湖水,緩緩走到生命樹的旁邊,將水溫柔的灑在巨大的根部上。撥開一頭夕陽般燦爛的橙色濕髮,可以看見那對明顯透露出精靈身分的尖長耳朵。將雙手貼到樹幹上,頭輕輕靠著如牆面寬闊的安全感,宛若躺在母親的懷抱中,神情安祥寧靜。 彷彿是感覺到了其他人的存在,精靈少年轉過頭,看見被這畫面震懾住的拉思,有點驚訝,隨即又了解的露出慣性的陽光笑容。 「──拉思。」  四百字。(沉默)  這時期也還是我沒有習慣在開頭空兩格的時候。  《後期》  【在那之前】(萊恩、之所以) GC/正常向 2010-04-17   藍色的海浪拍打在沙灘上,碎成一地泡沫,緩緩退回,再次拍打上來,重複的規律的。海平面上水深較淺處還可以看到古代遺跡的殘骸,一部分在水面上另一部分在水面下看不見的地方,原本莊嚴華麗的建築在時間的作用下洗去所有裝飾,成了海洋生物最喜愛的遊憩場所。   清涼而帶點海洋鹹味的海風從巴薩伊之海海面上吹來,海面微微躁動,兩隻有著鮮紅外殼的龍蝦小兵從海面浮出,一躍跳上了沙岸,左右張望像是尋找著什麼,細碎的機械聲從甲殼之下傳出。   在沙灘上到處巡了一會,沒有找到任何東西的龍蝦小兵們轉身,機械性僵硬的擺動著四肢,搖搖晃晃走回海中。才剛碰觸到不斷拍打著沙岸的海浪,其中一隻龍蝦小兵猛然抬頭,機械發出尖銳像是喊叫似的聲音,下一瞬間,它的身體分成兩個部分,分別往左邊與右邊倒下。    刻意選了都是跟萊恩有關的文章本來是想當前後對比,  不過很可惜的萊恩之所以部份的森林寫景是下一篇然後我還沒寫。(被捅)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我生平第一次寫親熱畫面就是我第一次寫BL!  我生平第一次寫BL距今才大概十個月多幾天而已還冷配對!  我生平第一次寫H就在不到半年前的FFK3啊口胡!  我生平第一次出本就出R18本是怎樣現在回想突然覺得好可怕啊啊啊而且我自己還不敢回頭看!!!  (請冷靜)  《前期》  【Understand】 GC/卡德森x羅納 2010-02-17     輕聲喃喃,卡德森轉移陣地,貼在羅納身體上的薄唇再往下移,找到胸前那小小凸起。埋在羅納髮絲中的手指順著頭髮滑下,輕觸胸口前的敏感點,玩弄似的揉捏著,嘴唇貼上另一邊,輕啄細咬,直到聽見青年再也無法忍耐的聲音從齒縫中竄出,才心滿意足的移開。    回頭,再次吻上羅納微微發抖的唇瓣,掛在深藍色眼睫毛上的淚珠看得好清楚,水氣朦朧的靛眼眨著,掙扎而細碎呻吟從喉間發出,配上浮著一層緋紅的俊俏臉 龐,簡直是誘人犯罪。吻再深入,一隻手扣著羅納的脖子,向上滑捧著那張漂亮的臉,另一隻手則是往下,不安分的溜過佈滿紅色吻痕的胸口,停在比腰部更下方的 地方。   異樣的感覺讓羅納猛然睜大眼。卡德森笑了笑,移開臉,左手抓住羅納被束縛而緊繃的手臂,溫熱的呼吸吐在耳邊,咬住和臉相同紅色 的耳垂,右手則是刮著羅納腰部下滑至大腿,隔著褲子的布料可以感覺出肌肉的形狀,還有不知什麼原因的顫抖。頓了頓,枯骨般的手沿著大腿內側緩緩移動,貼到腿間。  「什──嗚!」    《後期》  【陪】 布布/魔王子x赤睛 2010-11-18   失了什麼。   是失了什麼,還是從來未曾擁有過?   思此,赤睛下意識舉起了一隻手,貼上身前的赤裸胸膛。活人的溫度自掌心傳來,在沉重呼吸起伏中隱約感受到那因動作而稍微急促但依然規律的脈動,和常人無異。魔王子被這動作引起了些注意,幽幽紅眸帶著笑意,抓住赤睛貼在自己胸膛的手腕扣到一旁,再度挺進,猛然疼痛令赤睛差點痛呼出聲,連帶扔了一個狠瞪。   罷。就算是魔王子真的全身零件都有缺也無所謂,那從來就不是他的職責所在。   依舊習慣性的將所有聲音吞下。在魔王子危害到火宅佛獄最高利益前,他都只負責旁觀。  我怎麼覺得我的等級走法好像跟別人不太一樣?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無聲番外──心意】 RO/正常向 優以x二十八 2008-02-24   「嗨,二十八。」 「……嗨。很少在妳辦公室以外的地方看到妳。」 「對呀,都是哥哥啦,害我都沒時間出來逛逛。這裡好漂亮噢。」 如此不知所云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優以一邊很努力的爬上金字塔菱角上少有的平台,一邊讚嘆著艷麗火紅的夕陽。這裡是二十八的專屬位置,每天的這個時候,一定可以在這裡找到他。 好不容易爬上平台,優以有點喘的坐到二十八旁邊,和他一樣望著夕陽不發一語,偶而用眼角餘光看著二十八被夕陽染紅的白髮,和那對黑色的惡魔髮夾。手輕輕撫摸著閃亮耀眼的愛心髮夾,有點生澀艱難的開口。 「……欸,二十八。」 「怎。」 再度陷入莫名其妙的沉默,兩人的視線都緊盯著那今天最後的一點陽光,直到最後一點火紅消失在遙遠的海平面,天空被紫藍色的夜幕所攏照。二十八微微轉頭,表情帶點疑惑的等待優以的問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夕陽,優以的臉頰有些緋紅。 「……這給你。」 發現了二十八的視線,優以急急忙忙的拿出一個深紅色的方形盒子,上面用鮮紅的緞帶給細心的裝飾著,看起來相當精緻而漂亮。二十八接下,有點不明白的看著優以。 「這是阿羅教我做的巧克力,送你……」 「謝謝。」 「……」 溫柔的拆著包裝,像是不想破壞送禮人的細心,聽到了優以的些許呢喃,二十八停下手上的動作,看著一直瞪著海平面的優以。 「妳說了什麼嗎?」 「沒、沒有,快拆開來吃啦!」 打開盒子,裡頭的巧克力也看得出費了一翻心思。白色的心型裡融合著一雙黑色的惡魔羽翼,看似突兀卻又令人驚訝的配合。二十八拿起巧克力,從心型的末端折了一小塊白色的碎塊放進嘴裡,優以緊張的眼神直視著。 「好甜。」 眉頭輕輕皺了一下,開口吐出這麼一句評語,卻又在接觸到優以的視線之後,露出一抹淡淡的、少見的微笑。 「不過,很好吃。」 「真的嗎?」 優以原本擔心而有點糾結的臉龐逐漸舒展開來,換上一個大大的燦爛笑容,彷彿夕陽般耀眼。二十八點點頭,又折了一小塊放進嘴裡。那抹少見的笑容淡淡的、輕輕的,卻令人很舒服。 「嗯。」 「太好了!我好擔心你不喜歡噢────」 像是夕陽殘留下來的顏色,天空,是絢爛而華麗的紅紫色,綴著幾顆閃亮的星兒。雖然不能長久,卻美麗的令人醉心。 「──我喜歡你。」 「嗯?」 「沒有、沒事,我是說我好喜歡天空的顏色。」 「嗯。」 ──這樣就好了,不是嗎?  說到甜文直覺就是全部都用巧克力堆起來的這篇,  甜死人不償命還附帶暗戀多年+木頭+鼓起勇氣告白卻沒被聽到等經典老梗,  不選這篇我沒別的可以選了。(攤手)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這題好難。(皺眉)  不知道是不是我本身情感問題,通常我寫文時情感都很抽離,  常常是讀者告訴我這篇文給他什麼樣的感覺我自己完全沒有感受,  所以我哪一篇文最悲最痛我其實不知道Orz……  選讓我送最多條手帕出去的那篇好了。(滅)  【無聲】(四)叛 RO/正常向 2007-04-07 希里斯把所有人集中在一起,血已經洗乾淨,大家看起來只是睡著了。然後,用華麗的火舞送走所有人。 海闊天空從此消失了,只留下一個傳奇性的名字。 希里斯‧恩利羅提,不死之神。 因為我跟大家約好了……不可以死……  噢我國中時期的文筆……(戳眼)(住手)  因為要把這篇納入無聲系列,所以其實上面所寫的時間比真正發表的時間還晚,  不過真正的時間是什麼時候我不記得了。大概是06年的11月吧。(因為這原本是某人的生日賀文030)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Immortal】 GC/賽格特x羅納 2010-07-31   在急速奔逃的同時也不斷朝後方甩出魔法劍,以攻擊作為防禦抵擋身後的追趕,汗水從額頭流下滴落,但羅納無暇分神去做擦拭。   壓住正在微微滲血的左邊肩頭,羅納咬牙忍住疼痛,柔軟的沙地讓腳步難以找到施力點,連帶拖慢奔跑速度。地下祭壇空間極為寬廣,離原本休息的位置越來越遠,從縫隙中落下的月光是唯一照明,隱隱約約照出前方道路與後方追趕的人。羅納竭力冷靜,但心緒還是混亂不堪。   他不太懂賽格特為什麼會突然發狂攻擊……或許是此地殘餘的黑暗氣息引響了思緒,加上觸景生情,勾動某些長年來的遺憾恐懼。也或許是有人在此設下幻術法陣,接觸過後就會看到心中最害怕的事情。也或許……   一切都只是猜測。羅納現在只知道他必須逃離,逃離那已經殺紅眼的人。   後方賽格特似乎並沒有全力追趕,有些如貓抓老鼠、抓了又放、放了又抓的玩法,但羅納也沒有足夠的速度可以一舉甩開。再加上前方有事沒事冒出來的森森白骨,雖然攻速慢也沒多少攻擊力,但卻非常煩人,明明已經被打得灰飛煙滅居然也可以從骨灰重新拼回,生命力再強也該有個限度啊。   左閃右避前砍除去阻擋道路的白骨,不時朝後方扔出攻擊以阻擋腳步,一心多用讓羅納很快便體力不濟。有股陰暗的氣息壟罩在整個地下祭壇,不屬於賽格特的狂暴黑暗也不屬於死者的沉穩寂靜,其屬性讓羅納不斷感到莫名不適,莫名血腥寒冷的氣味,絕望令人從骨髓深處開始發寒。   尖銳殺意直逼而來,羅納快速轉身,直覺舉劍阻擋。一聲清脆的清楚交擊聲,巨大的力道直接震飛手中武器,連緩衝的時間都不給,咽喉被冰冷強硬的手指扣住,往下直壓。羅納與賽格特兩人雙雙倒落在柔軟黃沙中,瀰漫起滾滾沙塵,四周白骨莫名瞬間崩毀,飛落的魔法劍鏘一聲插入不遠處地面。   「……抓到了。」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無聲】(二)花冠 RO/正常向 2007-03-20 『───不怕死的人類阿,居然敢攻擊我───』 「少廢話。」 良不屑的哼一聲,二連矢與銳利射擊連發著,黑暗之王腳下的散爆陷阱倏然炸開,沒有心理準備的黑暗之王退了一步,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定位陷阱。 『───人類阿,你可真是不錯,不過還是只有死亡這條路───』 黑暗之王冷笑一聲,陰暗的古城突然大放光明,數十顆帶著熊熊火焰的隕石朝渺小的良與詞飛來。詞慌張的想逃,卻只是在原地打轉。突然一推,詞狠狠的跌出隕石術的攻擊範圍,等到法術的煙霧散去,卻看到良躺在焦黑的地上。 「小良───────」 『───與我作對的人類,下場都是這樣。小夥子,我很欣賞你,成為我的一部分吧───』 黑暗之王撿起沒有招架之力、受重傷的良,發出恐怖的笑聲,良的骨頭隨著手握緊發出碎裂的聲音。詞跪坐在地上,恍惚看著昏迷不醒的良,與近乎瘋狂的黑暗之王。 「───不可以!小良是我的─────!」 十字型的光芒攏罩,一道比正常威力強十倍以上的神聖之光打在黑暗之王身上,後者發出怒吼,良癱軟的身體滑落地面。詞趕緊接住,看來除了燒傷跟輕微骨折,沒有其他重大傷害,鬆了一口氣的詞開始施放治癒術。等到良的傷恢復的差不多,詞將前者安置好,站起身來,那氣勢更勝於所有殺手。 「──你、這黑黑的鬼東西、怎麼可以───傷害、我的小良!───」 『───女孩,看來我是低估妳了,不過───』 就當黑暗之王還在廢話,詞手一張,比方才更強的神聖之光不中斷的打在黑暗之王身上,嚇人的慘叫聲回蕩在古城裡。 『───妳───』 「十字驅魔攻擊!」 「二連矢!」 黑暗之王腳下的黑氣開始崩裂,刺眼的白光十字狀升起,銀色的箭矢向雨般打在黑暗之王身上。不一會兒,除了那片焦地跟幾抹黑氣,什麼都不剩下。詞累的跪倒在地,摟著已意志力強起身的良。周圍突然傳來眾人的掌聲,許多冒險者陸陸續續的從藏身之處出現,臉上掛著驚駭。 「太厲害了,那種攻擊連大神官也不一定做得出來呢───」 「竟然只是小孩子,天才阿───」 諸如此類的讚美,詞跟良互白了個眼。 「為什麼不幫我們阿……」 然後很有默契的一同倒下。  這梗老到我好想當這篇文從來不存在。(掩面)(不要逃避現實)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都是坑齁齁齁齁哈哈哈哈哈。(被打)  我開始在網路上寫文的時間大概是國一下,  其實看下來讓我很欣慰的發現噢我還是有緩緩在進步的,  2006年以前的文幾乎都給我當黑歷史刪光光了。  有人說當你看到過去的作品會想毀滅它時,便表示你成長了。(哪來的言論)  ……等待無聲坑的讀者們對不起Orz  ……等待在那之前坑的讀者們對不起Orz  ……布布我這半年才開始看的東西居然也可以有坑Orz  挖坑不補好像是我一直以來的壞習慣。(大汗)(那你還不改)  某草不點人囉,需要的請自領吧ˊ艸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