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5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貓】後續(同設定短篇怨念)

 以下。  就說了是怨念別跟我敲後續。(逃走)  * 日月   談無慾面無表情冷得有點可怕,細長雙眉似乎微微往中心靠攏,那溫文優雅的白貓正窩在腿上,順著手指的輕拂打呼嚕。坐在桌子另一端的慕少艾笑得一臉無害,敲了敲手中煙管,顯然徹底無視三人以上公共場所禁止吸煙的法律規定。雖然這邊現在只有兩個人加一隻貓。   「呼呼,談無慾你就算瞪我也沒用啊。」   「你是醫生。」   「是我是醫生,但你家清香白蓮可健健康康無病無痛,我這可不是動物收容所。」   ……   「素還真!」   「師弟。」   白髮漩眉的男子笑得溫文儒雅,清香如蓮,一點都看不出雙目已經無法視物、雙耳幾乎要聽不見聲音。臉雖笑著眼神卻是空洞的,這附模樣讓談無慾有種打下去的衝動。   「做什麼又把自己搞成這附德行!你就不能有哪一年不犯太歲嗎!」  * 鴉太/燁十 (燁十不成立啊啊啊啊人獸耶…)   燁世兵權養的狐狸叫做求影十鋒,孔雀就叫孔雀,因為燁世兵權不想取也懶得記,反正餵也不是他在餵,卻記住了狐狸的名字。   小狐狸是他人送來寄養,所以已經有了名字,雖然燁世兵權依舊是狐狸狐狸的喊,只有那麼偶而時會喊十鋒。小狐狸靈性極高,訓練得當非常聰明,不管是哪一個稱呼都會回應,但只有當燁世兵權呼喊「十鋒」時,小狐狸的眼神會閃過一絲明亮。   ……   求影十鋒這名字是小狐狸的原主人取的,鴉魂待牠如親生弟弟,相當嚴格也相當寵溺,每每讓在旁的太君治看不下去,出手制止。   「鴉魂,十鋒還小。」   「就是因為還小所以才要趁這個時機教育。」   「教育過度只會造成反效果,休息了吧。」   「不要干涉──太君治!喂!太君治!」   「走吧十鋒,我餵些東西給你。」   成功將已經累得有些腳步顛簸的求影十鋒救出,太君治無視後方鴉魂呼喚逕自走開,而原主人只能默默看著對方背影離去,什麼都說不出口。   「嘎!」   好不容易找到空檔的血鴉停到鴉魂肩上,不知道是嘲笑還是安慰的對主人喊了聲。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求影十鋒很喜歡太君治,這老讓鴉魂感覺很悶。   ……   走到躺倒在地上的燁世兵權,求影十鋒低頭嗅了嗅散在地上的髮,暖棕帶點白色參雜的柔軟毛皮輕輕搔過燁世兵權的臉。小狐狸像是有些不理解的微微歪了歪頭,水亮大眼張著,鼻尖輕輕蹭了蹭眼前有些蒼白的那張臉。   「……這狼狽的樣子居然被你看見了。」   眼瞼有些虛弱的半張,卻依然不減其威嚴與霸氣,嘴邊勾起一抹有點諷刺的少見笑容。坐在一旁的求影十鋒似懂非懂,柔軟蓬鬆的尾巴晃動,雙眼定定望著眼前這該是自己主人的面孔,眼神中有著一貫的沉默與認真。   然後求影十鋒抬起了腳,從燁世兵權的臉上踩過。  (軍督我對不起您……)(大笑逃走)  * 海天/兩種意義   「擎海潮!」   抬起的手腕瞬間被制住,一頁書臉色一沉,施力欲掙脫卻不得其法。擎海潮緊緊扣制著眼前人的手,原先怒容先是微愣錯愕,頓時又被怒意取代,但和先前的憤怒神情有著幾分不同。   「一頁書,你這是怎麼回事?」   ……   熄了燈,海殤君輕手輕腳的坐到一頁書床邊,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響以免打擾到向來淺眠的好友。依舊白皙的膚色在黑暗室內隱約發著光,一頭黑髮散落,雖然與記憶中的好友有些不同,但他不否認這樣很好看。   多久了呢?距離上次見面。   這些日子中好友似乎經歷了很多,卻不減那笑盡英雄的氣態,從古到今,始終如一。這就是他。   「好友,多謝。」   就在海殤君起身欲離開時,耳邊隱約聽見微弱的一句,猛然回首,原本睡姿端正的一頁書身體微微歪過了一邊,緊閉著眼臉側往海殤君的反方向。呼吸規律,安靜平順。   海殤君微笑。「不用謝。」 * 千聆   後來關山聆月很快的又補上了一隻黑貓布偶,主要是用來減輕萬古長空的壓力。雖然當初仙殿望月接到萬古長空趁千葉傳奇沒注意時撥打、語氣平穩卻帶有明顯頭疼的求救電話時,關山聆月在另外一端笑得相當開心。   千葉傳奇拎著黑貓布偶,太陽之子叼著黑貓布偶,一人一貓在告知萬古長空後,往聆月家走去──更正,是只有千葉傳奇告知,太陽之子是自己跟上來的。   其實千葉傳奇早過了會吵著要布偶的年紀,況且跟隻貓搶布偶實在是很幼稚,只不過就是有種莫名的感覺,想要將那個布偶據為己有。   因為那是聆月做的。   當然,千葉傳奇不會承認。  (我家的千葉好像一直都是幼稚小孩……)(被捅)  * 羽慕羽   慕少艾的診所內收容了隻害羞的小白文,而小白文的主人也是隻害羞的白文。   當羽人非獍來接自己的白文時,見得愛鳥恢復健康,總是沉默漠然帶點陰鬱的臉上顯露出難得的笑容,純然無瑕。那種純粹乾淨、令閱人無數,看過不少美人美景的慕少艾也楞了幾秒。   從此之後幕少艾便決定,要讓這隻白文常常笑。   呼呼,他可是藥師慕少艾啊。  * 吞宵   「吞佛,這是什麼?」   與對方牽著的手感受到微微拉力,吞佛童子跟著停下腳步,朝宵所指的方向看去。一張有些蒼白的臉埋在毛線帽與圍巾裡面,宵張著靈秀的大眼,在兩人正欲進入的精品店門口站定,從過長袖口裡努力伸出一隻手指頭,指著玻璃門上的圖樣告示。   微瞇細長邪魅的眼,順著宵的手指看過去,入口玻璃門上貼了幾張圓形的貼紙,很一般公共場所通常都會有的那種。不太懂詢問的用意,吞佛童子轉過身與宵目光相交,彎腰讓兩人視線高度相同,雙眼又瞇了些。冬天大樓風總是格外寒冷。   「告示。」   「告示?這些圖案是什麼意思?」   「禁止飲食、禁止拍照、禁止奔跑、禁帶寵物、禁止吸煙……怎麼了嗎?」   「禁帶寵物?」   微微歪著頭,宵整個人幾乎都要埋沒在厚重的衣物中,只露出些許蒼白膚色與明亮雙眼,黑髮在風中飄散。其實他不太怕冷,但姥無艷堅持這幾天出門一定要讓他多穿幾件,吞佛童子也沒又說什麼,所以就照做了。   「寵物是指……貓、狗、鳥類那些嗎?」   相較於被包得像顆球的宵,吞佛童子只是件毛衣加羽絨外套與圍巾就解決了。微微側身讓路給欲進入店中的其他顧客,吞佛童子看了看認真研究著圖樣的宵,再看看被認真研究的簡單圖案,有點失笑。   「你認為你是寵物的一種嗎?」   「咦?我是嗎?」   「你不覺得嗎?小雪梟……」   聲線壓低,在強烈的大樓風中輕柔掠過,火紅髮絲飛舞凌亂襯托出帶著邪氣的魅長眼眸與白膚,呼吸吐氣似乎都帶著令人醉心的氣味,那瞬間似乎四週時間都禁止停留於這一刻。宵眨眨眼,再眨眨眼,歪了歪頭。   「……吞佛。」   「嗯?」   「你好像貓。」   「哈。走吧。」   牽起小雪梟的手,吞佛童子直起腰回到正常高度,舉步往原先目標的精品店門口走去,卻發現宵還待在原地。疑惑的挑了挑眉,催促話語正欲出口,只見宵仰起臉,一臉認真。   「吞佛,我不能進去。」   「你……」   吞佛童子沉默。   拉開厚重的圍巾與外套,宵所飼養的白色雪梟從宵懷裡探出頭來,咕了一聲。 --  初發於噗浪http://www.plurk.com/p/9uv8te  目前就這樣。(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