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5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窺夢】(央情/劍情/魔情)(未完)

   未完,怨念,  請小心腳步。 【窺夢】(央情/劍情/魔情)   (孤)    他知道這是夢,但卻掙扎不了,躲避不了,忘卻不了,清醒不了。   逃不了。   想移動,手腳四肢傳來的的劇烈疼痛直接磨去這個念頭,每一塊骨頭都碎裂成片片利刃切刺著淋漓血肉,觀感清晰到異常殘酷。想呼喊,一張嘴卻感口舌灼燙強烈的疼,咽喉似有火燒般燃去了他的霓羽天音,連破碎的咽嗚呻吟都發不出來。血腥的味道盈滿鼻腔,有灼熱高溫在蔓延,漆黑的肉沫屍塊傳來陣陣刺鼻焦臭,肺部疼痛。   他看著。他也只能看著,無法動彈,連悲鳴都辦不到。他看見斷垣殘壁,火燄由內而外的焚燒,死亡恐懼慢慢折磨,他僅剩、單純而和善的族民們,他知道他們的痛苦卻只來得及看見殘餘焦黑的屍身。他看著他的雙親拼死護著他,洪水瀰漫,因毒污染而辣黑的血流下,倘過七彩羽毛胎記,族人們前仆後繼頑強掙扎只為讓他逃出活下。兩次的滅族之禍,都剩下他。只剩下他。   他看見。在他還未從阿多霓的封印中覺醒,雙手仍每日沾滿惡毒血腥的時日,被殘忍嗜殺的形容詞牢牢貼緊,連罪惡感都不曾出現。他看見,面容溫和慈祥的教主對他伸出手,在他身體裡按進永遠的烙印,無時無刻都將行蹤鉅細靡遺的交代著。他看見,在他終於想起屬於阿多霓的能力與責任之後,那始終一直在風迴小苑內默默焚香、偶爾會嘮叨囉唆個幾句的醫者,按著傷口猙獰的雙腳對他微微皺眉,不容反對不畏麻煩將滿身是傷的他藏於身後。   他看見。來自遙遠他處的劍者,淡泊平靜的一代宗師氣度難掩滿身傷痕,殘忍的失去與指責凝壓出一張滄桑面容,但卻有著一雙如水鏡般清澈祥和的眼眸。他看見,在他遭遇重重圍殺、因傷痕累累與疲勞累積而漸感不支時,那人沒有多言便加入戰圍出手相助,表情看似漠然卻隱約可見不容質疑的堅定,微蹙的眉頭顯出情緒。他看見,那人的淡定,那人的追尋,那人被他的話語弄得手足無措的模樣。他看見,那人不顧他的反對警告,毅然踏出房門、毅然踏進雜沓武林,不曾猶豫。   他看見。一雙妖魅、鄙夷天下的幽紅眼眸,俊美蒼秀的面容有著殘忍的溫柔,噙著微笑的薄唇掛著一抹冷酷嗜血,勾舌輕吐,每一句話都是誠懇非常的十足歪理。他看見,有著春神之名的殺人武器在蒼白卻意外健壯的手中揮舞,毫無留情,卻是玩弄,火蛾邪翅拍打搧出灼熱魔火,吞噬一切。他看見,青蔥般的冰冷手指從他臉上溫柔滑過,抹去唇邊血跡,滑過癱軟四肢,留下無法忽視的狠毒傷口與淒厲疼痛。   眼睜睜看著,轉不開頭,避不開身。   如天空般湛藍如海水般深邃的美麗眼眸瞪大,盈滿哀痛與絕望,長睫顫抖著痛苦,一切苦難無奈悲痛嘆息完完整整的倒映在瞳孔中,烙印在靈魂的最深處,再也無法抹滅分離。   他躺倒於冷硬地面,被自責編織而成的金籠所困,層層疊疊繁雜堅固,無法撼動,金色的花瓣藤蔓攀爬裝飾,上頭的金色鳥兒張著鮮紅寶石所嵌的眼,冰冷無語。遠遠血浪漲潮,一波波拍打而來,漸漸淹起,漫過他的鼻息同時奪走呼吸空間。在令人幾乎溺斃的濃烈血腥當中,他聽見族人天籟,聲聲呼喚,哀切淒婉深入人心。   目貲欲裂,眼神中的悲傷絕望濃烈到幾乎要順著眼角滑落。   但卻依舊沒有落下。 (未)   慕容情在裡頭廂房睡著,推估藥量,應該沒多久之後就會醒了。   停雲端來水盆,不是給慕容情而是要給他,愁未央沉默的移動自己癱瘓雙腳,讓停雲得以幫忙擦拭按摩。水中有淡淡菩提子味道,使用薰香療法的他對於氣味向來敏感,對停雲微微挑了挑眉,停雲則是毫不閃避的回以一笑,繼續動作。   菩提子可調解神經、舒緩緊張、減輕焦慮、安定心神,是他自己在調配藥香時常用的材料,停雲性格溫樸但向來心細,刻意在水中放菩提子的用意他怎會不知。方從末世聖傳歸來,他確實需要平靜一下。   安靜享受停雲細膩而輕重適宜的手勁,手掌溫暖熱度緩緩推開因不良於行而鬱積的氣血,配合藥草氣味令人精神放鬆,幾乎就要順勢睡去。眨眨眼抓回精神,未央揮手意識停雲已經夠了,乖順的家僕卻還是多按了幾下才收手,知道這是關心,淡淡一笑沒多說什麼。待停雲離去,原地閉眼調息了會,才推開重重簾幕,進到傷者的房間裡。   慕容情的神色很不安寧,眉頭緊蹙微咬著下唇,雙手揪緊了身旁被單,因傷而慘白憔悴的臉上爬滿冷汗。做惡夢了。並不是第一次看見慕容情這模樣的未央熟捻的翻動一旁薰香,添加藥量,想了想,乾脆的將原本薰香壇整個翻倒倒出,運勁散去室內原先瀰漫的藥香,頓時房中只嗅得慕容情身上的讚羽優曇,淡淡隱約。   有些莫名但也不是無跡可尋,按著早已不再疼痛的雙腳,未央想起了宿賢卿。   初見慕容情時是在末世聖傳,那時的慕容情名字還不是慕容情,而是末世聖傳的殺手孤羽。未央向來對組織內的殺手們沒有什麼興趣,縱使殺手奪命與醫者救命兩者間有著職業道德上的衝突,但位於他人地盤時他也不會傻到做出什麼指責。這武林總是如此,未央偶爾會為此戲謔一笑。   未央身處末世聖傳,算起來也是對這組織頗有貢獻,但不代表他便是末世聖傳的人。以親女為脅,一年一次到末世聖傳為教主宿賢卿治療,對外宣稱是隱疾,但身為醫者的未央非常明白那是傷。每次詢問,總讓宿賢卿避重就輕一切推給天君的帶了過去,究竟是做了什麼也總是躲避話題,令人相當不快。   當時之所以回頭多看了孤羽一眼,便是因為他身上那獨特的讚羽優曇之香。   未央以香療為主,對氣味敏感相當,卻無法分辨出來自孤羽身上的異香是來自何處。隱隱約約、清清幽幽、比任何一種薰香藥草還要更撫慰人心、勾人心神,深深沉迷難以自拔,卻又戰戰兢兢、遠觀而不敢靠近。   「────慕容。」 --  沒了。(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