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65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之所以》試閱

 ◎  殘餘下來的或再度重生的    「回去?」   少女略顯高亢的聲音中有著明顯質疑,如同那對挑高的眉毛,愛莉西思雙手抱胸,一臉「您的腦袋終於因為操勞過度所以壞掉了嘛」的表情,認真盯著辦公桌另一端的騎士團團長。   「其實說回去不太適當,應該說是再次前往。」   揉了揉太陽穴,一如往常總是帶著滿臉疲憊的團長拿起筆,在攤開的任務單上多寫幾個字,眼下的黑眼圈似乎比過去印象中更為嚴重。望了站在旁邊的羅納一眼,愛莉西思難得沒有多說些什麼,對此團長的眼神似乎有些感激。   「算了那不重要。理由,你們也知道最近的狀況。」   眼神一暗,羅納和愛莉西思都理解的點了點頭。   從前幾天開始,或許該說其實一直以來都有,感應到那塊闇之大陸上隱約浮現的氣息。淡淡的、飄渺的、難以捉摸的,卻就是因為這樣不知道有或沒有的不確定感,令人格外不安。起初只有一兩個人偶然提起,到最後幾乎是只要有著中高氣息感應能力的人都曾有所感覺,無法再忽視。   太淡了,太輕微了,所以雖然知道「有」,卻無法確定實際情況。   ──是過往殘餘,或是回歸?   「與其繼續這樣猜下去,不如到當地去探看確認。」   「……就我們兩個?」   「沒辦法,其他人目前應該是抽不開身。」   熟悉的從文件堆中抽出一個特別厚的資料夾,應該是因為常常翻閱的關係,所以看起來也特別的破。隨意翻開望了內容一眼,團長的語氣僵硬死板像在念課本一樣,一項一項如數家珍。   「萊恩到迷霧森林去了;傑恩城牆周圍的任務結束就會直接去接應萊恩;賽格特如果沒亂跑現在應該在遺忘沼澤;傑恩和愛咪剛往白銀大地出發;利樂在海灘的任務結束就會回來輪日間巡邏;亞苺被魔法學院的賢者長老借過去,等到還回來就會派過去幫你們;拉思目前沒任務,但他一個人負責了大概全部三分之二的巡邏,還是別對他太殘忍。」   「……」這樣還叫不殘忍?   「……」難怪很久沒看到醒著的拉思了。   「我也不想讓你們這麼忙,但有些任務非Grand Chase不可,而最近這種任務特別多。」   隨手合上那本又厚又重的資料夾,發出重重的砰一聲,團長聳聳肩。   「反正也沒人敢來抗議我虐待童工。」   「我抗議。」   「駁回。再說你們所有人的年紀平均一下也不是童工了。」   「把賽格特那個老頭算進來根本不準!」   「扣掉賽格特還有兩個精靈跟一個不明的,怎麼算都不會準。好了大概聽懂了沒問題就拿任務單出去準備,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   隨隨便便將紙往兩個人手中一塞,下了逐客令把據說是史丹騎士團中最高精英份子、直屬於史丹女王底下的Grand Chase成員之二給趕了出去。才剛走出辦公室門口,在外頭揣著公文等著的其他人立刻接著進去,再度合上的大門門板外,還能聽見團長越來越死平的聲音。   「就算抗議虐待童工,申訴書大概也是會上報到團長這邊處裡。」   望著手上寫得密密麻麻詳細非常找不出不足點可以問的任務單,愛莉西思感慨莫名。   「最近真的很忙。」   也低頭簡略閱讀一下任務內容,其實上個任務也才剛結束休息不到半天的羅納點頭同意,無法反駁。   愛莉西思斜眼瞥了一下旁邊的羅納。雖然向來對話發言主控全都是在自己身上沒錯,畢竟自己扯開話題的能力還頗強──這點愛莉西思還算有自覺,但知道了會不會修正,那是要看人看事看地點看心情的。但是像這次幾乎打從進辦公室開始就不見羅納開口,狀況實屬少見。   「會危險嗎?」   察覺視線,羅納一慣溫和斯文的微笑,霎聽之下有些突兀的提問,仔細思索之後還是有些突兀,但愛莉西思懂羅納突兀的理由。盯著羅納向來禮儀周到的臉半晌,愛莉西思有些反常的微微戲謔一笑。   「……你害怕啊?」   十足挑釁的字詞搭配,但語氣卻不帶任何挑釁意味。羅納眼睫輕微顫了一下,也僅有這一下,淡然有禮的笑容依舊,其實心裡有數,愛莉西思早已看穿了什麼。   「怕。」   短暫的失神過去,依舊是輕輕的笑了。   「又有什麼用呢?」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雙手向後在後腦杓交疊,愛莉西思語氣中有著刻意的失望感歎,腳踝施力,轉身往辦公室反方向大步離去。   「走吧回去準備準備,膽小鬼羅納────」   「是────勇敢的愛莉西思騎士。」    *   還在卡查伊斯掌控之下時,艾拉大陸相當安靜,空氣中壓抑的氣氛沉重得令人寸步難行。許久後,在卡查伊斯已經被打敗的今日再度踏上這裡,艾拉大陸依舊安靜,卻換成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死寂。   沒有人、沒有聲音,沒有生命。這種感覺。   「……真是令人討厭。」   靠著羅納捧在手中的火焰照明,一路上都沒有任何阻礙,相當順暢。越接近卡查伊斯之城,四周就越來越多斷垣殘壁、鏽蝕破碎的機械殘骸,火光照耀下反射出冷冷寒光。   愛莉西思忍不住摸了摸裸露在空氣中的手臂肌膚,明顯感覺到因為陰冷而自然產生的雞皮疙瘩,冷到還以為從口中呼出的氣會被凍成白色,不過期待卻落了空。   「其實溫度並沒有太冷,只是周遭氣氛造成錯覺了而已。」   眼前明亮了些。羅納捧著火焰的手晃了過來,朝愛莉西思靠近,在白藍色火光下,將四周都染上一層如霧的透明感。望了羅納的臉一眼,愛莉西思挑了挑眉,將注意力移到對方手所捧著的東西。   「火焰給妳吧,這樣也會明亮些。」   「……給我?」   「放心,不會燙人的。」   「我才不是擔心那個。」   像要證實自己所說的話,愛莉西思二話不說伸出手,掌心朝上等著。羅納微笑,拉過愛莉西思的手,捧著火焰的手掌心微弓,捧著某種液體似,小心緩慢的往愛莉西思手中傾倒。等到羅納手一放開,收回手的愛莉西思仗著自己火焰屬性的體質,不但不畏懼燒傷,似乎是有些好奇的戳戳手中火球。   「好方便,而且還……挺可愛的?」   火球像是個氣泡,在手掌上幾公分的距離飄著,穩定燃燒微白清藍光芒,碎裂如螢。羅納單手握拳,再度張開,一個小小的火焰球憑空冒出,由小至大。   「把瑪那收成球狀,然後用低溫火焰點燃。如此一來不需要花力氣繼續維持,也不像攻擊型的火焰容易造成灼傷,還可以分給其他人,相當方便。」   「……不用解釋原理我聽不懂。」   「是小苺發明出來的噢。」   「這我就聽得懂了。雖然說常常出狀況,不過在魔法方面,小苺果然很有才能呢。」   似乎是玩上癮的繼續戳弄著火球,愛莉西思的心情顯然好了很多,甚至學著羅納剛剛交過火焰的方法,讓火球在兩手之間滾來滾去,卻又沒有接觸到手掌皮膚。望著愛莉西思玩得不亦樂乎,羅納嘴角噙著笑,雖然解釋得很簡單,但要將瑪那收成球狀固定住,其實並不是說起來那麼容易辦到。   「那是當然囉……呃、小愛……」   「嗯?怎麼了?」   「小心頭……」   「嗚噢!」   「……抱歉,我太慢提醒了。」   愧疚看著抱著額頭蹲在地上痛到站不起來的愛莉西思,羅納撿起滾落在地的火焰球,小心低頭躲過一根斜斜傾倒的石柱,不自覺抬高視線注視眼前高聳廣闊建築,如過去記憶中一般,冰冷黑暗,沒有生命、沒有氣息,濃鬱而揮之不去。   「痛死了……」   按著額頭走到羅納旁邊,愛莉西思也跟著抬頭,漠然注視著這片幅員廣大到浪費的建築,小小嘖了一聲。   「總算到了。跟以前比起來,還真是一路順遂到沒有真實感。」   「畢竟都被摧毀了不是嗎。」   「是啊,可真沒想到會再來一次。」   將入鞘雙劍抽出,火紅雙眸閉起,再次張開已然燒上一抹鎮定戰意,來自對接下來的準備。羅納將火焰球遞過,卻不再是放在手上,而是穩穩在兩人頭頂前方不遠處緩緩漂浮,是作為引路。習慣性拉整嵌了魔法石的手套,羅納向前一步,玩笑似的做了一個女士優先的手勢,得到愛莉西思一個白眼。   「進去吧,卡查伊斯之城。」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