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65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考槃】

《詩解》:「考槃者,猶考擊其樂以自樂也。」 【考槃】   牠晃著尾巴,好奇看著那人類忙進忙出。   這裡已經很久沒人類來了。應該說,通常不會有人類想來。能讓人類兩隻腳方便行走的路在繞過山頭的另一端,也沒有什麼稀世珍奇,只有樹、跟水、跟蟲鳴鳥叫、走到崖邊往下看是一大片的雲霧一整山的天空。   睜著晶亮的眼,打了個哈欠,引得那人投來一個好奇的視線,牠毫無畏懼的望了回去。不是沒有對人類的戒心,不過這個人不太一樣,他和其他偶然經過這裡的人類不太一樣,引不起牠的防衛,宛若打從開始他就是在這了。只是直覺,而牠向來對自己的直覺很有自信。   「嗯……請多多指教?」   抬頭看著在自己面前蹲落的人類,對上那雙年輕卻顯得淡泊知性的眼,牠歪著頭,莫名有種看見同類的感覺。不過不是種族血緣上、而是在心態。牠是隻離群的狐狸,不是被驅逐,而是自行遠離。看著人類,牠知道他也有著相似的感覺。   曾有偶然看見牠的人類說牠是妖靈,說牠正在尋道修仙,而牠也只是沉默看著。孤僻罷了。避開了族群的汲汲營營,悠然於山林。   和這人類一樣。   輕輕晃了晃尾巴,不會人言的牠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彼此彼此。   (考槃在澗,碩人之寬;獨寐寤言,永矢弗諼。)   對於那隻狐狸的存在他是挺意外的,意外過後是好奇居多。他聽說過這山上住了一隻靈性的狐,本來還擔心自己的打擾會不會惹得牠不開心,但看來是沒這問題,那狐壓根不在意自己的存在。   一雙晶亮的眼漠然沉靜,宛如一潭深深的池水。   從窗外望去,往前一直走是崖,下方雲霧飄渺宛若仙境,偶爾天氣好可以看見下頭村落隱隱約約。繞過房子屋後是潭,不知從何發源又會流往哪裡,靜靜的沉沉的深深的。他常看見那隻狐趴在潭邊望著潭裡,或是坐在崖邊看著崖下,山上總是會有的霧氣繚繞在牠白色毛皮上,讓牠像仙。   撐著頭看著,不意外那些傳言的存在,不過當事狐狸似乎沒什麼自覺。偶然像是感覺到了他的視線,回過頭抖了抖尾巴,一臉困惑。那模樣總是能逗得他笑起來。多麼純然的生命。   想到這,他會忍不住嘆口氣,然後推開門走出去,看是要往崖邊走還是往潭邊走。走著走著從放空中回神後經常能看見那狐狸默默的跟上了,讓他總有種遇見知音的愉快滿足。這是在山下時感受不到的。   「你明明就是隻狐狸。」   他曾忍不住對狐狸這麼說。白狐也只是動動耳朵,歪了歪那毛茸茸的腦袋,圓潤睛亮的眼中寫滿困惑。本來就是狐狸呀,有什麼好懷疑的。   牠的表情總是能讓他發笑。不帶任何利害關係的。   (考槃在阿,碩人之薖。獨寤寐歌,永矢弗過。)   牠其實是對人類好奇的。各方面來說。   人類喜歡漫無目的的在林間閒逛,牠也喜歡。不知道基於何種心情,每次聽見人類的腳步聲時,牠總會默默的跟了上去。人類喜歡自言自語,對著牠這個不會回應的對象,而牠就聽,靜靜的。   牠知道那東西叫做琴,是種樂器。得承認初次聽到那東西的聲音時牠是給嚇了跳,但後來慢慢適應後,牠發現牠喜歡上那細微的震動。人類一直都是種很神奇的生物。細細的爪、細細的線,悠然迴盪在崖上在潭邊的聲音。   偶爾,牠聽得出人類聲音裡的情緒,但是無法理解。對狐狸來說人類還是太複雜,更何況是對牠這隻連同類間的情緒都懶得去理解的懶狐狸,只是隱隱約約的懂著。牠知道人類還是會下山,為了生命為持的必需,牠知道人類身上一直有股味道,此生再也洗不掉。    抬頭輕嗅,身為狐狸牠有個很靈敏的鼻。   牠對時間只有生理上基本的概念,模模糊糊的沒什麼意義。所以當牠驚覺人類的味道開始淡去的時候,已經不曉得過了多少時間。潭邊,崖邊,牠端坐在人類居住的窩門口歪頭困惑,霧起霧散。   端坐著,然後起身,白色的腳掌踏在地上向來沒有聲息,像霧。牠走到崖邊往下望,雲都散去了可以清楚看見下方的村落,皺起鼻子,輕輕的晃著尾巴。牠想起人類曾經說過的故事,牠聽見並且記起來的那些。   「狐,想不想聽我彈琴?」   人類的聲音從後頭響起,牠意外於自己居然完全沒聽見人類的腳步聲、也沒嗅得味道。不過這困惑沒有持續多久,點了點頭,其實牠真的很喜歡人類所謂「琴」的聲音,這讓牠難得的羨慕起人類細長的爪子起來。   「有什麼要求?那、我隨意囉?」   牠點點頭,窩成一個舒適的姿勢,輕晃著的尾巴表現出少見的期盼。人類莞爾一笑,抬手輕勾。   (考槃在陸,碩人之軸。獨寐寤宿,永矢弗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