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824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日之路】楔。

【日之路】楔。   噓、請仔細聽我說話。   我壓著傷口,單膝跪地,以劍為杖,努力調整呼吸。你沒有追上來,只是靜靜站在原地,甩開劍上的血漬,冰冷的表情卻配著熾熱火焰當作背景。我對著你綻出一個依然的微笑,你的表情在一瞬間軟化下來,隨即恢復沒有感情的冰冷。呵……這些日子裡,你是怎麼過的呢……?   「無所謂……」   小小的白色身影急忙跑來想要扶住我,卻被我一把推開,並凝結出一片冰牆將他與我們的死鬥隔離。日知漂亮的白金色頭髮染上了幾朵鮮紅,嘶吼著悲働的敲打著透明的冰面,那因被隔開而略為悶弱的聲音在寬廣的白色大廳迴盪著。我知道讓他這樣看著我們是很殘忍,但我已經沒有能力給他更多保護了。   對不起。我無聲的挪動著嘴唇,對日知說著。   把眼神回到你身上,發現你也正看著冰牆另一面,那個聲嘶力竭的小小身影。是不是看到了似曾相識的畫面呢?當年站在保護者圍籬後面哭泣的小男孩,現在卻站在我的面前,舉著劍,濃烈的殺氣與四溢的魔法能量飄散在空氣中,色彩是如此的鮮豔而令人炫目,宛如……   「色彩斑斕的孔雀……」   記憶中的你非常溫和善良。看著你的臉,你挪動了嘴唇緩緩念了些咒語,但我卻什麼也聽不到。是剛剛的爆炸所造成的後遺症吧?這樣也好,聽不見日知的哭聲,但也聽不見你的聲音了,我一直很希望再次聽到的……   閉上眼睛,我慢慢站了起來。舉起一隻手,緩緩凝聚起這個空間裡所剩不多的寒冷冰氣,凍結住不斷淌血的傷口。顫抖著吐出一陣刺骨白煙,我早已不期待活著,只希望呼吸的時間可以再長一點,長到足夠我把一切說完。   眼前突然轉為一片赤紅,我苟延殘喘的冰就在一瞬間被你全數蒸發,方才凝結止住的血液啪噠的傾瀉而下。喉間猛然一陣腥甜,捂在口上的白色的手套轉為濕紅,視線似乎開始模糊了起來。甩甩頭,讓意識清晰一些,我依然是微笑,對你微笑。   「日知是無辜的,請別傷害他……」   話一出口,我便後悔了。實在很矛盾,我理所當然希望日知毫髮無傷的活著,但是若他活著,只會讓這個血腥的輪迴不斷持續下去。你沒有承諾,但我知道你的個性。在你眼中,我大概是十惡不赦的魔君吧。是我親手殺了對你疼愛有加的前任日之王,是我屠了你唯一的家、溫暖的日王殿,是我將仇恨的眼罩蒙上你的雙眼,將醜惡的血腥染上你的善良純淨的心靈。我有罪,我犯了沒有看出真實的罪,我不會逃避你的劍。   到底是誰如何犯下第一個錯誤的?只有日之王能夠了解的事實,翻開那本只有王才有資格閱讀的歷史,數百年來,皆是殺與被殺,報仇與被報仇的相同劇情。所有人都要等到雙手染上了殷紅,帶上染著溫熱鮮血的冠冕之後,才會發現沒有任何一個日之王是真正邪惡,每個人都只是錯誤與誤解這個輪迴之中,一個飄渺的影子。   我打消了向你解釋的念頭,反正你只會認為那是我的謊言。於是我決定相信你,相信日知。相信你有足夠的能力看出並認清真實,相信你會把日知拉出這仇恨的輪迴,也相信日知可以理性的去看見真相,並冷靜的斷絕這綿延不絕、充滿著後悔與悲傷的圓圈。   身體突然下意識的舉起劍往前擋去,左胸傳來的劇烈疼痛才讓我發現,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我的面前,纏繞著火燄而顯得赤紅的劍沒入了我的胸口,似乎因為我無意識的格擋而稍微偏離沒有正中要害。壓住口的手指壓不住湧出的鮮血,我感覺到身體漸漸脫力,握不住的劍鏗鏘的落在地上。我無法平衡的向前倒去,卻被一個熟悉的溫度接住。有一瞬間,我似乎從你冰冷的眼眸下方,看見一絲絲驚恐。   到底我是做了什麼讓善良如你決定痛下殺手?我想我是一輩子都無法得知了。眼前迴光返照的浮現出一幕幕畫面,關於你的、關於日知的、關於先王的。我輕輕的笑了起來,如同我一貫的笑容。   「記得嗎?日……」   我沒能再喊最後一次,你的名字。   在黑暗吞噬意識之前,我似乎看見,從你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晶瑩。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