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824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MS】EB30題/ Tag.10 一直都是騙局

-- Tag.10 一直都是騙局   在亞普利耶將瑪希蒂絲勸回櫻花處之後不久,普力特也醒了過來。黑魔法師的詛咒已經開始生效,對於歐尼斯龍族這類純粹的魔法生物,雖然對於魔法的抗性比什麼都高,但一旦被入侵也是比什麼都快速。   從身體最外層開始一層一層包覆上的冰晶堅硬如石,手指僅僅是接近就感受得到那令人凍得發疼的冰冷,比極端還要再極端的溫度。就算是以火焰直接接觸也不會溶化吧,輕輕摸著亞普利耶還沒被冰覆蓋住的身體,和那些冰比起來就算是天生冷血的龍體溫也暖得多。普力特有點疲憊的笑了起來。   「抱歉,連累你了。」   亞普利耶勉力微微睜開了眼,覆蓋在眼瞼上的碎冰擻擻飄落如雪花,瀰漫住那雙燦金色的細長眼瞳模糊了視線。已經無法開口,所以聲音是透過龍與龍使的契約在普力特腦中響起,如回音。   『你的傷……無法再承受任何攻擊,現在看來這個詛咒似乎只是單純的冰封,但誰知道黑魔法師會不會多動什麼手腳……不必道歉,我只是做了我當下所能做的事情……』   伸手遮住亞普利耶的眼睛,似是暗示著要牠不必再浪費體力。約略檢視了下歐尼斯龍王的狀況,普力特另一手探了探自己身上的傷口,帶著一點無奈笑意嘆了口氣。   「這下子,我又要被別人笑說是個沒有龍就什麼都做不到的書呆子了。」   『呵……既然是龍魔導士,你就認命的被龍給保護著吧……』   「哈哈……亞普利耶,你說,你已經讓瑪希蒂絲回到櫻花處了吧?」   『是啊。』   感受得到龍使者的手掌貼在自己的額鱗上,但在詛咒下逐漸被封閉的感官也僅僅只能感受得到這些,意識逐漸昏沉一點一點的沉入黑暗,普力特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再慢一點、蔓延得再慢一點……亞普利耶努力掙扎著,企圖想要壓制詛咒的時間。似是感受到龍王的想法,普力特溫柔的撫著契約額鱗,如同最初相遇時的那個動作。   「那個詛咒,給與當時所有人的詛咒……雖然有點擔心,不過現在的我也沒有能力去找到他們到底到哪裡去了,只能相信他們跟瑪希蒂絲一樣,已經到了安全的地方了吧。」   『他們擁有強悍的力量著……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嗯……那麼輪到你了,亞普利耶。」   從口袋裡掏出魔法石做為媒介,冰藍色的法陣順著普力特的動作同時出現,成了一個巨大到能將亞普利耶完全容納的時空門。不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已經無法睜開眼睛的亞普利耶可以感覺得到,那個從空間縫隙中穿過的扭曲感,腳爪底下本來冰冷堅硬的時間神殿地磚也成了柔軟的泥土,似乎有什麼東西落在身上,細小而冰冷。   冰藍的法陣再次展開,這次是如同氣泡一般的擴展了出去,然後輕輕的消散在空氣之中,亞普利耶知道這是普力特所設下的結界法術,在這術法的範圍之內,沒有任何不被允許的存在可以打破,這是普力特絕對的強悍,如同他那能被稱為魔導士的身分。   「這裡是雪歸島,是一個離黑魔法師很遠很遠很遠的地方,在這裡,我相信黑魔法師絕對找不到的……」   『普力特……』   「你就放心的睡吧,亞普利耶,我保證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踏上這個島來傷害你。這也是,我唯一能幫你做的事情了。」   『…………』   不再回應。撫著堅硬的冰晶,被覆蓋在下頭的額鱗也失去了它總是冉冉閃爍的光芒,表示亞普利耶已經在詛咒的力量之下陷入了不知道多久的沉睡,彷彿一個巨大的雕塑。扶著亞普利耶的身體緩緩跪落,普力特捂著口,手指縫隙不斷滴落暗紅色的血液。   「因為這是我……最後的力量了……」   「謝謝你,亞普利耶,至少讓我有時間確認你跟瑪希蒂絲的安全,至少讓我能送你到安全的地方保護你到詛咒解除。雖然不知道需要多久時間,不過總有一天,你們都能破除詛咒再度甦醒,繼續保護楓之谷世界。總有一天,那時候……」   那個時候……   我,應該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早就沉重到沒有完全恢復希望的傷勢,已經被詛咒麻痺了意識的亞普利耶並不知道,在施展了保護術法之後,更是縮短了本來就所剩不多的生命。或許辜負了亞普利耶保護他的心意吧,不過這些,都不會有人知道了。   無論是並肩作戰的同伴們,還是靈魂相連的契約龍王,都已經陷入了詛咒而深深的沉睡著,僅僅留下自己一個人。不過多年以後大家甦醒了之後,應該也只有自己,是唯一無法歸隊的吧?   「感覺……有點寂寞呢。」   抬頭看著雪歸島飄著雪花卻湛藍透徹的天空,普力特有點無奈的笑了。 -- (點圖放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