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65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蜉蝣計畫】BE30題/ Tag.20 玩笑而以

Tag.20 玩笑而以   雖然說赤熱的陽炎依舊高掛天際,附近還可以聽見一波高於一波的吵死仍蟬鳴,熱浪浮在被曬得滾燙的地面上讓影子也變得矇矓,可是キド卻難得的感覺到了寒冷。冷得令人發顫。   那平時張向來沒什麼表情的臉依舊毫無表情,冰冷而無機質的眼神中頂多多了一些無奈,接近於每當メカクシ團那幫相當有個性的團員又幹了什麼好事時會有的眼神。淺淺的嘆了口氣,習慣性的把手伸進外套的口袋裡,可是早就濕透的衣料絲毫無法帶給冰冷的手指一點溫暖,反而是黏膩得讓麻痺的手指更加僵硬。   這次不像シンタロー那次僅僅只是擦過而已那麼幸運,從傷口滲出來的暗紅色血液看來或許是傷到臟器了吧?靠著小巷子內因為經常照不到陽光而冰冷的牆坐著,キド扯了扯嘴角,本來就白皙的膚色變成毫無血色的蒼白,在帽緣陰影之下幾乎透明,嘴角邊咳出來的一點點血沫刺眼異常。   「結果果然……太天真了啊。」   一切的一切都不過是計畫的一部分,在咧嘴笑著的監視者眼皮底下上眼的餘興節目,讓他們這群自以為逆境聽起來很酷的天真孩子們一個一個跳下去的陷阱。キド閉上眼睛有點自暴自棄的想著,至少他們已經想過做過一些掙扎反抗,而不是就著麼樣在烈日之下曝曬焚燒然後死去。   夠了啊,他們也不過只是一群孩子而已啊。   「────キ……」   「……キド……──」   氣極敗壞喊著自己名字的聲音隱隱約約傳來,迴光返照嗎?已經開始覺得困倦的キド迷迷糊糊讓眼睛睜開一條縫細,那吵死人的蟬聲拼命的像是企圖蓋掉其他一切聲音。但在蟬聲縫隙中那隱隱約約的聲音、依舊那樣不死心的撕開一切傳進了耳裡。   「キド!」   カノ往巷子中走了幾步後又停了下來,那雙總是笑著的大大貓眼早就失去了笑容,髒汙的灰塵混著汗水倘過臉頰上的擦傷傳來熱辣辣疼痛。起伏的胸膛中心臟劇烈跳動著幾乎要炸裂,一手按著這僅僅兩個肩膀寬度的小巷圍牆,瞪著眼看著這空無一人的巷子。   外頭人行道上還可以看見血跡,但轉入巷子內就與灰黑的地磚混為一體看不出顏色差別。カノ的指甲幾乎要掐進牆壁磚頭中但感覺不到痛,胸膛中熱辣辣焚燒著的憂慮比什麼感覺都還要來得強烈。   「キド我知道妳在這裡!回答我!快回答我!」   カノ向來都能找得到キド,不論是孩提時代還無法控制自己能力的キド又不小心把自己藏起來時、還是他們長大之後為了安全起見總是能力常駐的狀態之下,カノ總是能找得到キド。雖然是一起長大的セト偶爾也會有被キド的能力騙過的時候,但カノ總是能笑嘻嘻的把躲起來的人給拉出來。   這點他們三個都知道,一直都知道。   乾脆把頭埋進膝蓋裡面,キド發動了或許是最後一次的能力。強烈還要再更加強烈的意念,只求徹徹底底的把自己隱藏起來。之所以會受傷之所以會失敗就是因為被看見了,所以得更加隱藏才行、讓誰都找不到,或許連自己都認為自己已經消失。   「誰都無法看見……就算是カノ,也找不到我。」   別找到我,別來找我。   「──キド!」   顫抖著手將已經變成紅色的耳機塞進耳朵裡,雖然一直收在口袋中的ipad螢幕早就碎裂損壞,但還是習慣性的按下了播放鍵。耳機裡傳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的破碎吵雜,蓋過了吵死人的蟬聲和那不死心的呼喊。   不想要被看見、不想要被找到啊。小時後他們玩捉迷藏時,カノ總是能找到キド。偶而也讓我贏一次吧,キド喃喃。   「キド,不要躲我,算我求你,不要在這時候躲我……」   沒有回應,沒有痕跡,再怎麼努力尋找都無法看見那個總是穿著長袖外套的少女影子,第一次明明確定人就在這卻怎麼都無法看見,カノ挫敗得幾乎絕望。   「快出來啊キド別鬧了……這不好笑啊……」   「……」   看著距離自己約一步距離的カノ無力跪地,キド倒是默默的笑了。 * Tag.20 玩笑而以、續   セト頭一次覺得混亂得無法思考。   把使用完畢的醫藥箱內容物一個一個擺放整齊,擺好了之後又一個一個拿出來重新擺一次,像是想藉此整理腦海中紛亂的情緒。自己所想的、他人目光所見的,一切都糊成了一團像是被打翻的水彩盤,混亂著講不出是什麼顏色。   「セト!」   モモ拉著一臉慌亂的マリー衝進基地客廳,大口大口喘著氣似乎被追逐了很久,後頭的マリー直接摔在地上動彈不得了。自從加入メカクシ團之後因為可以靠キド的能力消除存在感,モモ應該已經好一陣子沒有被像這樣追逐過了吧……腦海裡一瞬間閃過這個念頭,セト的表情又更沉了下來。   擠出笑容安撫著慌張到胡言亂語的モモ與マリー,重新拿出不知道排列了幾次的醫藥箱,幫兩個女孩處理完奔跑時跌跌撞撞所造成的擦傷撞傷,不知道是因為痛還是其他原因,マリー的眼淚趴搭啪搭的掉著像是午後的雨。   「團長、團長她……」   「沒事的。」   「可、可是外面……」   「會沒事的,所以,別哭囉。」   セト摸了摸女孩白色毛茸茸的頭,努力一如往常溫和的笑著。好不容易才把兩個女孩上好藥勸回房間裡休息,垂下了肩膀重重的嘆了口氣,一回頭,卻看見「キド」抱著胸低著頭坐在那裡,白色的耳機從拉起的外套帽子與綠色的髮中蜿蜒而出,閉著眼睛像是在休息。   沉默著,セト握緊了手然後又放開如此重複幾次,大步繞過玻璃表面的桌子站在低著頭的人前面,對方微微張開了眼睛但依然沒有抬起頭。一股憤怒情緒從心底燒起,セト手一伸直接揪住了對方領口把人給拉起來,強迫著對上那雙發紅的眼。   「夠了沒有,カノ!」   「キド」抬起頭看著セト,勾了勾嘴角沒有說話,轉紅的眸子在帽子的陰影下更加深沉,眼神在セト憤怒的臉上轉了一圈,然後輕描淡寫的飄走。有一瞬間セト真的抬起了手,幾乎要一拳朝那雙眼無神的臉揍了下去,但手卻停在空中許久都沒有再往前移動。   單方面的僵持了好半晌,セト咬了咬牙嘖了一聲,重重的把手上揪著的人給摔回沙發上,撇過臉不肯再看。彎腰收拾著桌上的瓶瓶罐罐,不知道第幾次的整理著已經夠整齊的醫藥箱。   「……キド不會喜歡看到你這樣的。」   抓了抓頭悶悶的扔出了這一句,眼角餘光看見沙發上某個位置的光線似乎扭曲了一下。拿出了紗布跟消毒水,セト就著玻璃桌面的反光、看見了低垂著頭窩在沙發一角的カノ,臉頰上還有明顯的擦傷傷口。好不習慣啊,セト默默的想著,不笑的カノ真是讓人相當的不習慣啊。   「……沒差啦。」   「啊?」   接過了セト遞上的、已經用消毒水沾濕的紗布,カノ啪的就這樣整片貼上自己臉頰上的傷口,一雙貓眼連眨也不眨,聲音有著些許的沙啞。這讓セト又立刻想起了キド,然後為自己的下意識皺起了眉頭。   ……實在是太習慣了。一直以來。   「不管她喜不喜歡,都沒差了啦。」   幾近自暴自棄的語氣,眼眸裡的紅色漸漸消退,但向來笑著的貓眼卻依舊沒有生氣。胡亂的用紗布抹著臉,傷口刺痛著激出生理性的淚水,然後瞬間又同樣的被紗布給抹去。看不下去的セト把變得慘不忍睹的紗布一把搶過,打開醫藥箱換一片新的。   從カノ的目光中セト看到了一些片段,但因為カノ太擅長轉移他人的目光而幾乎只是一些無法理解的破碎畫面。キド去哪裡了,發生什麼事了,腦袋太過混亂而導致連慌張都不知道該怎麼慌張,只知道カノ的表情、實在是絕望的令人生氣。   「我是キド的話我現在一定揍你!」   一邊這麼說一邊把紗布壓上カノ的臉,沒有看見預料中痛得嘶牙裂嘴的表情,心底那股氣又莫名其妙的燒了起來。稍微抬起手阻止セト幾乎要戳進自己眼眶裡的手指,聽見了那句話的カノ側過頭,反倒是笑了。   「……不會了。」   四目相對,眸底深處的紅色一閃而過,セト沉默的停下了動作。   「因為我找不到她,我找不到她啊……」   カノ向來總是掛著笑容,笑的時候眉頭會輕輕的皺著,眼睛像貓一樣。セト看著カノ的臉不著邊際的想著,捏緊了手裡的紗布。   原來哭的時候也是一樣。      『再這樣下去會消失的,救救我。』   『不要緊。不管キド躲在哪裡,我都會找到妳的。』 -- 噗浪發表位置→ 【隨筆連續殺人事件/BE30題/蜉蝣計畫】Tag.20 玩笑而已 【隨筆連續殺人事件/BE30題/蜉蝣計畫】BE Tag.20 玩笑而以、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