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5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愛莉絲夢遊戲】之一、核心式會議賽跑(0)

    (○)那座湖   沒有人知道這座湖應該叫什麼名字。   很有可能,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所謂的真正的名字。很多人都認同這點,不需再進行什麼奇怪的辯論,或是絕對不會有結論的討論。   通常,大家會稱這座湖為「這座湖」、「那座湖」、「那邊那一座湖」,只要這麼說,大家就會懂是在指那一座帶有鹹味的死水湖,像是一輩子就只聽過這麼一座湖似的。但偶爾,大家也會稱這座湖為「愛莉絲的眼淚」,據說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叫愛莉絲的女孩,用眼淚在這裡留下這座湖,也留下了核心會議式賽跑的這些人。   愛漂亮的嘟嘟鳥看了鴨子一眼,鴨子愣了一下,轉過頭看著老鼠先生,老鼠先生仰著臉朝向天空,眼睛卻沒有張開,嘴巴也沒有張開。   依照這個世界的曆法來算,現在是很久很久以前之後很久。在當年的故事中,在這座湖出現的那個時間點,核心會議式賽跑的參加者可是可以繞著湖邊一圈又一圈;但是現在,能在湖邊找著的只剩下三個,其中一隻還不是鳥。   老鼠先生笑了笑,不怎麼在意。   老鼠先生看起來總是閉著眼睛,變成臉上的兩條線,鴨子花了很久的時間去研究,還是搞不清楚到底老鼠先生是不肯張開眼睛呢、還是單純的眼睛太小呢?不過無論答案是哪一個,還是另有其他理由,都不會改變老鼠先生依然能將這世界看得清清楚楚的事實。甚至,看得比很多人都還要清楚。   清楚到可以在那時的狂風暴雨中,在黑暗無光的天色下,從又深又黑的鹹鹹湖水裡撈起一隻濕淋淋的溺水鴨子。   嬌小濕透的鴨子被撈起來時已經奄奄一息,讓老鼠先生著實忙了一陣才恢復過來。而鴨子到底為什麼會在湖裡溺水?不只老鼠先生困惑,清醒後恢復精神的鴨子自己也相當困惑,怎麼也想不起來之所以會掉進湖裡的原因。   然後因為好奇而跑來老鼠先生家看鴨的嘟嘟鳥說:沒關係,那就不用想啦。   嘟嘟鳥也不知道自己當初是怎麼來到湖邊的。當年是老鼠先生先問起這個陌生的身影,嘟嘟鳥才發現自己已經在湖邊窩了一整天,問起名字知道自己是嘟嘟鳥,但卻不記得自己是從哪來的、怎麼來的,又為什麼要待在湖邊怎麼也不肯走。   根據夢境中最聰明的毛毛蟲的說法,嘟嘟鳥這種生物早該在好久好久以前就全部滅絕了才對,怎麼還會留一隻在這裡活蹦亂跳的。不過其實也沒人見過嘟嘟鳥應該長什麼樣子,既然她說自己是嘟嘟鳥、那就當她是嘟嘟鳥,至於滅絕,反正在這個世界裡面什麼都有可能發生,連毛毛蟲都會講話了,一個本來以為已經滅絕的物種突然復活也不無可能。   這樣相比起來,鴨子溺水感覺起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老鼠先生、鴨子跟嘟嘟鳥就這樣一直待在湖邊,看著湖水、聽著夢境中的大小事,由風所帶來的那些消息。也分不清楚是他們先自稱還是其他人給的稱呼,總之,他們就成了核心會議式賽跑。   沒頭沒尾的名字,沒頭沒尾的存在。   他們偶爾會去跟瘋狂茶會的主辦人們喝杯茶,討論茶到底要不要加糖之類的問題;偶爾也會走進森林裡,躺在巨大的蘑菇上,聽毛毛蟲一邊講零碎的故事,一邊吐著菸圈;也可以跟著魚臉還有蛙臉兩個跟班,去女爵那邊喝喝加了一大堆胡椒的湯。不過只有紅心皇宮,他們是敬而遠之,絕對不會有想要靠過去的念頭。   初次來到這個世界而感到困惑嗎?那就來湖邊走一趟吧,比起其他人的虛無飄渺、顛三倒四、瘋瘋癲癲,不明就理,他們可是清醒而好相處得多。不必對每一句話背後的含意做太多的思考,因為沒有意義,也沒有什麼連帶的利害關係,要坐下來說說話還是要離開也都隨意。   他們是核心會議式賽跑,一個毫無意義的組織集會,不會有勝負的比賽。   只要肯參與,每個人都可以得到屬於自己的那一份獎品。   「來吧,讓我好好的向你介紹這個世界────」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