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65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在那之前】 日常、靛 

 賽羅有,  OOC有,  兩年前產物請慎入。  初發不是巴哈就是台論啦我忘記惹。  以下:)   (日常、靛)                             ──賽格特與羅納之不能說的秘密(誤)   史丹王城近郊,接近城牆處。   黑色的影子刷地穿越過白色地磚舖成的史丹街道,在統一白色外牆的各種建築中快速移動著,時而躍上屋頂、時而翻過圍牆,視所有障礙為無物,靈活得教人目瞪口呆、嘆為觀止。   黑色影子後面總是跟著一陣吵鬧,流氓似的,人數約五到十人,偶而會走丟幾個但大多很快又會跟上,每個都一附凶神惡煞的模樣,手裡握著刀棍木棒等等各式各樣的武器,來勢洶洶、鍥而不捨的追逐著黑色影子。   其實很奇怪。那黑色影子的身手明顯比吵鬧人群所有人加起來都還要好上許多,身手靈活,對於地形也較為熟悉,但流氓們總是可以追得上那件顯眼的黑色大衣。就算追丟或追過頭,不一會兒,總會發現那黑色人影在逃跑時不小心造成的線索,重新追上,無限延長這你追我跑的遊戲。   賽格特輕鬆攀住一棵樹的樹枝,手一施力便翻身上去,將自己藏身在樹葉的陰影之中,看著自己腳下一群人吵吵鬧鬧的跑過,再從樹上一躍而下。故意踢放在一旁的木箱幾腳,果然引起那群追過頭的凶神惡煞的注意,吐吐舌頭,像是有些輕蔑的笑了笑,踩著旁邊圍牆借力一蹬,跳上旁邊房屋的屋頂上,繼續逃跑。   「別跑死小鬼!猴子一樣有種就別跑!」   「再跑!被我們抓到你就有得受了!」   「跑過去了!我們分成兩路去追!」   「別跑給我停下來!別跑!叫你別跑沒聽到啊!」   一邊追一邊甩著武器不斷叫囂著,幸好城內近城牆處因為容易受魔物干擾、居民較少,所以沒有怎麼打擾到其他人的安寧。偶而有幾個路人或是好奇探頭的居民,在發現是怎麼回事後總會很識相的默默躲開不擋路。賽格特一邊以對他來說根本是散步的方式跑著,一邊回頭對那群人擺出受不了的表情。   「誰會你說停就停啊,又不是笨蛋。」   況且,你們這群人根本沒資格叫我小鬼。這句話賽格特默默收在心裡沒有喊出來。追逐戰場地逐漸往城市熱鬧處移動,賽格特弄倒一堆疊好的紙箱,藉著後面追兵還在東翻西踢穿越那片狼藉時閃進一條巷子,再跳到某家人的陽台上。那群流氓顯然是外地人,衣著、口音、不熟地形、甚至還敢追著自己跑,唉不知者無罪。   跳下陽台,整了整在跑步時有點歪掉的大外套,一個跑步比較慢的年輕跟班跑過賽格特所在的巷子口,又慢慢退回來愣愣站著,和賽格特大眼瞪小眼。賽格特對那年輕跟班咧嘴笑了笑,隨即轉身跑開,背後還聽得到年輕跟班慢半拍、大吼著把人招過來的聲音。   「……前輩?」   剛轉出巷子,便聽到一個有些錯愕的青年聲音響起,賽格特轉頭往聲音的主人看去。羅納的臉上掛著疑惑,深藍色長髮一如往常整整齊齊紮在腦後,穿著簡單的戰鬥便衣,袖有卡納門國徽的披風在背後輕輕飄著,武器收在腰邊的刀鞘裡。剛剛羅納的劍似乎稍微出鞘了。賽格特腦袋頓了一秒鐘,才想起今天是輪到羅納巡邏。   再頓個兩秒,賽格特臉上漾起一個和和藹善良絕對沾不上邊的笑容。   「羅納小晚輩,在這裡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呃、前輩,您怎麼……?」   「晚點再跟你解釋,借我用一下。」   無視羅納還摸不著頭緒的問著借什麼,賽格特就直接把人拖進旁邊的巷子裡,踹開一旁擋路又礙事的堆積物,看了一下乖乖跟進、一臉莫名其妙的羅納。   「身高有點犯規,不過無所謂啦。」   「……啊?」   莫名其妙丟下這句,賽格特一手按住羅納的肩膀,很不溫柔的用力一推,直接把人壓在牆上。吃痛的羅納還來不及反應,賽格特另一手便直接把羅納綁住頭髮的髮帶扯下,如綢緞般的深藍色髮絲瀑洩而下,流過清俊的臉與肩膀。拉掉非常顯眼的卡納門披風,賽格特把自己的黑色大衣脫下披到羅納身上,順手整理一下對方儀容,滿意的笑了。   從頭到尾,羅納都沒有跟上反應。   身體猛然貼近,賽格特抓住羅納的雙手,壓制在牆上,頭往前頃直到兩人額頭相碰,身高相仿讓他不需要低頭也不需要刻意抬頭。羅納靛藍色的眼睛眨了眨,凝視著靠得實在太近的銀灰色眸瞳,可以感覺得到對方呼吸的熱氣吐在自己皮膚上,稍微掙扎被壓得有點痛的手腕,輕聲詢問。   「……前輩,現在是?」   注意到賽格特微妙調整頭的角度,讓自己的臉可以剛好被頭髮與陰影遮住,又可以清楚看到巷子外面的一舉一動,羅納推測賽格特應該是在躲避什麼。但問題來了,什麼人需要賽格特這樣躲避?   賽格特沒有回應對方的疑問,只是專注的看著巷子外面。有陣喧鬧的人聲由遠而近,隨即有一群人跑過兩人所在的巷子口,每個人手裡都拿了各種武器。大部分的人都沒有注意到站在巷子較內陰暗處的賽格特與羅納,只有一個人稍微走裡面點看了一下,發現巷子內兩人的動作,吹了聲口哨,笑嘻嘻的跟隨其他同伴叫喚離開。   人聲漸遠,賽格特放開壓制羅納的手,把自己的大外套抽回來,順便好心幫羅納把被自己拉掉丟一邊的披風撿回來還他。羅納轉了轉手腕,檢查一下剛剛被壓制時手從牆上擦過的細微擦傷,彎腰撿起被丟在地上的髮帶。賽格特把大外套披到肩上調整位置扣好,看著羅納動作,笑得很無良。   「我在躲剛剛那群人。」   「他們是?」   把頭髮抓成一束重新綁好,羅納一邊整理儀容一邊詢問。根據剛剛聽到的腳步聲和拿武器的方法,平均身手普普,就算他們全部加起來也沒一個賽格特強,應該只是普通的街頭流氓。賽格特聳聳肩。   「他們不認識我,應該是外地來的。可能是從附近哪個小島飄過來的流氓集團,或是集體離家出走的小鬼吧?」   「嗯,這片大陸上應該是不會有人不認識Grand Chase才對……是說前輩,您為什麼要逃?他們這種不良集團會造成城內的治安隱憂,您發現了就應該處理吧?」   「欸?」   「請別跟我說您不知道……」   調整好披風位置,羅納看著一臉茫然的賽格特,有點頭痛的壓著額頭。後者愣了愣,又再度掛回慣性的輕鬆灑脫笑容,配合一句非常不負責任的回答。   「哎,我只不過是經過他們的時候看了一眼,就被追著跑……我是有想過乾脆把他們打倒,可是打倒了之後還要負責送去騎士團,想到就覺得好麻煩嘛。」   非常賽格特式的回答。羅納點點頭表情好像在說我就知道,隨即突然想到的再度提問。   「那……您剛剛為什麼要那樣做?要躲的話,憑您的身手,他們應該絕對追不上才對啊?」   手腕還微微疼痛發熱,賽格特剛剛的手勁完全沒有客氣。沒有馬上得到答案,羅納望著賽格特銀灰色的眼睛,那雙總是慵懶瀟灑的深遂瞳孔似乎還有什麼情緒在閃耀。   「因為我剛好看到你了啊。」   「……啊?」   「以前在書上看過類似劇情,我一直很想試一次看看呢。」   羅納覺得自己的太陽穴好像隱隱約約痛了起來,害自己頭痛的主因卻完全沒有自知之明。   「那……您故意給他們追是因為……?」   「很好玩啊。」   已經開始走向巷子出口的賽格特停下腳步,微笑對著羅納這麼說完,便揮揮手走出巷子,由輕微的腳步踏地聲判斷應該是又跳上屋頂走上面的路,可能是要避開剛剛那群人。羅納錯愕的瞪著剛剛賽格特站的位置,隨即嘆了口氣,笑笑搖頭。   這就是前輩的個性,曾經只是歷史書籍上一個名字的、真實個性。   揮開思緒,羅納走出巷子,準備要去追那群不知死活的流氓們了。                                                                                   【靛】、End。 >> 事後(?)   某莓:小羅小羅,你跟賽格特上雜誌封面了耶。(興奮) 某羅:欸?(接過雜誌)  「大驚爆!羅納大人與賽格特大人之不能說的秘密!?   無法公開的戀情?兩人在史丹城某巷子內親密畫面大公開!」 某羅:…… 某莓:嗯?小羅你怎麼了?臉色好難看。 某羅﹔……小莓,妳雜誌哪來的?(微笑) 某莓:小愛借我的。從史丹中央大街上從皇宮開始數過來第三條巷子、進去左轉兩次後有一家小書攤,聽說只有那邊有賣噢。 某羅:我知道了。謝謝妳告訴我,小莓。(燦笑) -- (兩天後) 某愛:我最喜歡的一家書攤居然發生爆炸,真是糟糕……(失望) 某拉:那種店早該放火燒了。(茶) -- (賽格特看到雜誌的反應) 某賽:畫面穩定、在這麼近的距離拍攝,居然我和羅納小晚輩都沒發現,這攝影師真是高手,太厲害了。 某團長:我認為重點根本不在這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