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3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密室】0 . 前往密室

  
 「實驗進行約兩個星期,不需要帶任何東西。」
 「實驗只有一個指示,完成指示實驗就結束。」

 「如果確定參與,請上車,我將帶您到實驗地點。」


--

 
 0 . 前往密室
  
  

 
 
 
 



--

 【密室】0. 前往密室



  「那這兩個禮拜就交給你囉,學弟。」

  在出門前跟住在隔壁的學弟做了最後的確認,巫見擺了擺手,帶著簡便的行李離開了住處,計程車已經在樓下等著了。還沒出門的學弟開了窗戶打招呼──其實學弟跟巫見並不是真正的學長學弟關係,只是因為國小母校相同,所以就這麼喊起來了。

  「希望不會是太過麻煩的實驗。」呼了口氣,巫見這麼想著。
 


  某一天,自己收到了一封沒有寫寄件地址的實驗邀請信。

  內容其實很貧乏,該寫的時間地點有寫,卻沒更詳細的實驗內容跟寄件人什麼的,而且沒有寄件人這一點實在是很詭異。稍微在日常對話中跟左鄰右舍旁側敲擊了一下,似乎只有自己收到這封信的樣子。

  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實驗?

  收件地址與收件人確實是自己,雖然內容空洞,但上頭寫了一個任誰都會眼睛一亮的金額,那並不是一個小數字。若要讓自己認真算起來,幾乎是要半年更多的薪資,兩個禮拜的實驗,這樣的數字確實讓人心動。

  ──無論如何,就去看看,應該也沒什麼損失吧?

 

  在信裡指定的時間到了指定的地點,一輛黑色的車子已經等在那邊了,附近並沒有其他的人車,讓巫見很確定那輛車是在等著自己。司機站在車子的旁邊,對露出些許困惑表情的巫見點了點頭,開始解說:

  「實驗進行約兩個星期,不需要帶任何東西。實驗只有一個指示,完成指示實驗就結束。如果確定參與,請上車,我將帶您到實驗地點。」

  挑了挑眉,巫見舉起手上的隨身包包,裡頭收了些重要物品跟簡單的盥洗用具:「這些都不能帶嗎?」

  「是的,我會幫您把東西送回你的住處。」

  「這麼神秘啊,那麼,好吧。」巫見聳了聳肩,打開車門。

 


  車窗上似乎是貼了什麼,從車子裡頭完全無法看見外面的模樣。一般來說應該會是貼城裡頭看得到外頭、外頭看不到裡頭才對吧?巫見輕輕咋舌,但也沒多說什麼,一路上都沉默著閉目養神──反正張開眼也啥都看不到。和司機聊天,他也只會回那麼幾句,關於實驗的問題,司機也一概不清楚。

  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子總算停了下來,一打開車門,撲鼻而來是潮濕的空氣,讓巫見皺起了眉頭。車子停在一處室內空間中,四下環顧,不論是天花板、牆壁還是地板,都是用灰色的石磚所構成,昏暗的燈光搖晃著,一片詭異的氣氛。

  ──好像地牢一樣。巫見皺起眉頭。哪來這麼詭異的建築風格啊?

  隨身背包就放在車上了,反正司機說他會負責幫忙送回去。但這樣還不夠似的,司機對自己做了全身的搜身,任何不是衣物的東西都給收走,當司機用猶疑的眼神看著巫見的紅色髮飾時,他連忙搖搖手。

  「這個不必吧?只是個髮圈而已啊。」

  思索了幾秒,司機點頭同意,然後拿出一個手環,要巫見舉起左手帶上。

  「可以帶右手嗎?我左撇子。」

  司機再度停頓思考了幾秒,再度的點點頭。

  手環發出清脆的聲響,扣上了,那是一個帶有金屬質感的手環,扁平的手環上有個向是螢幕似的黑色區塊,輕輕的敲了敲,沒有任何反應。


  司機站立在車子旁邊,指示著要巫見向走廊前方走去。眼前只有一道筆直的通道,應該是不至於迷路──半信半疑的,巫見雙手習慣性的插進了口袋中,舉步向前走。細長的走廊給人十足的壓迫感,在昏暗的燈光下,實在讓人無從判斷到底走了多少路。

  一段時間後,眼前的視野變寬,前方出現了好幾道的鐵門,門上各自有著不同的數字。前方不遠的地板上,躺著一張紙條與一把鑰匙,孤伶伶的樣子十分搶眼。還在猶疑著時,正前方的鐵門上的數字從02變成了03,而另外一端有扇門從06變成了07,同時數字變暗,門上重重的落下了好幾道鎖。

  數字是代表了什麼?時間?人數?

  一面思索著,巫見彎腰撿起了鑰匙跟紙條,紙條上只有一行字:『選擇一扇門用鑰匙打開進入。』


  「鑰匙……怎麼開啊?」

  走到一扇上頭數字是02的門前,巫見搔了搔頭,稍微找了一下,才找到在厚重鐵門上看起來無比渺小的鑰匙孔。用鑰匙打開了門,裡頭又是一條走廊,燈光比剛才還要更加的昏暗,巫見瞇著眼,隱約看到盡頭處似乎有一扇木門。還在查探時,背後的鐵門重重的關上了,不論怎麼推都紋風不動。

  「──這也太像電影情節了吧。」巫見呼了口氣。這裡的空氣實在讓人不太舒服。

  沒得後退,只能往前,沿著走廊走到底,推開了木門,裡頭的光線讓人忍不住瞇起了眼,門後面是一間看起來殘破不堪的房間,桌面布滿了灰塵、一樣的石造牆壁,一樣地牢似的感覺。

  巫見環顧了房間一圈,露出微笑,朝房間裡似乎是先到的兩個人打招呼。


  「嗨,你們好。」  
 

--

 
 (此時)

 

 (沒用小設定之一)老闆是個有個鄰家女孩外表大姊頭氣質的美麗女性。

--

 

 (沒用小設定之二)巫見沒上班時,吧檯內側總是這個樣子。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