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蕁 草 』

關於部落格
 道者無為,無所不為。
  道者無心,無非真心。
  • 494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密室】01. 看不見的亮光

  
 
--

 【組員作品】:
  
 
 【M / 1.看不見的亮光 / 褚知留】飛蛾。
 【M / 1.看不見的亮光 / 哭子】牆壁。
 【M / 1.看不見的亮光 / I.】逃出

--




 
01. 看不見的亮光 / 命懸一線


 

  在巫見進入房間時裡頭已經先有了兩個:一個劉海遮住單邊眼睛的紫髮青年,跟一個正在咬指甲的黑髮女孩。

  巫見是第三個。

  「嗨,你們好。」

  打了聲招呼,另外兩人不冷不熱的應了聲,巫見拉了一張椅子也坐了下來,在什麼情況都還不清楚的這時,誰也沒有多開口。有些尷尬的沉默著,三個人的視線誰也沒跟誰對上。

  很快的,有些破舊的木門再次被打開了,這回是一個打扮時尚的女性,腳上還蹬著目測超過十公分高的鞋。同樣的將目光掃過房間內後,沒有多說什麼的,自動拉了張椅子坐下。巫見用眼角撇著她,感到有些眼熟,似乎曾經在電視節目上看過?

  沉默持續著。很快的,第五個人,一個看起來較為年長的男性、第六個,大學生模樣的大男孩、第七個,帶著不耐表情的深藍髮青年……

  幾乎就在第七個人坐落的同時,房間響起了一股刺耳的電子雜音,這時才注意到靠進天花的地方有著擴音器和攝影機,擴音器傳出了男性嗓音,夾雜著斷斷續續、電路接觸不良的尖銳沙沙聲。擴音器下方擺著一台推積著灰塵的映像管舊型電視機,深黑色的機體看起來約有20公斤。螢幕閃動一下,帶著雜訊亂碼的畫面漸漸變得清晰,一名黑髮、皮膚呈現有些病態的白色的白袍男子站立著,深邃黑眼圈中的黑色瞳孔直盯著眾人。

 

  「感謝你們的來到,我是主持這次實驗的佛薩克博士。」那是不怎麼帶感情的平板聲音。

  幾乎是直覺的,巫見突然在那位自稱佛薩克的人臉上,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他認真的盯著電視畫面,專注於佛薩克博士嘴部的形狀,與那充滿雜音的平板聲線。每一句話都是那麼的清晰明瞭,卻不斷的讓巫見有股暈眩感。

  ──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你們在實驗的過程中,沒有任何禁止事項。選擇,然後執行,就這樣。那麼,實驗開始。」

  還來不及細想,佛薩克的話才剛落下,所有的光源同一時間關閉,房間內頓時陷入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

 

  有誰發出了短促的驚叫聲,一片黑暗之中,只能聽見好幾聲推開椅子的摩擦聲,似乎有人碰撞到了什麼而發出了咒罵,很顯然的,沒有人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在一片黑暗之中,角落裡悄悄亮起的一點光芒理所當然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定眼一看,似乎有把手電筒正卡在門把之上。

  什麼時候放在那的?誰放在那的?為什麼在他們剛進入房間時都沒有發現?幾個問題迅速閃過腦海,但也就只是想過而沒深究,因為緊張而顯得急促的呼吸聲在黑暗中分外明顯,一二三四五六七,有七個紛亂的氣息。

  「……拿?還是不拿?」

  聲音從最靠近門邊的那個影子發出,男性的嗓音。

  「總之先拿起來再說吧。」

  巫見回應了那個連臉都看不清楚的人。雖然眼睛漸漸習慣了黑暗,但一直這樣摸黑著似乎也不是辦法。接著他的話尾,房間裡另外幾個聲音也認同了他的決定。拿吧,他們需要光線,無論這道光會不會是希望。

  「那我拿囉。」最初提出問題的那人影聳了聳肩,將手電筒從門把上拿下。

 

  門上似乎傳來細微的喀答聲,讓人眼皮一跳。

  拿下手電筒的那人將光源隨意的晃蕩著,閃過眾人的眼,巫見對突然直逼顏面而來的光源下意識的皺起眉,還沒說什麼,光就又往旁邊晃了過去。接著是女性的聲音,同樣對突如而來的光線感到不快。巫見嘖了聲,直接開口了:

  「喂,你別鬧了。」

  那人開關著手電筒的電源,光線一閃又一閃的。

  「你令她不舒服了啊。」

  「──你憑什麼……」

  對方的話還沒說完,突然傳來一陣巨響和震動,站靠近牆邊的巫見突然感到從背後直逼而來的壓力──密室的牆壁正在移動,壓縮著他們的生存空間。發現這個狀況,巫見迅速搶到門邊拉了拉把手,門卻紋風不動。

  「該死的,上鎖了!」

  「一定還有其他出口!」

  往哪走?巫見推開剛才還在玩把著手電筒的那人,對方手中光源一閃,似乎是被誰給搶走了。那人一愣、開了口似乎正要說些什麼,手電筒的光迅速的縮小,向是嵌進了牆壁裡面一樣,這時才發現那方向的牆上似乎有個洞,洞裡的燈光像是燈塔般指引著他們的方向。

  「這邊!」

  從洞口中發出了聲音,是個女孩子的聲線。

  就在這短短時間的猶豫之中,牆壁的威脅又更加的貼近,房間內的擺設也被擠壓著發出碎裂的聲音。洞口中的光線忽明忽滅,有人鑽過洞時、房間內就陷入了短暫的黑暗,房間內的空間每秒都比上一秒更加擁擠。

  「快過去!」

  他推著眼前的影子,不管對方是誰。那種事情等安全後再想,總之先逃出去再說。

  光線明滅著。巫見彎下腰鑽進洞中,房間內所剩下來的空間幾乎要讓他連這簡單的動作也辦不到,倉促間撐住地面的左手腕傳來刺痛感,他手腳並用的爬過洞口,牆與牆在他身後幾吋之處轟隆關上。

  命懸一線。跌落在突然寬廣起來的另一個房間中,巫見突然深深感受到這句話的意義。

  「──怎麼搞的?」

  「大家都沒事吧?」

  有誰對他伸出了手,巫見苦笑了下,伸出沒受傷的右手讓對方抓住。

  「只是扭傷。」

  轉了轉左手腕,輕描淡寫的說著。眾人環顧四週,同樣的灰色石壁,同樣封閉而讓人不知何去何從的空間。

  「……現在……該怎麼辦呢?」


--

 第一周小活動
 
 【第一週小活動 / 自由創作】
 你們狼狽的逃出一開始的房間,在昏暗的走廊上一轉頭,才發現旁邊還有一群人也從洞口鑽出來。還來不及向對方搭話,地板又是一陣震動,你們站著的地方開始崩落,下面一片漆黑,彷彿深不見底。大家快點拔腿往前方唯一一條安全的走廊跑過去吧!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